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期

文化教學在原心—在原住民學生社團推動文化課程

icon_pdf 文章下載

高秀玉*

前言

    本文以新北市民安國小教授布農族語的Laungus老師及教授太魯閣族語的Rubaw老師為主角,介紹她們如何運用學生社團時間,延伸族語課中無法補足的文化課程,將豐富多元的原住民族文化展現在都會區校園中。

高秀玉(2017)。文化教學在原心—在原住民學生社團推動文化課程。教育脈動12。取自
       http://pulse.naer.edu.tw/Home/Content/7d7ca7bf-2dfe-4bc4-b12d-
       a29592824b4a?insId=bb2b5b43-ad74-4de9-b928-7bab2e387906

壹、開設原心部落文化課程

       位於新北市新莊區的民安國小有許多原住民族學生,但是每週一節的族語課,是他們僅有可以接觸到自己文化的短暫機會,眼見文化的快速流失,也有感於在校園內沒有更多時間讓他們學習到自己的美麗文化,學校藉由「原住民重點學校太陽計畫」的申請,在99學年度起,開始邀請校內的族語老師們一起為這些孩子開設一個屬於他們的社團。社團的成立與經營需要有熱心的老師來參與並投入,除了校方的支持之外,布農族語老師Laungus更是主動並義務擔任社團的推手與聯繫窗口。Laungus老師認為,經營這一個社團,受惠最大的是校內的原住民族學生們,且社團活動提供了族語課之外,也是讓學生們能再次相聚的另一個機會。對族語老師們來說,更可以讓他們有時間來向孩子們介紹自己的傳統文化,補足族語課時的不足。「既然校內開有5種族語課,有5位不同族群的老師,就要展現多元的樣子。」Laungus老師邀請了太魯閣族語Rubaw老師及其他族群的老師加入師資群行列,經共同討論後將社團命名為「原心部落社」。

貳、從族語課到文化課

       每到學期初時,Laungus老師都會和其他族語老師們互相認識、一起討論,然後設定相關主題,並各自設計社團的文化課程。也因為臺灣的原住民族文化非常的多元且豐富,本身是布農族的Laungus老師說:「像我在參與活動的時候,看見都是單一的阿美族,那我心裡就想說布農族真的蠻可憐的,如果我今天不把布農族文化帶出來的話,孩子們認識的就都是阿美族的文化了。而且,我們還可以做其他族群的展現,例如太魯閣族、布農族、排灣族等。」在學期當中,老師們也都會利用每週共同到校上課的難得機會,把握短短的下課時間進行討論與分工,並且約定無論再忙,也要在社團活動時間之前,將課程與相關所需的教學資源做出來,要把文化最美麗的一面呈現給孩子們,不能讓孩子們失望。

       同樣支持原心部落社的Rubaw老師叮嚀著,老師要有默契才好做事,而她也發現到「布農族老師很有領導能力,事情都做得很踏實,很負責任。排灣族老師也會主動去整理並布置原心部落教室,更會運用排灣族的工藝風格,用石板來布置,營造一個更有原味的活動空間。」Laungus老師說:「每個人的恩賜不同,所以我就思考可以怎樣運用每個人的專長,像Rubaw老師對課程會很有想法,也有原住民舞蹈專長,對服裝很考究,舞蹈就交給她;卑南族老師很喜歡帶動氣氛,雖然她第一次的帶動還比較生澀,但她會越來越好;賽夏族老師則是很會講故事,聽他說故事就知道他一定常與部落老人聊天,知道的很多,我就會安排他講故事給學生聽。」她還說「每週都有一天可以碰在一起,老師們也會期待這樣的時段,我們可以一起研討下次的課程,也可以把沒有做到的事情做個整理。使老師間的連結力比較強,就像我期待週三的課程,去年我雖然只有二節課的時間,但我不選擇跑校繼續上課,寧願花半天在那邊,例如去整理部落教室。」

1. 族語老師們利用到校上課的空檔,自發性的共同備課。

 

圖2. 社團課與育樂營的課程規劃,以認識傳統文化活動為主。

參、凝聚全校原生的心

    Laungus老師在每次開學時都會請學校提供全校原住民族學生的名單,掌握學生的族群別,才好事先設想社團在新學期的經營方向。不過,除了鼓勵族語課的學生之外,老師們也會自製社團招生簡章,鼓勵校內原住民族學生參加,參與人數大多維持在30人,上課時間則是安排在週三下午的1、2節。若是當年度還有其他的計畫可以支持,便可再將課程延續,例如語言巢計畫,就安排在暑假或是假日的育樂營、親職教育活動等。因為要創新,所以每學期都會規劃不一樣的主題。Laungus老師表示,我們最初先從跳舞、手工藝製作開始,還有做過闖關遊戲、祭典、戲劇演出等,看似簡單但卻兼顧校內不同族群學生的需要。至於每年五月的校園社團成果展,原心社也一定趁機會呈現至少五族的傳統舞蹈及服飾讓大家認識。在去年也設計了闖關活動,除了校內的原住民族學生一定要參加之外,其他非原住民族學生也能一起參加,另外,還準備學生們做好的小串珠,送給完成闖關的其他同學們。

       「校內現在對我們很認同,像校慶時還會請我們去擺攤,同學都很喜歡、很興奮。」Rubaw老師高興的說著。其實社團運作起來要花很多精神與心思,這著實讓老師們費盡心思,畢竟這是族語課之外,老師自發性投入的課程。除基本課程之外,上、下學期都還要規劃一次活動。Laungus老師說:「以前沒有做過的就會想去做。每一年的主題也因為部分老師的更替做調整,我都從學生和家長的反應去做調整,比如不要每次都是舞蹈或是手工藝,一定要有變化。回想起第一年的課程時,排灣族老師說:我從來沒有縫過衣服,因為做頭飾,還得要協助學生,老師不得不投降,我才知道原來我們出這麼難的課程。」

       至於平時的族語課,則因是正式課程,所以僅在期末時安排一次活動。不過,老師們也會運用連續的排課,讓學生們跑班來接觸不同的民族文化。Laungus老師會先請族語老師們依照自己最拿手的部分,先規劃要上課的課程。例如:賽夏族老師就設計賽夏族神話傳說故事,第二節的族語課是五年級學生上課,就會安排五年級族語課的學生過去聽,這樣大家都會認識賽夏族。假設第三節課的有2位老師,他們就可以共同合作討論。老師們上完課就可以離開,換下節課的老師上課,這樣就不影響老師們的課務及學生的上課時間。以節為單位,讓同年級的原住民學生也可以聽到其他族的文化。

圖3. 族語老師們自製活動宣傳單,熱情邀請原民生參與。

4. 傳統舞蹈教學

圖5. 各族傳統服飾的認識與介紹

       都會區原住民族學生平時分散在校內不同的班級裡,透過族語課及社團活動,才有更多的機會彼此認識與交流。而在族語老師們多年的努力下,已營造出彼此濃厚的凝聚力。Rubaw老師提及:「族語課的學生,我們一帶就是一直到畢業,因為學生那麼熱愛社團,孩子又跟我們那麼親,所以我們就想要持續經營社團,不能讓社團活動停止。除了族語可以外,多了個社團課,反而是多了個舞臺啦!最重要的是,每一族的學生都願意參加,也都認識我們。以我的太魯閣學生為例,雖然在民安國小只有1位,1位也就是100%。即使,這位學生很調皮,不過我帶了4年之後,明顯看到了孩子的成長。即便是學生上了國中之後,媽媽還會跟我討論孩子的生活狀況。」

        每位族語老師們也觀察到,雖然各族群學生有不同的特質,但是在社團課大家都會融合在一起。不僅老師們會儘量培養學生的能力,讓他們遵守團體的規矩和相互學習與包容,並強調要學習主動帶領,學生們也都了解這一個社團是大家一起認識與交流的機會。曾經參加過原心部落社的學生,有些已國高中了。目前Laungus與Rubaw老師期待能以民安國小原心社為基地,將都會區許多積極且具有認同的原住民學生及其家庭繼續維繫起來。

圖6. 學生們親手為自己製作花環頭飾。

圖7. 維繫學生的情感與對原民文化的認同是最重要的。

       語言跟著人走,族語老師即是讓文化及語言在空間中流動的人,特別是在都會區的族語及文化的教學活動更是如此。雖然,族語課時是單獨的,但若將多個族語師資結合,便是將薄弱的師資及背後的文化力量加總起來,所營造出來的文化群體學習氣氛,更能讓師生在文化的情境中讓傳統的智慧傳承下去。民安國小原心部落社的經驗,便是藉由社團經營讓多元文化融入到校園的教學中,成功的讓孩子們也可以在非原鄉的環境中,自然的習得傳統文化。民安國小的原心社,不只是一個社團,也帶起了原生的心。


* 高秀玉,新北市八里區大嵌國小教師

電子郵件:limong1003@gmail.com

上一篇 『蛋蛋家族-從鴨仔蛋談文化理解』教學活動設計 下一篇 翻轉地球•定向世界
回首頁
投稿專區

熱門關鍵字

  • 徵稿
  • MOOCS
  • 教育名詞
  • 教育哲語
  • 教育數據
  • 教育法令
  • 教育訊息
投稿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