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期

從多元文化到多元文化教育

icon_pdf 文章下載

李台元*

摘要

       本文首先探討多元文化概念的出現,其次說明多元文化在臺灣的發展,尤其以原住民族的語言與文化發展來論述,最後闡述多元文化教育做為十二年國教新課綱的議題之一,應該如何融入課程及教學當中。

       多元文化概念的提出,是對過去單一文化的國族主義的消解,尤其是促使少數的族群文化得以彰顯。「多元文化」的原始意涵是「多元的族群文化」,然而,「族群」的指涉意涵自西方引進之後逐漸衍生而擴義,各族群試圖透過多元文化概念,讓自身族群獲得保障。

       臺灣的多元文化政策,緣起於《憲法》增修條文,其脈絡與原住民族爭取正名的過程有關。臺灣的多元文化,即是以多族群及多語文的社會環境為背景而發展成形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對此社會環境的因應,乃是提出多元文化教育議題,並透過核心素養的學習及議題的適切融入課程,來達成「體認文化的豐富與多樣性、維護多元文化價值、養成尊重差異與追求實質平等的跨文化能力」的學習目標。

       語言是族群文化最明顯且最根本的特徵。語言一旦消失,則民族文化難以保存。多元文化教育與多元語文教育的推展,互為表裡,是臺灣各族群在面對全球處境與未來社會,應當持續努力的重要方向。

關鍵詞:多元文化、族群、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多元文化教育議題、議題融入課程

李台元(2017)。從多元文化到多元文化教育。教育脈動12。取自
       http://pulse.naer.edu.tw/Home/Content/7813edc2-4d78-4221-999a
       -1815b9bd5417

壹、前言:多元文化概念的形成

       多元文化概念(multiculturalism)或是「文化多元論」(cultural pluralism),最初皆是以「族群」(ethnic group)做為文化差異的判斷基準。換句話說,「多元文化」的原始意涵是「多元的族群文化」。

       最早使用「多元文化主義」一詞的是加拿大1,目的在處理境內英語人及法語人的文化差異;美國教育界則是以黑人的民權運動為發軔,在澳洲及英國則是處理新移民的問題。至於臺灣,「多元文化」的說法,在政治方面迄今主要仍與「四大族群」的論述相關,在教育方面,最早則是源自「原住民族教育」的討論(張建成,2007:107)。

       過去半個世紀,全球民主國家對待「族群」(包括少數民族、移民)的方式產生了重大變化,是一種從「同化」到「多元文化」政策的轉向(鄧紅風譯,2004:153)。多元文化概念之所以提出,是對過去單一文化的國族主義(nationalism)的消解,尤其是讓少數的「族群文化」得以彰顯。

       然而,「族群」的指涉意涵自西方引進之後,逐漸衍生而擴義,多元文化概念隨之變成了一把巨大的保護傘(張建成,2007:114),「族群」一詞不再限於指涉民族屬性的群體,幾乎所有的群體,從弱勢到優勢,都可自稱某「族群」(例如:手機族群、老人族群),而「文化」的指稱也不再限於民族屬性的文化(例如:同志文化、聾文化社群)。亦即透過多元文化概念,讓族群獲得保障。

       民族/族群文化最明顯且最根本的特徵,即是「語言」。換言之,民族語言是民族的具體表徵,也是民族思維與文化行為的形式。在民族的各項特徵裡,語言是一項明顯而相對穩定的民族內聚力量,亦為民族認定的重要指標(林修澈,2001:3)。語言多樣性(language diversity)是世界各國的常態。然而,在各國的多民族結構裡,無論「少數民族(ethnic minorities)」或是「原住民族(aboriginal peoples)」,皆為全球化受到衝擊最大者,然而卻鮮少受到重視。是故,多元文化概念的提倡,不僅可以理解一個國家內部不同族群的文化差異,尋求相互尊重與和諧共榮之道,更可以培養全球公民意識,有助於未來社會的溝通互動與積極參與。「多元文化教育」在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當中,因而成為應當適切融入課程的19項議題之一。

貳、多元文化在臺灣

    臺灣的多元文化,呈現在「四大族群」的結構上,各族群人口比率大致是:Holo人(福佬人、閩南系臺灣人)占70%,客家人占14%,外省人占14%,原住民族占2%。原住民族現今共有16族,約55萬人,居臺灣族群版圖的最弱勢,卻也是唯一具有身分認定的民族群體。原住民族目前由官方認定16個民族,講16種語言,又再細分為42個語別,語言多樣性極高。對臺灣多元文化的認識,可以從原住民族的多樣性與民族發展開始。換言之,原住民族的文化,為臺灣文化多元光譜最為密集之處,亦具有指標意義。

    臺灣原住民族在過去長期僅有9族獲得承認,自2000年以來,隨著臺灣時局變化,透過民族認定的學術研究工作2,新增了7族,共計16族。臺灣原住民族的身分具有雙重屬性。一是官方對於個人是否具有「民族的」屬性的認定工作,即「身分認定」,屬「個人權」;二是官方對於群體是否具有民族位階屬性的檢定工作,即「民族認定」,屬民族權(集體權)。3

    身分認定規範了所有民族政策的適用對象,尤其是「原住民族教育法」(1988)保障原住民學生的教育權益,刺激了原住民身分爭取的積極活動。至於民族認定,臺灣原住民族由大家長期(1954-2000)習慣的9族,短期間(2001-2014)變成了16族,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各級政府單位設置原住民族委員會,聘任委員及資源分配,皆逐漸以「族」為單位來設計,進而引發民族認定運動,使得各族為了維護民族邊界而加強民族語言的保護(林修澈、李台元,2014:203)。

    臺灣的多元文化政策,最高法源係依據《憲法》增修條文(1997)第10條:

    國家肯定多元文化,並積極維護發展原住民族語言及文化。

    國家應依民族意願,保障原住民族之地位及政治參與,並對其教

    育文化、交通水利、衛生醫療、經濟土地及社會福利事業予以保障

    扶助並促其發展,其辦法另以法律定之。

       這項條文的緣起,肇始於1980年代初期的「原運」(原住民族權利促進運動),主要的訴求是將「山胞」一詞正名為「原住民」,直到1994年,時任總統李登輝於「原住民文化會議」中使用該詞,正名入憲才出現契機,隨後召開的第二屆國大第二次臨時會,通過使用「原住民」,這也是我國每年8月1日「原住民族日」的由來。4其後1997年第三屆國大第二次會議中,「原住民」修正為「原住民族」。1998年頒布的《原住民族教育法》,以及2005年頒布的《原住民族基本法》,皆是依據《憲法》增修條文而制定的。

       舉例而言,《原住民族基本法》多處指出對原住民族文化差異的尊重,譬如,原住民擁有基於文化之狩獵採集權利(第19條)、政府應尊重原住民族生活方式之選擇權利(第23條)、對原住民族傳統醫藥與保健方法的尊重(第24條)、司法程序應尊重原住民族傳統習俗(第30條)等,這些規範即為「文化差異論」的映現(陳張培倫,2015)。

       最具代表性者,是今年(2017年)甫獲立法院三讀通過,於6月14日由總統公布施行的《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是近十年來,政府針對原住民族權利法制化所制定的第三部專法。對於未來的語文教育及語文發展,將產生重要影響。

       在現代化的大環境裡,原住民族語言與文化保存相當不易,原住民族大多面臨同化的壓力。因此,在原住民族語言尚未消失之前,協助其保存與維護語言,找到活化語言的有利因素,推動語言發展,實為刻不容緩的工作,尤其是在強調多元文化的世界潮流中,保存民族語言即是維護民族文化發展,具有文化保存的實踐意義。文化主體性是否能夠展現,取決於民族語言的活力。語言一旦死亡,民族的生命力就消失,民族的文化便難以得到保存與發揚。以民族語言凸顯原住民族文化的主體性,也是當前原住民族教育的主要方針(林修澈、李台元,2014:202)。

       在語文教育方面,多元語文的學習成為各級學校教育的重要內涵。從2001年開始實施的國中小九年一貫課程開始,國民小學一至六年級學生,就必須就閩南語、客家語、原住民族語等3項「本土語文」選擇1項修習,這就是語文教育對多元文化的重要回應。

       是故,臺灣的多元文化,即是以多族群及多語文的社會環境為背景而發展成形的,國家教育及課程對此當然必須有所因應。

參、十二年國教課程綱要對多元文化教育議題的規劃

       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總綱(以下簡稱「總綱」)有19項議題,國家教育研究院依據教育部十二年國教課程審議會的決議,將重大議題與新興議題整合融入各領域/科目內實施,不另設議題之課程綱要,因此,總綱實施要點第1項課程發展中即敘明:「課程設計應適切融入性別平等、人權、環境、海洋、品德、生命、法治、科技、資訊、能源、安全、防災、家庭教育、生涯規劃、多元文化、閱讀素養、戶外、國際、原住民族教育等議題,必要時由學校於校訂課程中進行規劃」,並於第8項附則處說明:「各領域綱要研修應結合各議題,以期讓學生可在不同的學習脈絡中思考這些議題,以收相互啟發與統整之效」(教育部,2014:36)。簡言之,將議題融入於各領域課綱,可以產生統整效用,確保學生的學習,並解決課程教學的負擔。

       由於多元文化教育的議題是新興的議題,因而有必要進行較為完整的介紹。首先,多元文化教育議題的「基本理念」為:

       我國憲法肯定多元文化的理念,多元文化教育的精神亦納入《教育基本法》第2條中,顯示我國以法律維護多元文化之價值。

    臺灣為多族群融合之移民社會,加上全球化發展趨勢,文化交流與混雜之現象益為明顯,更凸顯多元文化教育議題之重要性。

    多元文化教育是尊重差異,考量不同文化觀點之教育,藉由教育協助學生對不同的種族、族群、階級、宗教、性別、語言等文化型態發展多樣性的認識與態度,從了解、接納,進而尊重與欣賞,減低對不同文化的偏見及刻板印象,發展跨文化素養,並有意識的覺察與批判主流預設的價值及運作,使不同群體與文化均有發聲及平等參與社會各項活動之機會,無須放棄自己獨特的文化認同,涵養自我省思與行動實踐社會正義的能力,這不僅是全球公民必備的基本素養,也是多元文化教育的核心價值。(國家教育研究院,2017:82)

       依據上述基本理念,設定了3項多元文化教育的學習目標:體認文化的豐富與多樣性、維護多元文化價值、養成尊重差異與追求實質平等的跨文化能力。

        其次,總綱所規劃的「核心素養」涵蓋三面9項,其中1項為「多元文化與國際理解」,即在凸顯「多元文化教育」在課綱革新中的定位。此一核心素養的內涵為:「具備自我文化認同的信念,並尊重與欣賞多元文化,積極關心全球議題及國際情勢,且能順應時代脈動與社會需要,發展國際理解、多元文化價值觀與世界和平的胸懷」(教育部,2014:6)

    此項「多元文化與國際理解」,在國小教育階段核心素養的具體內涵為:「具備理解與關心本土與國際事務的素養,並認識與包容文化的多元性」;在國中教育階段的具體內涵為:「具備敏察和接納多元文化的涵養,關心本土與國際事務,並尊重與欣賞差異」;在高中教育階段的具體內涵則為:「在堅定自我文化價值的同時,又能尊重欣賞多元文化,具備國際化視野,並主動關心全球議題或國際情勢,具備國際移動力」(教育部,2014:6)。另一方面,總綱擬訂的「多元文化與國際理解」的核心素養,在各領域的教學層面,必須依賴「多元文化教育」議題的適切融入。

肆、多元文化教育議題如何融入課程及教學

       多元文化教育議題的內涵已包含在總綱的核心素養當中,因此,在各領域課綱發展時,可以適切轉化且適時融入上述議題的精神與內涵。根據國家教育研究院擬訂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議題融入說明手冊(初稿)》(2017),多元文化教育議題的融入原則擬訂如下:

多元文化教育非僅限定在某個時段、某個科目領域或特定議題,各級學校及教師可依據各教育階段的課程內涵及學校需求,經由學校的正式課程、非正式課程和潛在課程,逐步研發與設計相關課程、教材及教學模式,鼓勵教師將文化學習議題、跨文化比較、社會正義議題等多元文化內涵,在適當的課程目標或日常課堂時機中,融入至既有之課程架構上,藉由相關課程設計或進行隨機教學提供對話、討論與反思的機制。在環境氛圍上,可透過整體學校文化環境的改造,營造多元文化環境與布置,及學校人員提升文化意識、文化親和力並強化族群互動關係,發展多元文化關係。(國家教育研究院,2017:84)

舉例而言,在語文、社會、自然科學等領域的教學裡,多元文化議題可以有以下的學習內容:

(1)語文領域:在閱讀相關之文本時,不同地方或區域的飲食文化、穿著文化、風土習俗等,可透過新聞時事、故事繪本、影片引起興趣,或透過真人敘事,班上的原住民、新住民、外籍學生等生活經驗,引發學習共鳴與融入文化情境,並理解不同區域與族群的文化特色,認識文化的多樣性,減低文化的偏見與刻板印象。

(2)社會領域:除了培養文化基本概念,具有跨文化理解的能力外,例如提到社會階層化或勞動力等單元,可討論外籍移工的文化適應與衝突議題,並以證據論述自己的主張,增進理性思辨判斷及問題解決的能力。

(3)自然科學領域:可納入多元文化科學,例如運用原住民族科學的「竹弓」、「陷阱」、「吹箭」等傳統武器來教導物理原則,運用「魚藤」、「竹炮」、「電土燈」教導化學原則,讓學生真正透過承認多元文化科學知識而得以承認多元族群的價值。(國家教育研究院,2017:84)

       各項議題融入課程的層面,除了上述提及的融入課綱之外,亦可以透過教科書、學校、教師來進行。議題如於教科書層級融入,可直接影響教師教學與學生學習,於學校層級融入,可建立學校特色課程,於教師層級融入,則可賦予教師課程實施的彈性,各領域教師於日常教學中適時融入議題。

       另一方面,多元文化教育也面臨如何本土化的問題。在進行多元文化論述時,必須考慮臺灣的多樣面貌,且構成臺灣任何的中心來源,也具備其多樣性。以「文化回應教學」為例,國外有許多針對少數民族學生的文化脈絡對其發展影響的實證研究,包括社會互動、溝通模式、學習型態等,這些研究可做為文化回應教學的依據。國內近來也開始出現文化回應教學的研究,但是遇到最大的困境是相關的基礎研究不足,以致僅能在社會及語文等領域回應學生的本族文化,卻無法針對數學、自然科學等領域進行文化回應教學(劉美慧,2011:61)。

       由於教育現場具有高度的脈絡性,因此須避免透過科學化的課程設計掌控了多元文化教育的實施,尤其是秉持通則化的假設進行課程發展。在這項思考邏輯下,現場教師是否能展現其專業判斷力與自主性,並具有敏銳的多元文化教育意識,顯得相當重要。理想的做法,應是鼓勵不同的民族或族群,依其文化傾向,設計其在地的多元文化課程及語文課程(楊智穎,2015:45-49)。

       再進一步探討,多元文化教育這幾年來在臺灣的實踐之後,是否有發展成新多元文化主義可能?從教育實施的觀點來看,還可從三個層面來探討:主流與弱勢文化間的辯證關係;多元文化教育倡導者的負擔;以及誰是文化代言人。是故,有學者認為應發展出「新多元文化教育」,目的在於協助學生察覺差異與認同在動態上的關係,並跳脫普遍主義與相對主義爭辯的框架,讓學生思辨文化發展的多元意涵(陳伯璋,2009:4-8)。舉例而言,從過去的「學校本位課程」到當今原住民族教育界正在推動的「原住民族實驗教育」,均是重要的改革與實踐。

伍、結語:面向全球的多元文化

       多元文化,乃是建立對異民族文化的「差異」的尊重與理解而逐步開展的。藉由議題融入來發展多元文化教育,翻轉過去單一文化的價值及同化教育的作為,讓不同民族群體均有發聲以及平等參與社會各項活動的機會,在堅定自我文化價值的同時,又能尊重欣賞多元文化,不僅是全球公民必備的基本素養,也是多元文化教育的關鍵內涵。

       臺灣面對多元文化的現況,除了學校教育之外,政府也經常透過社會教育的途徑,與各地具有民族屬性的社團共同舉辦具有節慶意義的「多元文化教育」活動。例如,客家委員會自2002年起在全國客家鄉鎮舉行的「客家桐花節」。又如,原住民族各族舉行收穫祭、豐年祭等。近年來,以新住民為主體的多元文化教育活動,例如「東南亞音樂節」、「南洋美食文化節」等,均以促進「多元文化」為由來舉辦。然而,學校教育面對「多元文化」,目前大多仍集中在新住民或外國文化的認識,對於國內的固有族群,尤其是原住民族多元文化的認識,可謂最為欠缺。這一點不僅是多元文化教育亟待積極改善之處,也是整個大社會在尋求轉型正義及歷史正義之際,可以共同努力的途徑。

       在語文教育方面,環顧當前世界各國的語文教育政策趨勢,已經從過去國族主義的舊觀念,轉向多元文化概念的新思維,如何保有民族/族群文化特性,又能兼顧國際競爭力,是各國語文教育政策及規劃的重要考量。因此,語文領域各科的教育,能否在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的推行當中得到落實與轉化,方為關鍵。

       換言之,多元文化教育與多元語文教育的推展,互為表裡,係臺灣各族群在面對全球處境與未來社會,應當持續邁進的重要方向。


參考文獻

林修澈(2001)。原住民的民族認定。臺北市:原住民族委員會。

林修澈、李台元(2014)。族語保存與教育。文化保存。永續發展教育系列叢書
       (第8卷),國家教育研究院(主編),199-224。臺北市:五南出版公司。

教育部(2014)。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總綱。取自
        https://www.naer.edu.tw/files/15-1000-7944,c639-1.php?Lang=zh-tw

國家教育研究院(2017)。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議題融入說明手冊(初
       稿)。取自http://12cur.naer.edu.tw/main/showNews/352

陳伯璋(2009)。當前多元文化教育實踐與省思—兼論新多元文化教育的可能。
       教育與多元文化研究1,1-15。

陳張培倫(2015)。原住民族基本法的前世今生:思想系譜篇。原住民族文獻
       22。取自http://ihc.apc.gov.tw/old/Journals.php?pid=629&id=880

張建成(2007)。獨石與巨傘—多元文化主義的過與不及。教育研究集刊53
       (2),103-127。

楊智穎(2015)。體檢與前瞻十二年國教中多元文化教育的課程發展與實施。
       灣教育評論月刊4(10),45-49。

劉美慧(2011)。多元文化教育研究的反思與前瞻。人文與社會科學簡訊12
       (4),56-63。

鄧紅風(譯)(2004)。W. Kymlicka著。少數群體的權利:民族主義、多元文化
       主義和公民權(Politics in the Vernacular: Nationalism, Multiculturalism, and
       Citizenship)。臺北市:左岸文化。


1 1971年,加拿大總理Pierre Trudeau採取推行多元文化政策與雙語(英語及法語)並進的立場,後來在 1988 年正式通過立法《多元文化法》(The Canadian Multiculturalism Act),這些作為使得加拿大成為現今多元文化主義的指標性國家。

新增7個族的認定過程,請參閱原住民族委員會委託國立政治大學原住民族研究中心執行的 

  民族認定研究計畫。

關於原住民族的個人權與集體權的相關論述,詳參《原教界》雙月刊第76期。網址:     

   http://alcd.tw/aew/index.php?y=2017

 憲法增修條文於1994年8月1日經總統公布施行,回應原住民族運動10年來的訴求。

* 李台元,國家教育研究院課程及教學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電子郵件:thoiyenli@mail.naer.edu.tw

上一篇 觀賞藝術家傳記電影培養多元文化素養的學習成效 下一篇 文化新視野與國際觀~多元文化教育實務分享
回首頁
投稿專區

熱門關鍵字

  • 徵稿
  • MOOCS
  • 教育名詞
  • 教育哲語
  • 教育數據
  • 教育法令
  • 教育訊息
投稿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