第3期

從教科書中的性別議題談生命教育實踐

icon_pdf 文章下載

Exploring the Practice of Life Education from Textbooks’ Gender Issues

朱美珍* 國家教育研究院教科書發展中心副研究員

陳玲璋** 國家教育研究院教科書發展中心助理研究員

李麗玲***國家教育研究院教科書發展中心助理研究員

 

摘  要

        教科書中的性別議題不單單只是關心婦女的權益而已,更重要的是藉由探索與認識生命的意義,學習到尊重、關懷與珍愛生命,促使社會上所有的個體都能站在公平的立足點上發展潛能、實現自我,進而接納包容、尊重差異、消弭性別偏見或歧視,豐穎生命。本文從性別平等課程所構築的生命意涵談起,反思教科書性別平等與生命教育的關係,來闡釋探究性別平等議題也是實現生命教育的重要途徑。教科書編者若於內容選材或陳述時,對性別平等意識越具敏銳度與覺知,就越能展現生命教育的真諦;且從生命教育的視角探究性別議題,不僅可以讓生命意涵豐富性別平等教育,也可透過性別平等展開生命教育的視野,兩者交互融會、豐富彼此。

關鍵詞:教科書、性別平等、生命教育

朱美珍、陳玲璋、李麗玲(2015)。從教科書中的性別議題談生命教育實踐。教育脈動3。取自
       http://pulse.naer.edu.tw/Home/Content/1751f906-420d-402d-9713-a8e9f2457e44?paged=
      1&insId=3e8dcc81-0752-4a8e-bae6-521ace731ed0


壹、前言

       根據張老師基金會張德聰博士從實務面整理出的「高中生有怎樣的生命課題」,大約有八大課題包括:(1)兩性關係與愛情的意義;(2)婚姻、懷孕、生育與性行為的意義;(3)家庭與親子關係的探討;(4)面對挫折與忍受挫折的能力;(5)現實與理想;(6)人際關係、友情與對他人的關愛;(7)人生的意義與自我完成;(8)生死議題與臨終關懷(彭明輝,2011)。其中性別課題占有相當比重,並且影響其生命與未來的人生。

       而在80年代起始的婦女運動洪流中,世界各國相繼制定性別相關法令,推動性別平等運動蔚為一股風潮。香港於1995年制定了《性別歧視條例》(Sex Discrimination Ordinance),將性別歧視列為一種不合法作為,同時為促進兩性機會平等,消除性別歧視,於1996年成立「平等機會委員會」(Equal Opportunities Commission), 2001年再成立「婦女委員會」(Women’s Commission),作為香港政府保障婦女權益與福利的主政機關,積極扮演引領婦女政策建言的角色(Lee & Collins, 2010)。同樣地,我國陸續於1997、1998、2004年訂定公布《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家庭暴力防治法》以及《性別平等教育法》,希望能從消極地防治性侵害犯罪及保護被害人權益,提升到積極地尊重他人性別自由、維護人格尊嚴、消除性別歧視、促進性別地位之實質平等(蘇芊玲,2002)。

       可見,性別課題關注的不單單只是婦女的權益而已,更重要的是如何從接納與尊重不同性別間的差異,消弭性別歧視或偏見,解除一切不公平的束縛;使得個體透過人文、社會和正義的關懷,得以探索與認識生命的意義、尊重與珍惜生命的價值,熱愛並發展每個人獨特的生命;進而尊重生命,關懷生命與珍愛生命(郭雅倫,2007)。就教育的立場而言,學校是推動生命教育的重要場所,除了營造友善校園氛圍外,「教科書」更是學校課程的主體、師生教與學的憑藉,因此如何透過教科書中性別課題,來提升性別意識,關懷生命意涵,也是學習生命教育的重要取徑。本文試從教科書中的性別議題看生命教育的實施,期藉由性別平等的實現,有助於生命教育的推動。

貳、生命教育的精神與意涵

       國內推動生命教育始於1997年底,由臺灣省教育廳開啟全臺灣省中等學校生命教育推動之風潮,當時生命教育的核心精神是「認識生命、珍惜生命、欣賞生命、尊重生命」等四大理念(陳立言,2004)。精省後中央政府鑒於生命教育的重要性,遂於2000 年8月,由教育部廣邀專家學者組成「推動生命教育委員會」,當時教育部曾志朗即宣布:新世紀的第一年2001年是我國「生命教育年」,全力推動生命教育,其目的在提醒教育界重視學生價值觀改變,關心全人發展,認為生命教育是教育改革不能遺漏的一環,也是最核心的一環(曾志朗,1999)。

       當前學者對生命教育的詮釋各有不同見解,黃德祥(2000)將生命教育意涵區分為五大取向:宗教取向、生理健康取向、生涯取向、生活教育取向及死亡教育或生死學取向。 錢永鎮(2000)描述學校推行生命教育的四個目的,乃在於教育學生認識生命、引導學生欣賞生命、期許學生尊重生命、鼓勵學生愛惜生命,其生命教育內涵有四:

        (一)自尊的教育:其核心概念就是不要讓自己成為別人的工具,相對的也不要把別人當成工具。

        (二)良心的教育:經常要讓孩子捉住內心的「人心」,具體來說就是做任何事情之前先反問自己心安不安,「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是要在生活中實踐的。

        (三)意志自由的教育:人心就在每人的身上,你是自由的,是你行為的主人,不要做任何事都認為是受到環境的壓迫。一個「全人」,身體、心靈都要發展,意志教育就是心靈的部分,能夠感動、有恆心、有志向,就是一種心靈教育。

        (四)人我關係的教育:人的生存是依靠很多其他人而生存,不可能獨自存活,也不是單一的存在,而是存在人與人的關係之中。中國古代講人心,兩個人完美的互動就是人心。人與人之間有完美的互動,人才能活的好,也就是五倫的關係,人絕對不是單一的。

        孫效智(2014)則認為生命教育的核心素養應涵蓋哲學思考、人學圖像、終極關懷、價值思辨、靈性修養五個層面,其內涵包括:

        (一)哲學思考:包含「思考」與「後設思考」兩個層面。前者包含思考的技巧與能力以及正確思考所需要的情意與態度;後者包含了什麼是思考、思考有何本質、特色、模式,以及人應如何從事思考等問題。人不僅在面對生活中的各種問題與挑戰時需要「哲學思考」,在發展生命教育的其他四項素養時,更需要「哲學思考」的素養。

        (二)人學圖像:主要針對「人是什麼?」、「我是誰?」等問題所勾勒出來的答案,係人對於自身理解的圖像,包含了人有怎樣的本質?人的性別意味著什麼?人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人的存在有什麼意義?又能開創什麼意義?同時,每一個人都是一個「我」,如果肯定每一個「我」是一個不能被完全物化或工具化的「主體」(subject),這樣的「我觀」就會要求人尊重所有人的主體尊嚴,因為我的「我」與他人的「我」是互為主體(intersubjective)的。相反的,如果「我」只被看成是一個「東西」或「物品」,「我」就沒有主體尊嚴可言。

        (三)終極關懷:探討人生的目的與意義,「至善」是什麼?幸福又是什麼?尤其死亡、死後世界、自然與超自然的關係等,都是「終極關懷」素養所關心的課題。宗教對於人生能有怎樣的啟示?不同宗教能否在對話中一起揭開有關人生、有關世界更深層的奧祕?

        (四)價值思辨:包括道德方面的思辨素養,以及美感經驗與生活美學中的思辨素養。前者涉及是非對錯的分辨與判斷,與品德教育三大重點「知善、樂善、行善」中的「知善」重疊;後者指的是對生活與關係中各種美感經驗的出現或匱乏予以省思、探索所建構的一種有關美善,以及如何促進美感的觀點或理論建構。

        (五)靈性修養:所謂「靈性」指的是人靈明不昧的精神特性,它使人不但能運用理性與感性去察覺與認識外在的世界,還能對自我進行察覺。它不但能探索或體察時空內的世界與自我,還渴望領悟超越時空的真理、美善、意義、神聖、無限與永恆。人的靈性是人之所以為人最珍貴的特質,但它需要不斷被啟發與修養,才能日漸茁壯發展,故「靈性」不是一個靜態而固定的東西,它是動態而能消長的,需要人透過有方法的過程並以有自覺的方式去開展它。

       由此歸納,生命教育的目的,不僅要幫助學生認識自我、肯定自我,尊重、珍惜生命、實現自我,還要增進人際和諧相處,了解人與環境共融關係,協助學生探索生命意義,提升對生命的尊重與終極關懷。當然這也包括可以從性別議題的視角,來達到認同理解、多元尊重、關懷弱勢之生命教育目標。

參、性別平等課程所構築的生命教育意涵

        國內中小學教育談及性別課程之目標,除了平等之外,更深一層意涵其實也可說是生命教育之展現。 1996年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將兩性平等教育開始注入教改理念(莊明貞,1999),於1998年,教育部公布《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總綱綱要》時,將「兩性教育」列為重大議題之一,融入各學習領域課程、教材中,使得性別論述正式取得教學合法權力。時至2000年,教育部公布《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暫行綱要》,正式將「兩性教育」列為國民中小學課程的六大重大議題之一,從此性別教育脫離理念宣示的階段,轉進課程改革的實踐,讓「性別平等」的理念得以往下扎根。

       隨著整個社會對性別議題的逐漸重視及配合《性別平等教育法》之起草,2003年《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綱要》中將原名「兩性教育」的重大議題,更名為「性別平等教育」(gender equity education)議題(楊巧玲,2011)。「性別」(gender)的意涵除了生理性別衍生的差異之外,納入社會制度與文化所建構出的性別概念;「平等」(equity)則除了維護人性的基本尊嚴之外,更謀求建立良性與公平的社會對待。也就是說,「性別平等教育」乃是希望透過教育的歷程與方法,促使不同性別或性傾向者,都能站在公平的立足點上發展潛能,不會因生理、心理、社會及文化等性別因素而受到限制(教育部,2010);更期望經由性別平等教育,促成社會中不同性別者之實質平等與對生命的關懷,使人人都能充分發揮所長並與國家社會之整體發展相互配合,共同打造一個尊重差異、關懷弱勢,展現個體生命意義的幸福社會。

       尤其在2008年修正《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綱要》時,又將原有性別平等教育的「性別的自我了解」、「性別的人我關係」和「性別的自我突破」三大知識概念架構下,增列「性別認同」主概念,及「性取向」、「多元的性別特質」次概念(方德隆、游美惠,2009),其目的在了解性別角色發展的多樣化與差異性;了解自己的成長與發展,並突破性別的限制;表現積極自我觀念,追求個人的興趣,並發展長處;消除性別歧視與偏見,尊重社會多元化現象;主動尋求社會資源及支援系統,建構性別平等之社會;建構不同性別和諧、尊重、平等的互動模式,藉此建構性別平等完整而周全的課程架構,達成尊重多元、關懷包容之目標。

       高級中學性別平等教育則是奠基於國民中小學教育之上,為使高中教育階段之性別平等教育也能具體落實,教育部委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潘慧玲及黃馨慧進行《後期中等學校性別平等教育能力指標之教學示例發展》研究(潘慧玲、黃馨慧,2007)。根據此一研究報告,高級中等學校性別平等教育能力指標之內涵分為「培養健康的自我概念」、「建立平等的人我互動」及「發展積極的行動策略」三大主軸,其課程目標有六:解構性別偏見迷思,建立自尊尊人的素養;培養性別多元意識,涵養關懷包容的胸懷;發展情感處理的能力,營造性別和諧的關係;參與營造善意環境,進行性別平等的互動;善用性別權益的資源,參與社會正義的維護;致力展開自我潛能,善盡公民社會的責任。

       由上歸結可知,從國中小到高中階段的性別平等課程願景,就是從性別的自我了解,培養健康的自我概念;從性別的人我關係,建立平等的人我互動;從性別的自我突破,發展積極的行動策略(潘慧玲、黃馨慧、周麗玉、楊心蕙,2010),使得「人與自我」、「人與社會」緊密互動中,透過鼓勵、關懷、溝通,營造一個立足點平等的環境。由此顯見,性別課程目標的深層意涵能使生命教育的意義充分發揮,乃在培育學生肯定自我、自尊尊人,並且尊重差異、關懷包容,了解人與人、人與環境間共融關係,使人人都能充分實現與發揮自我,為生命的成長與適性打下基礎。

肆、喚醒教科書性別議題中的生命內涵,展現生命意義

       過去近40年來,教科書研究主題中較少從性別視角來關注生命教育的實施,相關教科書性別議題之研究,也多半偏重於檢視教科書內容是否潛藏性別歧視、偏見或刻板印象等意識形態,不幸的是,這些研究結果都持肯定的說法,即便已開發國家的中小學教科書也充斥著性別歧視與偏見等內容(Amini, 2012)。

       國內在1980年代,部分學者或婦運團體即已開始關注中小學教科書內容是否潛藏性別歧視或偏見等問題,他們發現中小學人文社會類科的教科書內容充斥著男尊女卑傳統的不平等觀念,男性出現比例及次數遠超過女性,女性角色不是被忽略,就是被省略(歐用生,1987;黃政傑,1988)。90年代,政府部門也相繼委託婦女研究團體,檢視中小學教科書的性別內涵,雖然發現部分教科書中出現男女性別的數量已漸趨平衡,教科書內容也開始尊重多元文化,然而在突破性別刻板印象方面仍有待努力(李元貞,1993;謝小芩,1999;蘇芊苓、劉淑雯,1997)。2000年以後,中小學教科書全面開放為審定本,學界對教科書性別研究更為蓬勃,經檢索國家圖書館「臺灣碩博論文系統」計有48篇與教科書性別相關論文中發現:雖然教科書中男女性別出現比例漸趨平衡,然時有呈現男多於女的失衡不穩定情況;對兩性所扮演的角色仍存有刻板印象,如「男動女靜」、「男主動女被動」、「男主女副」、「男尊女卑」;舉凡與科學、發明、運動相關主題多以男性主導;歷史的記載、藝術家作品的介紹也以男性為重心;談及政治、軍事等領域的功蹟多屬男性,女性淪為陪襯、附屬角色;公領域與私領域多呈現出以男性為主的性別空間,女性對社會貢獻的舉例或被提及的次數,有被忽略與排擠的情形。

       前述研究結果可發現,當教科書探究性別議題時,如果無法突破性別刻板印象,消弭偏見的話,女性則較無法獨立自主,適性發展,易淪為陪襯、附屬的角色,同時,當社會公、私領域都以男性為主體時,女性的發聲、貢獻易被忽略,兩性相處則無法平等、和諧以對。如此一來,期許學校課程能教導學生肯定自我的價值、明白人我生命共同依存的重要,關懷弱勢族群、尊重生命的多樣性及珍惜生存的環境,以及培養學生獨立判斷與思考能力,以宏觀的視野去審視人類存在的意義與價值等生命教育的目標,恐怕會落空。

       既然教科書是轉化中小學課程綱要的利器,如何喚起教科書編審者的性別意識,又怎樣確保教科書內容達到性別平等,展現生命教育意涵,使得教科書實現性別平等與生命教育雙軌目標,實為刻不容緩的課題。

       首先,教科書編者宜從性別議題之內容選材著手,來關注生命教育課程實施,以國中社會教科書第一冊「個人與社會(社區、社群)」主題為例,現行三個版本舉出不少以女性典範的例證,來展現他們對生命態度及社會貢獻等積極面向(如圖1),例如:康軒版提及余秀芷正值雙十年華因生了一場怪病痛失雙腿知覺,她選擇肯定自我,「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價值觀,展開輪椅的精采人生。另國內第一位長期對臺灣黑熊進行野外研究的學者;素有「黑熊媽媽」之稱的黃美秀,她希望推廣生態保育工作,落實平等尊重萬物的生命(吳函靜等人,2013)。又如:翰林版談到愛心菜販陳樹菊省吃儉用,捐錢作善事,認為「錢,要給需要的人才有用」,她選擇奉獻自己的力量,讓生命更有意義。就讀高中的沈芯菱拍攝許多市井小民的照片,製作成「草根臺灣臉譜」,希望喚起大家對社會大眾的關懷(林能士等人,2013)。再如:南一版舉出鄧麗君、珍古德、證嚴法師等人在不同領域展現不同智能,表現傑出,堪稱為女性的代表人物。另罹患骨癌,左腳截肢的林睦卿,她仍照樣騎腳踏車、攀岩、潛水、環遊世界,所有年輕女孩可以做的事,她都不缺席;她接納生命中不完美,展現積極樂觀、坦然面對的人生態度,肯認自己生命的獨特及價值(王秋原等人,2013)。

       這些例證不僅說明女性在公、私領域的生活空間裡展現其主體性,表現主動、積極、進取的態度,並讓她們對社會的貢獻事蹟被彰顯出來,肯定其價值,其深層意涵就是闡明個體差異,鼓勵學生接納與尊重多元;同時,透過她們真誠地面對自己的生命,不僅完成自我實現,也貢獻於社會大眾,啟發學生愛惜生命、延續生命價值,進而提升對生命的終極關懷。

圖1  以女性為典範,展現生命意義

      當然也有部分教科書編者只關注到學科知識本質,較缺乏對性別議題選材的覺知,容易掉入再製刻板印象的漩渦中,以高中地理第三冊「西亞」單元為例,課程綱要對該單元介紹「伊斯蘭文化」主概念的具體目標中,僅列出一項「能認識伊斯蘭文化的特色及影響」,雖然教科書內容囊括自然環境、石油經濟、伊斯蘭世界、宗教特色、國際紛爭等議題,但單就伊斯蘭世界的文化、宗教來看(如圖2),談到伊斯蘭婦女的裝扮及規訓時,三民版敘述阿富汗境內的塔利班政權下規定女子外出必須穿著從頭到腳的「布卡」,且不能接受教育,亦不能就業,違者將受到嚴厲處罰(蘇淑娟等人,2013);翰林版同樣指出阿拉伯國家規定婦女不得擅自走出家門,必須有一位男性親屬陪伴,否則會被當街鞭打(賴進貴等,2013),但龍騰版說明阿富汗喀布爾市在法令上已賦予婦女戴或不戴面紗的選擇權(陳國川等人,2013)。又如龍騰版指出沙烏地阿拉伯的麥當勞分店,男女分別點餐是呈現一種伊斯蘭文化特質(陳國川等人,2013)。再如翰林版呈現念誦可蘭經(賴進貴等人,2013)和龍騰版呈現穆斯林一生五項必須實踐的基本功課--「念、禮、齋、課、朝」(陳國川等人,2013)等宗教場域,都是展現以男性為主體的生活空間。儘管教科書編者撰述這些教材內容時,都力求真實呈現伊斯蘭文化或風情民俗,但如果他們能對性別意識更具敏銳度與覺察力,就較有可能進一步引導學生反思性別歧視與偏見等課題,深究這種「男尊女卑」、男性為主的文化傳統,可能會帶給伊斯蘭婦女怎樣的生命意涵,以喚起學生對性別平等與生命教育之再省思,如此才有可能避免他們再陷入複製性別刻板印象或偏見之窠臼,而充分展現出生命教育意涵。

       由此顯見,教科書中的性別議題是凸顯生命教育的一項很好的素材,若教科書編者能妥善處理性別議題,從全人教育的立場出發,將關懷、尊重、平等、適性、和諧等精神融入教材中,不僅可以讓生命教育豐富性別平等的意涵,也可以透過性別平等展開生命教育的視野,讓兩者交互融會,產生共效。

圖2  伊斯蘭世界-男尊女卑、以男性為主的文化

伍、結語

       生命教育無可避免地是一種價值觀的教育,甚至是一種個人生命信念的展演。當1980年代興起的女性主義,省思到如何將性別平等落實到中小學教育的同時,對中小學教科書中性別議題的關注,多半局限於如何避免性別刻板印象,又如何消弭性別偏見或歧視,但對不同性別的肯認與尊重是展現生命教育的重要一環,性別議題如能從生命教育的視角出發,探究身為一個「人」所需要的那種「自我肯認、自尊尊人、包容關懷,人我互動和諧」的生命價值,則追求性別平等的可能性就較容易實現。因此,鼓勵學生去追求肯定自我、實現自我獨特生命,包容與尊重不同個體之間的差異,就更能相互關懷,和諧互動,進而從性別的視角看見生命曙光,讓教科書中談論到性別議題時更有深度且具說服力。

       總之,教科書是國內中小學師生教與學的重要來源,編輯教科書時,若能提升性別意識的覺察力與敏感度,凸顯追求性別平等就是一種生命教育的展現,藉由性別議題的探討帶領學生探究生命中最核心議題-「我是誰?」透過不同性別進行生命與生命間的交流、對話,從而體認「認識生命、珍惜生命、欣賞生命、尊重生命」,就會讓學習者領悟到人有更寬闊的生命道路,展現生命無限的可能。


參考文獻

王秋原、張伯宇、周惠民、洪泉湖、李其芃、邱德慈……鍾若晴(2013)。

        國民中學社會1上。臺北:南一書局。

方德隆、游美惠(2009)。2008年國中小性別平等教育課程與教學實施現況調查臺北:

        教育部

李元貞(1993)。體檢小學教科書主題體檢:兩性觀。臺北:臺灣教授協會。

林能士、賴進貴、于珊、江映瑩、宋幸蕙、林靜怡......彭云(2013)。

        國民中學社會1。臺北:翰林出版。

吳函靜、李佩錕、邱蕙瑜、陳家華、楊惠如、蔡毓智、薛秀敏(2013)。

        國民中學社會1上。臺北:康軒文教。

莊明貞(1999)。性別議題與九年一貫國民教育課程改革(上)兩性平等教育季刊

        7,87-96。

教育部(2010)。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綱要。臺北市:教育部。

孫效智(2014)。生命教育融入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之研究

        國家教育研究院研究成果報告(編號:102-8-1),未出版。

郭雅倫(2007)。教育從關懷生命開始。國教之友59(1),63-69。

曾志朗(1999年1月3日)。生命教育—教改不能遺漏的一環。聯合報,4版。

陳立言(2004)。生命教育在臺灣之發展概況。哲學與文化31(9),21-46。

陳國川、翁國盈、吳進喜、吳育臻、施雅軒、柯佳伶……鄭全玄(2013)。

       普通高級中學地理3。臺北:龍騰文化。

黃政傑(1988)。國小生活與倫理課本的內容分析。載於婦女新知基金會(主編),

        兩性平等教育手冊。臺北市:婦女新知基金會。

黃德祥(2000)。小學生命教育的內涵與實施。載於林思伶(主編),

        生命教育的理論與實務。臺北:寰宇出版社。

彭明輝(2011年4月2日)。高中生該有怎樣的生命教育課程【部落格文字資料】

       取自http://mhperng.blogspot.tw/2011/04/blog-post_5501.html

歐用生(1987)。課程與教學概念、理論與實際。臺北市:文景。

楊巧玲(2011)。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中之性別平等教育議題。教育資料與研究,

         98,79-100。

潘慧玲、黃馨慧(2007)。後期中等學校性別平等教育能力指標之教學示例發展研究

        臺北市:教育部。

潘慧玲、黃馨慧、周麗玉、楊心蕙(2010)。高級中等學校性別平等教育能力指標之建構。

       課程與教學季刊13(2),23-64。

錢永鎮(2000年3月)。中等學校生命教育課程內涵初探

        「生命教育與教育革新學術研討會」發表之論文,輔仁大學。

賴進貴、王駿智、李國綱、高嬿嵋、郭香君、郭靜如……鄭旭宏(2013)。

        普通高級中學地理3。臺北:翰林出版。

謝小芩(1999)。檢視國中一年級教科書內容是否符合兩性平等原則專案報告書。

        臺北市:教育部。

蘇芊玲(2002)。兩性平等教育的本土發展與實踐。臺北市:女書。

蘇芊玲、劉淑雯(1997)。檢視國小一年級國語科新教材兩性觀。邁向兩性平等之路

        臺北市:教育局。

蘇淑娟、林靜怡、張淑惠、陳敏省、吳婉嫕、陳怡儒、周岳虹(2013)。

         普通高級中學地理3。臺北:三民書局。

Amini, M. (2012). Gender bias in the Iranian high school EFL textbooks. 

        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5(2), 134-147.

Lee, F. K., & Collins, P. (2010). Construction of gender:

     A comparison of Australian and Hong Kong English language textbooks.

     Journal of Gender Studies, 19(2), 121-137.


*朱美珍,國家教育研究院教科書發展中心副研究員

**陳玲璋,國家教育研究院教科書發展中心助理研究員

***李麗玲,國家教育研究院教科書發展中心助理研究員

 電子郵件:julia@mail.naer.edu.tw;gloria@mail.naer.edu.tw;lin961201@mail.naer.edu.tw

上一篇 己立而立人-國小教師生命意義感的轉變與關懷實踐之個案研究 下一篇 「小青蛙怎麼了?」幼兒園生命教育的體驗
回首頁
投稿專區

熱門關鍵字

  • 徵稿
  • MOOCS
  • 教育名詞
  • 教育哲語
  • 教育數據
  • 教育法令
  • 教育訊息
投稿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