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期

性別平等教育之推動對女性科技人才培育的影響

icon_pdf 文章下載

劉淑雯* 蔡易儒**

摘要

        臺灣積極推動校園中的性別平等教育,訂定許多法令規章制度辦法,但落實於課程教學時往往存在落差。性平課程綱要建議融入的「健體、綜合與社會」三個學習領域,然而具備性別意識的教師透過增能和專業社群進行教學經驗分享,將可隨時於七大領域中找機會融入,本文以性別與科技為主題的課程與教學實務探討為例,說明破除刻板、提供典範、促進女學生科學自我效能感和課堂以及各類方案支持是基本原則。策略為針對教學者、學習者、情境和文本加以考量,提出教師增能研習和說課觀課議課,女學生科學營隊活動和海報主題書的巡展的規劃思維、辦理情形和成果效益。

關鍵詞:性別平等教育、科技、科學參與、教師增能、課程教學

壹、前言

       本文從臺灣校園推動性別平等教育的脈絡談起,而後以性別與科技為主題的課程與教學實施原則和實務探討為例加以撰述。

       首先,回顧教育部自民國86年起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成立「教育部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同年頒布「兩性平等教育實施方案」,正式將兩性平等問題納入全國之教育政策,並公布「國民教育階段九年一貫課程總綱綱要」,將性別平等教育列為重要議題融入課程實施。性別平等教育的推動,必須建基於對多元文化社會所產生的覺知、信念與行動,希望在文化多元的社會和交互依賴的世界中促進文化的多元觀,並透過持續不斷的反省實踐,教導學生熟悉自己的文化,認知自己和他人在文化脈絡的存有,並且能夠培養自尊自信。基於對多元文化與多元價值的肯定,協助學生認知文化的多樣性,教導學生了解團體成員之間彼此如何形成價值、態度與行為,並且引導學生破除性別歧視、偏見與刻板化印象,以促進各族群的和諧共處。

      2004年6月《性別平等教育法》通過實施後,性別平等教育正式扎根於校園且有法源基礎,為我國性別平等教育之推動再下一個里程碑(蘇芊玲,2004)並體現多元文化的教育理念。之後於2010年3月8日的「性別平等教育白皮書」,主要依據《性平法》立法宗旨「促進性別地位之實質平等,消除性別歧視,維護人格尊嚴,厚植並建立性別平等之教育資源與環境」;並參照《憲法》第7條、《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教育基本法》、《婦女政策綱領》及《婦女教育政策白皮書》等法令政策規劃之。其架構依組織與制度、資源與空間、課程與教學、教育人員、校園性別事件防治及家庭教育與社會教育6個面向分析檢視性別平等教育之現況及困境,以協助各級政府與學校及其他教育相關機構,進行具前瞻性、統整性及系統性之性別平等教育。

       迄今十二年國教總綱乃綜合學術文獻、國家政策、社會各界關心訴求,以及國際發展趨勢目前共有19項議題,性別平等教育作為其中一項融入的議題,既為延續九年一貫課程之重大議題,也屬國家當前重要政策,加入全球關注之議題為培養現代國民與世界公民之關鍵內涵。重視知識、能力、情感、態度、行動和實踐,包含了理解性別的多樣性、覺察性別不平等存在的事實、社會文化中的性別權力關係、建立性別平等的價值信念、落實尊重與包容多元性別差異、消除性別偏見與歧視、維護性別人格尊嚴與性別地位實質平等。經過多場專家焦點座談和輔導群師長不斷討論也提出性別平等教育之學習主題,有1、生理性別、性傾向、性別特質與性別認同多樣性的尊重。2、性別角色的突破與性別歧視的消除。3、身體自主權的尊重與維護。4、性騷擾、性侵害與性霸凌的防治。5、語言、文字與符號的性別意涵分析。6、性別權力關係與互動。7、科技、資訊與媒體的性別識讀。8、性別與多元文化。9、性別權益與公共參與。雖然主管教育機關頒訂了課程綱要中的性別平等教育議題與性別平等教育法及其施行細則等法源依據,但在實際施行層面上卻因為相關人員的性別意識和課程與教學設計專業問題,使性別平等教育離真正落實仍還有長遠的路要繼續前行。

       相關法令規章制度陸續訂定,教育部為了能落實於課程與教學,於2008年1月成立性別平等教育輔導群,由大學教授、國民中小學校長主任及實務教師組成,旨在性別平等教育理念落實於國民中小學課程與教學實務現場,特別是落實「性別平等教育法」,推動九年一貫課程,其方式包含召開輔導群會議統籌規劃、中央和地方團員的專業成長規劃和研習實施、到團(縣)輔導、服務責任區到團、精進計畫審查、分區座談會、分區增能會議、年度研討會、工作坊、駐地輔導、出版、研究等推動工作。

       在臺灣這一波為期已有20年的性別平等教育發展中,臺北市推動性別平等教育腳步居於領先群,1996年為第一個成立「兩性教育暨性教育委員會」的縣市政府,之後因應《性別平等教育法》亦成立「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其下分成「政策小組」、「防治小組」、「課程與教學小組」及「社教小組」4個工作小組,負責推動各級學校與性別議題有關的課程教學及辦理性別平等教育宣導活動,對於性別平等教育法所規範之事項,皆有所耕耘。其特色為每一年到兩年明定主軸,各組訂明確的推動計畫,性平大會通過後實施。這2年主軸為性別與資源,「課程與教學小組」和臺北市性別平等教育輔導團合作,在校園裡推動相關性別平等教育課程與教學的正式和非正式課程與活動,包含教案比賽和分享,學生各式各樣的營隊和競賽從海報、漫畫、小主播和繪本等多元展能。每季在臺北市政府性平大會中委員們還是竭盡心力從針對其中進行檢討,保留能促進課程教學的優質活動以持續辦理。

       臺北市政府教育局每年舉辦的「女性科學研習營」已邁入第15年,為鼓勵全市中學階段女學生對科學領域的探索,增進科學的學習興趣與知能,展現自信勇敢追求自我實現,雖吸引不少對科學發展與研究感興趣的女性高中生參加,然而較可惜的是缺少將性別與科技議題落實於中小學課堂中。本文將初探於中小學課程與教學推動過去較少提及的性別與科技主題,分享規劃和實踐提升女性於科技領域之競爭實力與機會,積極鼓勵並培育女性科技人才原則與實務成果。包含了在國小舉辦科技與性別的海報巡展,透過學校圖書館每月的主題書展,設計互動式活動讓孩子認識女科技人的生平故事,能藉由海報情境布置、閱讀相關繪本、動畫,讓孩子認識不同性別者的貢獻,打破職業的刻板印象,強化女性對於科技的信心,促進女孩對科技學習的反思,建立性別概念,致力於教育現場的扎根,透過增能研習和公開授課方式研習,嘗試給予老師另一種思考模式,能於正式和非正式課程中鼓勵和支持女孩親近科技和學習科學。

貳、性別平等教育中的性別與科技議題

       相較於其他領域,在科學和科技領域中,存在著強烈的性別議題。根據教育部性別統計資料,發現臺灣高教環境中「性別隔離」現象仍存在,造成在科學領域的頂端呈現明顯的性別失衡現象。「男理工,女人文」的性別刻板現象長期以來深植人心,近來年雖然性別平權意識高漲,但女性在 STEM 領域始終是少數族群,主要原因之一來自於科學的陽剛特質(韓采燕,2009;Blickenstaff, 2005)。就某些程度而言,形成科學是男性框架下的產物,成為女性投入該領域的障礙之一。Erin 和 Zainab(2015)發現少數文章將科技業的女性創造了一種遙不可及的女性型態,並且將她們建立的驚人科技邊緣化。因此製作wogrammer 企劃,採訪 50種不同行業的女性工程師,表達出女工程師的心聲:「請關注我的工作成就,而不是總拿我的性別借題發揮」。性別存在於我們身處的所有環境,有形與無形、直接與間接地建構了許多性別的差異與分歧。

       個人在高等教育工作歷經長庚大學、臺北體育學院和臺北市立大學,深刻感受到男性與女性在理科及文科領域比率不均等的問題。而女性表示不喜歡科技,或對科技與工程不感興趣,也可從 2006年PISA測驗中看出臺灣男生與女生的科學程度測驗分數差不多,但在「科學就讀意願」上的性別差距,臺灣卻是世界第一(陳婉琪,2015)。科技報橘(2013)報導中引用2013 年美國勞動統計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公布數據顯示,女性進入科技業的趨勢有大幅成長,在政策與措施的推動下明顯看到領域間性別的差異逐漸縮小。因此需從生活、社會、文化、教育就必須有這方面的介入,並且配合著計畫與政策的推動,從環境、課程、教材等開始融入對於性別的概念。美國玩具公司甚至推出給女孩玩的工程玩具,希望透過玩具就可以培養女孩對於工程的興趣。天下雜誌536 期「借鏡德國:校園成為創新基地」文中也提到德國科隆的福特汽車公司為了增加女性參與工程領域的比例,和科隆的學校合作設計了「女性參與科技生涯計畫」,鼓勵女學生到福特汽車實習、認識傑出女工程師、接受培訓和當學徒等,希對於科技有天分或有興趣的女性也能在工程領域上能適得其所。希期能以推動性別與科技的融合,強化女性對於科技的信心,促進女孩對科技學習的反思,建立性別概念,輔助女性平衡家庭及工作職場的性別關係,更希望致力於教育現場的扎根,鼓勵女孩學習科學,親近科技使男性主導的科技領域轉變為能力比性別更重要。

       臺灣雖開始積極推動,不過在國際數據中,臺灣仍與南韓及美國有很大的差距。接觸「性別主流化」這項政策創制的腳步稍晚,但在近年行政院也逐步積極推動一連串的性別主流化相關措施。而科技部鼓勵學者參與「女性科技人才培育之科學活動與出版」,針對我國女性於STEM領域之科學學習及參與之現況,提出促進措施與活動設計,以能達到下列目的:1、構築科學中的性別平等意識;2、擺脫科學中的性別刻板印象;3、提升女性學習科學興趣;4、鼓勵女性參與科學;5、樹立女性學習科學楷模;6、建構女科技人典範、圖像;7、增加女性從事科學工作之機會;8、對偏遠地區或弱勢女性接觸科學之關懷…等。參考辦理項目有1、規劃辦理鼓勵並培育女學生參與科學之各類活動,如:女學生科學營或科普活動、講座、學術活動、展覽…等。2、規劃辦理女科技人交流學習活動,以具體組織跨校、跨領域型態或整編進入上述交流學習計畫。3、規劃促進性別平等、性別意識(對象為男、女學生)之相關科學活動。4、透過終身學習系統或社區讀書會等方式,規劃促進具性別敏感度之環境、能源、科技領域資訊之學習活動,尤其於偏遠地區或對象為弱勢族群、能縮小城鄉差距、減少數位落差者。5、製作有助於女性科技人才培育、促進性別平等和諧社會的相關出版,如:教材、專書、影片、電子書、電子報、網站、行動載具等任何形式。多年下來累積不少成果可供中小學課程與教學實施之用。

       要在中小學進行性別與科技主題的課程教學,無論採正式或非正式課程實施,可從四個面向著手:

一、破除科學學習的刻板印象

       科學學習的性別刻板印象是根深蒂固的社會化問題。Colley、Ann、Chris和David(1994)的研究指出近年來社會化的性別差異觀點越來越根深蒂固,而有關這些性別社會化的觀點,影響男女對接觸與學習電腦的態度。例如:當電腦課程被歸類為男性擅長的學科領域,與數學、電子、及機械等學科的性別定位相同時,男學生會傾向多使用電腦及成為電腦方面的專家,而女學生則因擔憂被視為男性傾向的潛在歸類,遂採取對電腦較為消極接觸的負面互動,於是社會化刻板印象對職業試探階段的學生,產生以性別社會化的觀點來選擇職涯的影響(Inkpen et al., 1994)。Chappell(1996)針對數學教育遊戲軟體的研究指出,多數教育軟體的設計偏向以男性學習者為主體,且遊戲中女性角色的數量漸漸減少,潛在暴力內涵的數量則漸漸增加,此種發展趨勢將會衝擊女學生對電腦軟體使用的興趣與態度。因此,學者呼籲教育類軟體的研發不應偏重以男性使用者的觀點而設計, 而是應該同時兼顧女性參與者的需求(Inkpen et al., 1994)。

二、建立女性科學教師與就業典範的學習楷模

       Becker 與 Sterling(1987)的研究提醒學童成長與接受教育的環境本身所提供的性別楷模,攸關女性學習者其對數理科技所建立的信心。Basow和Howe(1979)研究母親對女兒選擇非傳統生涯的影響,女老師和教職員對大學女生學習成就、目標與價值、個人專業目標與生產力的影響,發現女性比男性更明顯受到女性楷模,如母親、女老師、女性朋友影響。並認為性別角色態度能調節角色楷模影響,對女性有較自由的性別角色態度者,相較於傳統性別角色態度者,受到角色楷模的影響較大。Austin 和 Sax(1996)指出角色楷模對女學生有正面影響。學生接觸角色楷模能增進對科學的正面態度,如果父母之一是工程師、科學家或從事科技工作者,男性或女性追求相似生涯的可能性都會提升。Austin 等人(1996)也發現透過互訪、講座、課後活動、週末講座、夏令營等活動,讓學生發現科學界的女性楷模,使青少女有機會思考高層級職業選擇。從科學教育的性別培力議題來看,女性角色的楷模應擴大範疇,除了培育與發掘更多的女性科學教師與優秀研究者外,也應從職業輔導的觀點,提供職場上相關學科行業中的傑出女性典範,以涵養女學生對工作世界能具備更為宏觀的視野。

三、提升女性在科技領域之自我效能

       自我效能概念源於 Bandura(1977)的社會認知論,個體藉由觀察楷模的行為, 經自我評估、調整行為以適應環境,觀察楷模行為,有助提升個體完成特定任務的信心。如何運用角色楷模以促進女性的科學自我效能,如 Flores 和 Obasi(2005)發現對少數民族或女性而言,接觸背景相似的女性角色楷模,觀察學習其成功發展克服阻礙的方法,具正向激勵作用。生涯選擇歷程包括選擇目標(例如成為女工程師),採取行動實現該目標(完成主修電機工程學位),及行動的結果(在電機系順利畢業,找到專業工作)。角色楷模為情境支持因素,提供替代學習經驗,增加人們選擇特定生涯的可能。學生觀察到成功角色楷模,相信在該生涯會成功,而更願意追求該生涯。例如對工程和數學有興趣的年輕女性,發現科技業職缺增加,有一些女性已在科技業找到工作,順利發展,加上獲得父母師長支持,數理能力突出的青少女即可能選擇科技生涯。在科技領域需建立女性可在科技領域成功的結果預期,結合個人興趣,主動尋求師長、同儕、父母及親友等種角色楷模與良師支持,有助女性選擇目標、學習必備技能、採取行動、及達成目標。 

四、增進女性科學與科技學習表現的方案 

       性別學者為了解決科學性別區隔嚴重的現象,提出了許多解決之道,例如設計與辦理女性科學短期課程、營隊或研習,增加女性學習科學意願。美國科學教師協會(The National Science Teachers Association,簡稱 NSTA)針對女性科學課程設計符合女性的學習風格與需求,課程設計重點聚焦於實作能力、優秀的實驗室女性楷模經驗分享等,授課方式以合作學習與導師制度為有效的學習科學方式之一(Subrahmanyan & Bozonie, 1996)。Halpern(2007)等人建議科學教育課程設計有五大原則:教導學生科學能力可被改善、提供有見解的回饋、建立女性數理楷模、創造對數理好奇的班級風氣與提供空間技巧訓練。隨著不同時期的女性主義對於科學領域提出許多改進方案,其中「性別容納性科學」為各界普遍接受,性別容納式科學聚焦於將性別平等意識納入科學知識與挑戰科學文化的本質兩大部分:首先,將性別平權概念納入科學知識中,目的是提高女性學習科學動機,與了解學習科學歷程中易受到的阻礙;其次,是反省科學本質與挑戰科學傳統權威(陳音汝,2007)。

參、促進女孩科學參與的課程與教學

       根據上述四個面向,規劃了教師增能研習和課程與教學之公開授課、進行積極性差別待遇的女學生科學營以及女科學家海報和主題書巡展。

一、中小學教師增能研習

      (一)臺北市性別平等教育議題輔導團:研習課程安排帶入科技議題的增能(例如ARRC火箭議題),介紹女科技人電子報等內涵豐富影像和文本教學資源可供教師帶入思考性別議題融入各領域教學的設計,以性別平等與科技議題融入自然與生活科技、數學、語文和藝術與人文等領域教學為題,輔導團教師公開授課方式,讓參與教師們能觀摩、交流和研討,並於溪口國小場次邀請段世珍老師配合演出居禮夫人,受到現場觀課學生喜愛,引起廣大的迴響。2015年針對過去研習參加教師背景多為輔導和語文社會背景,特別為數理老師辦理的數理教師巡展研習為例,回收問卷約120份有效問卷97份,滿意以上達95%,參與教師表示能夠從中檢視自己教學中是否有將性平的觀念帶入課程,並將性平觀念傳達給課堂學生。

      (二)花蓮縣性別平等教育議題輔導團:因教育部地方教育輔導案由本人和性平議題中央團二位師長每個月一次到花蓮和輔導團師長討論性平議題課程與教學。由於在一場年會中看見臺北市團的分享,決定以性平與科技融入語文為主題,選擇築夢我的世界宇宙大中林媽利的故事,設計了教案。負責提案的師長蕭志樺提出學童觀看動畫,由老師發下題綱分組討論,再發表並以人物故事發想劇本,進行角色扮演。我們三位和花蓮師長形成專業社群對話,針對教案初稿設計進行討論,學童課前在家預習,閱讀臺灣女科技人學會出版的繪本,課堂上播放動畫,接著進入多層次提問,學童由「四個層次提問」逐步深入議題。教師藉著提問與提示再次回溯故事,全班同學分組討論與上臺發表。然而藉由動畫觀賞進行四層次的提問是有困境的,於是修改為動畫為引起學習動機,繪本中故事內容文本為反覆討論和提問的學習素材。2015年4月8日在宜蘭的冬山國小開放給教師以及校長觀課。2015年6月3日在年度研討會,花蓮團站上分享臺提供與會各縣市性平與科技教學案例經驗分享,獲得肯定。目前進一步持續研發在地連結女性科技典範,讓在地科學女性典範能更親近鼓舞花蓮學子。

二、女學生科學營

       (一)中學女生科學營:臺北市女性科學營活動已經辦理15屆,從專業理論介紹到實際體驗學習、科學新知到生涯經驗分享、知識探究到生命故事,為期兩天,第一天上午著重「專題演講」課程。下午和第二天重點在體驗學習。以第十五屆為例,參訪臺北醫學大學醫學院,由胸腔外科邱欣怡教授分享女醫生的生涯故事,藥學系許秀蘊主任帶領學員進行討論並帶領參訪臨床藥學中心、示範病房與醫學模擬室。2011年榮獲臺灣女科學家新秀獎的光電系冉曉雯教授與李柏璁、林怡欣兩位教授,分享她們的研究成果與學習歷程。光電系也展出11個最新的實驗研究成果並以Play with Light為主題設計9個實驗操作體驗活動,讓學員體驗學習。科技法律學院的林志潔教授以挺身而進-新時代的女力與世界公民應有的法學素養,說明科技與法律的連動性。陳文亮教授,和學員分享交通大學生物科系學院女性科學家之未來,讓對生物科技領域有興趣的學員,可以想像未來。

       (二)小學女生科學營:為向下扎根有助學生認識和親近科學,2016年首次進行小學女生科學營,有臺北場和新竹場。1、臺北場配合臺北市性平輔導團上天下海計畫,上午進行探空火箭科學知識學習,並進行科學實驗操作體驗,下午進行互動式女科學家典範學習,女科學家典範學習為分站闖關式活動,內容為操作和女科學家認同,操作實驗為紙火箭製作、望遠鏡及胸章製作、固態燃料實作實驗、電路板實作實驗。2、新竹場因調查發現女孩參與科展的件數極少,意願低落,因此以鼓勵女孩提出科展構想為意圖,課程內容以科學相關主題為主,帶領學生透過科展操作及科學實驗進入性別意識,協助學生了解自己的長處生涯規劃,突破的性別社會期待與限制。課程安排內容先以講師分享科技與女性之間的關係,透過講師的分享經驗能夠激發出對於科技的熱忱與興趣。創發學生親近以及探究科學的體驗機會,以激發女性之科學潛能,提供女性科學典範勇於突破的故事分享,安排放映了《科技中的女性臉譜》中的動畫短片,讓學生觀看動畫之後發想自己的劇本,以激勵學生之楷模學習以及培養科學態度進而拓展科學的知識技能,以提升學生之科學素養。參與人數共計 124 人,回收問卷 124 份,有效問卷 121 份,還想再參加此類科技營的人數達 98人,並從開放式問題中發現,國小女學生大多對於科學有著明顯的興趣以及達 63人寫下希望可以再參加第二次科學營實驗活動,表現出女學生藉由科學營活動更深入的了解科學,以提升自身之科學素養投入科學工作領域,只要適當的加以引導及探索,無論男女都可以投身於科學領域之中。

三、女科學家海報和主題書巡展

       性平與科技海報展是透過展出以及設計互動式活動讓孩子認識女科技人的生平故事,藉由海報情境布置、性平團的藝文老師扮演居禮夫人導覽、閱讀相關繪本、動畫,女孩典範書展,讓各年齡層學生認識不同性別者的貢獻,提升性平意識,破除職業的刻板印象。近兩年學校辦理海報巡迴展參加人數為3,532人,教師研習場次策展7場次約539人,105年度並推展至社教機構,與北市政府社會局婦女中心合作辦理性平科技海報展,105年4月至8月底截止約4,273人次觀展,近兩年參加人次約8,546人。經由回饋單問卷分析得知滿意度達滿意以上達90%。

肆、結語─ ─性別與科技議題教學未來推動建議

       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綱要重大議題(性別平等教育)2012年修訂建議融入的「健體、綜合與社會」三個學習領域,其實教師在國(英)語文、自然、藝文等領域課程,以及社團活動彈性課程,融入領域課程實施,而融入最寶貴的精神在於「隨機適時」的融入在無形中更具潛移默化的效果,其深度與成效必須視個別教師的性別意識與能力而定,所以具啟發性的「性別平等教育議題」相關研習、以專業對話方式和進行課程教學的說觀議課的專業成長不可少,以避免「融入」變成「融化不見」。以本次分享性平與科技的推動案例而言,提及的「海報」、「動畫」、「教案」、「營隊課程方案」都是學習者喜愛的媒材,教學媒材需持續研發,例如桌遊或者主題APP,並能善用分享機制,例如彙整於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全球資訊網」。加上具性平意識的師長能掌握有效教學策略,釐清教學內涵與目標,並配合不同學習階段與領域課程,擬定教學目標設計與教學活動、教學素材等,以符合循序漸進、身心發展、連續不斷與統整合一的教學,並實施強調情意學習的多元評量。接著在臺灣即將上場的世大運,將會是檢視和落實性別與運動的課程與教學的好時機。


參考文獻

科技報橘(2013,12月10日)。科技業中的女性員工大幅增加,但她們擔任的是
       要職嗎?2016年10月15日,取自
       https://buzzorange.com/techorange/2013/12/10/is-the-tide-turning-women-filled-60-of
       -tech-jobs-created-this-year/

許芳菊(2013年11月26)。「借鏡德國:校園成為創新基地」天下雜誌
       536 。2016年10月15日,取自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54081

陳音汝(2007)。發展性別容納式的在地科學-以國小自然社團為例(未出版之
       碩士論文)。高雄師範大學性別與教育研究所,高雄市。

陳婉琪(2015)。臺灣女生不愛讀科學?「世界第一」帶來的驚愕與警訊。巷仔
       社會學。

韓采燕(2009)。性別化的實驗室,陽剛氣質與科技實作(未出版之碩士論文)。
       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新竹市。

蘇芊玲(2004,8月)。臺灣性別教育的繼往與開來:性別平等教育法的立法過
       程與內涵。論文發表於樹德大學主辦之「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學術研討會
       高雄縣。

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綱要重大議題(性別平等教育)(2012年,5月15日)。

Austin, H., & Sax, L.(1996). Developing scientific talent in undergraduate women. In
        C. Davis, A. Ginorio, C. Hol-lenhead, B. Lazarus, P. Rayman, & Associates
        (Eds.), The equity equation: Fostering the advancement of women in the
       sciences,mathematics, and engineering
(pp.96 - 121) . San Francisco, CA:
       Jossey-Bass.

Bandura, A. (1977). Self-efficacy: Toward a unifying theory of behavioral change.
        Psychological Review, 84, 191-215.

Basow, S. A., & Howe, K. G. (1979). Model influence on career choices of college
       students
. The Vocational Guida nce Quarterly, 27 , 239-245. 6. Barton, A. C.
       (1998). Feminist science education . New York: Teachers College, Columbia
        University.

Becker, H. J., & Sterling, C. W. (1987). Equity in school computer use: National data
        and neglected considerations. Journal of Educational Computing Research,
       3(3), 289-311.

Blickenstaff , J. C. (2005).Women and science careers: leaky pipeline or gender filter?
       Gender and Education, 17, 369-386.

Chappell, K. K. (1996). Mathematics computer software characteristics with possible
        gender-specific impact: A content analysis. Journal of Educational Computing
        Research
, 15(1) , 25-35.

Colley, Ann, Chris, C., & David J. H.(1994).“Gender effects in school subject
       preferences.” Educational Studies, 20, 13-19.

Erin .S., & Zainab G. (2015), This is what a female engineer looks like. Available:
       http://qz.com/403466/this-is-what-a-female-engineer-looks-like/

Flores, Y. L., & Obasi, E. M. (2005). Mentors’ influence on Mexican American
       students’ career and educational development. Journal of Multicultural
        Counseling and Development
, 33 , 146-164.

Halpern, D., Aronson, J., Reimer, N., Simpkins, S., Star, J., & Wentzel, K.
       (2007).Encouraging girls in math and science: IES practice guide (NCER
        2007-2003)
. Washington, DC: Institute of Educational Sciences, 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Available:
       http://ies.ed.gov/ncee/wwc/pdf/practiceguides/20072003.pdf

Inkpen, K., Upitis, R. Klawe, M., Hsu, D., Leroux, S., Lawry, J., Anderson,
       A.,Ndunda, M., Sedighian, K. (1994). We have never forgetful flowers in our
       garden: Girls’ responses to electronic games. Journal of Computers in
       Mathematics and Science Teaching
, 13, 383–403.

Lent, R. W., Brown, S. D., Nota, L., & Soresi, S. (2003). Testing social cognitive
       interest and choice hypotheses across Holland types in italian high school
       students. Journal of Vocational Behavior, 62 (1), 101-118.

National Science Teachers Association (NSTA) (2003), Standards for science teacher
       preparation. Retrieved from http://www.nsta.org/pdfs/nstastandards2003.pdf

Subrahmanyan, L., & Bozonie, H., (1996), Gender equity in middle school science
       teaching: Being “equitable” should be the goal. Middle school Journal, 27 (5),
       3-10.  


* 劉淑雯,臺北市立大學助理教授

** 蔡易儒,社團法人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企劃部主任

電子郵件:lucy2tw.tw@yahoo.com.twyiju715@gmail.com

上一篇 性別平等教育議題有多重大?從空無課程到正式課程 下一篇 業師協同教學之教學策略與學習成效之研究
回首頁
投稿專區

熱門關鍵字

  • 找好書
  • 好書推薦
  • 教育脈動
  • 徵稿
  • 華爾街日報
  • MOOCS
投稿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