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期

教師是最佳生命教育楷模

icon_pdf 文章下載

何秀珠*國立新竹教育大學教育心理與諮商學系副教授

 

摘要

        本文以國小正式實施生命教育前的簡要調查資料,說明學生是帶著既有的生死理念與知能進入校園接受生命教育課程;教師進行生命教育課程時不能忽略學生既有的知能與態度,亦需兼顧學生的實際需求與個別差異。
        欲了解現階段生命教育實施狀況,於本年三四月間焦點訪談新竹市數所學校教師,發現國小階段宜有系統的生命教育課程規劃,若依個別教師的偏好與專長進行,學生恐怕無法獲得完整且系統的學習。
        生命教育屬於情意與態度教育,身教十分重要,生命教育典範人物不假他求,教師就是最好的生命楷模。

關鍵詞:國小教師、生命教育

Teachers are the best role models of life education

Abstract

The purpose of this paper was to understand the elementary school teachers’ role in life education.

Life education curriculum teachers must know:

1.The pre-learning, students already had knowledge and attitudes about life education.

2. Students needs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should be taken seriously.

3. Life Education curriculum planning should be systematic.

4. Life education is an affective education, teacher's role model is very important.

 

Keywords: Elementary school teachers, Life education

何秀珠(2015)。教師是最佳生命教育楷模。教育脈動3。取自
       http://pulse.naer.edu.tw/Home/Content/97ca3bc9-a2aa-
       4e92-acfe-7a781ccd91fb?paged=1&insId=3e8dcc81-
      0752-4a8e-bae6-521ace731ed0


 壹、前言
       正式以「生命教育」一詞,在國民小學實施相關教學活動,始於教育部將2001年定為「生命教育年」後,迄今已有十三年。在這期間,學校行政單位努力舉辦各項與生命教育相關的活動、提供需要的資源與支援;課堂上教師積極進行各項新穎、有趣、富有深意的教學活動;不論是主題式或融入式的教材、教法如雨後春筍般發展與成長,相關研究也相當豐富,有的是關於教材教法的研發與研究(吳美蘭,2014,吳庶深,2013,張淑美,2013,雲美蓮,2007,劉佩芝,2007),有的則是實施現況、困境的探討(林佳媛、鄭鈴瑛,2014,黃德祥,2000)….等,均顯現欣欣向榮之貌。
       然而,在未有「生命教育」一詞之前,國小的學校環境難道就完全沒有生命教育相關教學或活動之實施嗎?學生對生老病死就毫無概念了嗎?學生就不懂得珍惜、尊重自己與他人生命嗎?我想大家的答案一定是「NO!」。的確,每一位學生均是帶著至少六年的生活經驗、生命體驗,以及對生命的各種看法、觀點與態度邁入校門,走進教室;在校園內與全校及班上師生的互動中,也逐漸形成自己的生命價值、態度與情操,進而豐富其生命色彩。

貳、學生帶著既有生命理念進入學習殿堂

       為了了解學生在接受正式生命教育教學前的生死概念,2001年9月—2002年1月期間,筆者曾經請班級導師及實習老師透過生命盾牌(見附錄一、二)、死亡盾牌(見附錄三、四)了解臺北縣及桃竹苗縣市156名國小3-6年級學生對生命及死亡的看法,經整理歸納學生表達出的圖文內容,簡述如下:

一、國小學生對生命的看法

       透過圖文,學生表達出對生命的看法與聯想,茲簡要分成三類,並列舉學生的反應如下:

        1、生命是重要、美好與脆弱的
 「生命是美好的」、「 生命是個很寶貴的東西」、「 會遇到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生命是很重要的,所以要珍惜」、「生命是個很脆弱的東西」、「生命如泡泡般容易受傷」、「 生命是殘酷的現實」…。
        2、同時感受生命的兩極性
  「生命就像遊戲,有時覺得好玩,有時覺得不好玩」、「生命像繩子,有長也有短」、「有時快樂,有時愁」、「有一個新生命誕生!有一個生命走了!」、「生與死」、「高興、傷心」、「快樂與憂愁」、「一生中有快樂、有悲傷」、「人的一生中有失敗和挫折」….。
        3、對生命的珍惜與延續
「生命很重要,要勇敢活下去」、「 生命是無價,你用再多的錢也無法買到」、「生生世世再延續」、「 會遇到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

二、對死亡的看法

      讓學生分別寫出或繪出第一次接觸死亡的年齡、第一次接觸死亡的對象、最能代表死亡的顏色等,以了解學生對死亡的看法。就學生第一次接觸死亡的年齡看,所有接受調查的學生在十二歲以前均接觸過死亡事件,其中六歲以前就碰過死亡事件的有49人之多;第一次接觸死亡的對象,以156人接受調查學生而言,大多為曾祖父母(21人)、其次為祖父母(65人),少數是父母親(3人),親屬及其他人(22人),寵物(59人次);學生認為最能代表死亡的顏色,除了白色(56人)、黑色(30人),尚有紅色(13人),最值得吾人注意的是紅色,經了解學生常從充滿紅色血液的意外事件中,認識死亡。因此,學生對死亡的感覺是除了很難過、很難受、很傷心外,也充滿害怕、恐懼、可怕、無奈等情緒。

       從這些簡單的資料可以得知,雖然學校尚未正式以生命教育之名實施,卻不代表學生對這些議題是沒有概念的,經由家庭、社會的環境接觸以及媒體傳播,學生均擁有屬於個人的經驗,甚至可以說每個學生說起生死事件或經驗都可能是一個小小哲學家,都有屬於自己的看法、體驗或經驗。

       這些經驗或是正向的或是扭曲的,或是恐怖的、焦慮的,亦即學生需要的恐怕並非我們單方面想當然爾的規劃、設計、帶領就足夠;可能更需要的是疑惑的解答或澄清(例如;人死了會變成殭屍回來嗎?),擔憂(祖父死了,我會不會一直哭下去…;媽媽不在了,以後誰送我去上學… )的保證,恐懼害怕(將來誰來照顧我…)的安心與再保證,以及面對同學或親友死亡的適當態度(如何陪伴、安慰)等。

參、國小教師實施生命教育狀況

       國小生命教育採取融入式教學,並無一定課目或特定時間進行,也無太大強制性,優點是彈性大、利於隨機教學,缺點是老師易因忙碌而忽略。近日與數所小學老師的訪談中得知,一般老師在實施生命教育時,大約可分成三大類型;

        1、主動積極型-老師本身對生命教育或某些生命議題有濃厚興趣,主動且積極的參與各種生命教育相關工作坊、進而參加進階的進修活動,不但參與創新教學或教材研發的競賽,也會加入同儕討論與分享團隊,持續增進生命教育知能與實務經驗,或是以個人方式或是成為團隊夥伴編擬主題相關系列課程與活動,在課堂中用心實施,並針對學生反應與行為表現不斷修正教材教法,也會將教學心得與成果,與校內外教學同好分享、或者示範或者教導,累積數年經驗後,往成為生命教育的典範老師。

        2、隨機型—當社會發生嚴重生命議題事件或班上學生有突發狀況,或覺得學生有需要時,老師會針對問題或學生需求尋找適切的教材或活動以及資源進行幾次教學活動,或是設法融入相關課程,或是特別找出時間進行。若班級級任老師還能結合班級經營,於課後持續進行與追蹤學生的行為與態度表現,也能獲得不錯的成效。

        3、配合行政型—針對學校行政單位或輔導室的規劃,進行相關體驗活動,例如:全校性身障體驗活動、配合母親節為媽媽洗腳活動、家事愛心兌換劵、跳蚤市場捐愛心、參觀與服務養老院…等等。不但帶領學生進行體驗活動,也會設計學習單,進行討論與分享等活動。

        當然,大部分老師並非屬於單一類型,而是視需要以不同程度遊走於三型之中。在生命教育的實施上,老師們普遍的困擾是教學工作過於忙碌與繁雜,需要配合融入實施的重要議題又太多,除了生命教育,尚有性別平等教育、媒體教育、國防教育、海洋教育、人權教育…等等,有時眼見學期即將結束,方發現有些議題忘了融入,生命教育亦然。再者,雖然知道生命教育很重要,也心心念念一定要融入教學中,在忙碌教學工作與課程進度的壓力下,也無法時時如願了!

肆、生命教育實際實施內涵

       依據筆者針對小學生生命盾牌與死亡盾牌資料的蒐集,可知學生在「生命教育」正式實施之前,對生死並非一無所知。然而,老師在實施任何生命教育內容或活動時,是否預先了解班上學生的先備知能?學生在生命教育知能與經驗的個別差異為何?學生是否對教學主題已有偏頗觀念或負向經驗?有無困惑或質疑?學生真正需要的學習內容有哪些?或是最能接受、最有收穫的進行方式又是什麼?

       很多學者對於國小實施生命的內涵有不同的看法,或從哲學倫理觀點,或從生老病死角度不一而足,一般國小教師較熟悉的有:生命教育是自尊的教育、良心的教育、意志自由的教育、人我關係的教育(錢永鎮,2000),黃德祥(2000)提出的「人與自己的教育」、「人與他人的教育」、「人與環境的教育」、「人與自然的教育」、「人與宇宙的教育」,教育部於92課綱針對「生命教育活動」的說法:「從觀察與分享對生、老、病、死之感受的過程中,體會生命的意義與存在的價值,進而培養和珍惜自己與他人生命的情操。」

       經與現場老師的訪談中可以得知,在生命教育實施之際,老師們在教材內涵與內容有很大的差異性,值得吾人關懷。

       許多教師取用之教材內容大多偏向「生老病死」中「生」的部分,最常配合自然領域的植物栽種、養蠶、動物或寵物的照顧,生命楷模的現身說法,養老院與育幼院的參觀,募發票的活動,也會有流浪狗的關照、情緒教育…等的部分。然而,有關老、病、死的部分仍偏少,且容易被忽略。老師們普遍認為學生年齡小,與老、病、死的接觸少,還不需要特別教學;有些教師則坦承自己對於有關老、病、死的基本知能較欠缺、或因本身的負向經驗或因人生中的未竟事宜,較難觸及這方面的議題。

       再者,教學內容或活動的選擇大多以老師認為重要的、可能對學生會有幫助的或是老師個人有感覺、很感動的事情、事例、經驗、體驗活動等的為主。有時因為孩子並沒有像老師一樣擁有豐富的生活經驗或歷練,感動老師的不一定能感動學生;對老師而言重要的,對孩子不一定重要或適用,除非能配合學生的發展階段、成長經驗與需求加以修改,並引發學生學習動機與興趣,例如:護蛋的孕婦體驗、替媽媽洗腳等,學生仍是被動配合,或當作好玩的遊戲而已。相反的,老師認為沒甚麼或不重要的,卻可能對孩子有影響—例如:對生病、死亡的疑惑──進手術房就會死嗎?罹癌一定會死嗎?爸媽會不會像爺爺一樣,晚上睡覺就死掉?妹妹死了會不會變殭屍回來…等。

       當學生缺乏對死亡的探討機會時,我們也就不難會在校園內看到孩子用竹子戳、用腳踩、用石頭丟擲蟾蜍、幼鳥、小狗、小貓等的場景了。

       由於學校老師們會以隨機方式、依據單一事件或個人偏愛之主題選擇並實施生命教育內容,容易讓學生在某些議題上重複學習,或進行相似的體驗活動,某些議題(如老、病、死)則可能永遠沒有機會碰觸或深入探討。國小六年下來,極有可能在生命教育上的學習仍是片段的、零碎的,缺乏完整而有系統的知能、態度、情操與行為。

       雖言,近年來,有關生命教育教材資源的取得愈來愈容易、也越越來越豐富,若老師能了解學生並非帶著對生老病死的空白經驗到教室,選擇或設計活動時能顧及學生在生命教育方面已有的知能或經驗,也能注意班上學生在生命相關議題上的個別差異,並能針對學生疑惑或困擾進行深入探討與解惑,而非僅針對現實生活中發生的狀況作隨機教學而已,則學生有福,生命教育的成效亦值得期待!

伍、老師是教室中最佳的生命教育楷模

       生命教育雖然偏向情意與態度教育,卻不能忽視認知的基礎,但也非任由學生就其既有經驗與知能分組討論、分享完即結束;仍需教師將新的知能融入各項教學或體驗活動提供給學生,讓學生主動形成自己的建構與知識,否則課前課後將沒有差異;也不可能期待學生看完影片、讀完繪本,完成體驗活動即能自動達到教學目標。更重要的是周圍重要他人的身教、家庭與學校的境教,以及生活中的無形薰陶、親師不斷的鼓勵、增強並確實落實在日常生活中。

       大家都知道生命教育楷模十分重要,校園內經常邀請各方面的生命鬥士或典範人物演講、現身說法,與學生面對面溝通,以發揮身教與楷模的效能。然而,在學校裡老師與學生師相處的時間最長,對學生的影響對大。既使未刻意進行有關生命教育課程或活動,舉凡老師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在示範著、展現著老師對生命的觀點與態度,尊重與珍惜生命的作法與程度,熱愛生命的實踐等等。

       我們無法給學生我們身上沒有的東西,如果生活周遭的重要他人──老師,無法欣賞自己與他人的生命,無法愛自己、愛他人、熱愛生命,又如何教會學生愛自己、愛他人並能熱愛生命呢?或許過去,父母和老師沒教過我們生死議題,現在,身為老師,我們得自己先努力教會自己,再教會學生。如果老師無法學會或展現對生活中的小確幸感到珍惜、感恩,孩子看見的只有抱怨、責備、不滿與憤怒;若無法展現自己是個很努力、很認真生活、熱愛工作的人,是有信心、樂觀、積極,對未來充滿希望、懂得欣賞、尊重與珍惜生命的人,學生又如何達成我們所期待的樣貌呢?

陸、結語

      生命教育的實施是神聖使命,欲使國小生命教育發揮其最大效能,進行教學的教師必須時時省思:

        1、學生進入教室接受生命教育前,已經擁有對生命教育的知能、情意、態度與經驗。

        2、個別學生對生命教育的需求與經驗,有著明顯的個別差異存在,教師在規劃、
  設計以及進行教學活動時,應該認真對待、分別重視之。

        3、國小六年的生命教育課程規劃應系統化,讓每一位畢業生均獲得完整且系統的知能與態度,不會因為授課教師不同而有所差異。

        4、生命教育是一種情感教育,情境的薰陶與教師的示範作用非常重要,師長的言行舉止是學生最佳生命楷模。

附錄一   生命盾牌一

附錄二  生命盾牌二

附錄三  死亡盾牌一

附錄四  死亡盾牌二

 


 

參考文獻

吳美蘭(2014)。生命教育在國小課程的融入與實施方式。臺灣教育評論月刊

        3(9),60-62。

吳庶深(2013)。美好的約會—電影與生命教育的相遇。

        2013生命教育國際學術研討會,97-99。

林佳媛、鄭鈴瑛(2014)。生命教育於國小實施之現況探討。

        臺灣教育評論月刊3(9),103-106。

張淑美(2013)。生命教育的教與學。2013生命教育國際學術研討會,110-112。

雲美蓮(2007)。繪本在生命教育應用之行動研究:以國小二年級為例

        (未出版之碩士論文)。國立屏東大學教育行政學系,屏東縣。

黃德祥(2000)。小學生命教育的內涵與實施。載於林思伶(主編),生命教育

   的理論與實務。臺北:寰宇。

劉佩芝(2007)。探討生命教育融入教學對國小二年級學童學習成效之影響—

        以「飛來的朋友」單元教學為例(未出版之碩士論文)。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自然科學教育研究所,臺北市。

錢永鎮(2000)。中等學校生命教育課程內涵初探。載於林思伶主編,

        生命教育理論與實務。臺北:寰宇。


* 何秀珠,國立新竹教育大學教育心理與諮商學系副教授

電子郵件:ho@mail.nhcue.edu.tw

上一篇 生命教育的內涵與實務 下一篇 己立而立人-國小教師生命意義感的轉變與關懷實踐之個案研究
回首頁
投稿專區

熱門關鍵字

  • 徵稿
  • MOOCS
  • 教育名詞
  • 教育哲語
  • 教育數據
  • 教育法令
  • 教育訊息
投稿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