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期

教育哲語-卡斯托里亞迪斯的智慧

icon_pdf 文章下載

Castoriadis's Wisdom

溫明麗

台灣首府大學講座教授兼院長

溫明麗(2015)。卡斯托里亞迪斯的智慧。教育脈動,1。取自
       http://pulse.naer.edu.tw/Home/Content/a38653e5-a224-4ddc-a7ff-a1eca3e77724?
       paged=3&insId=814d6d84-c8cf-4065-b8b7-5370b7ec93a9

自主意味著人類必須為其創作負責 ~卡斯托里亞迪斯,1997b, p.344

Autonomy means that human beings must accept responsibility for their own creation. ~Castoriadis, 1997b, p.344

       卡斯托里亞迪斯(Cornelius Castoriadis, 1922-1997)是希臘裔的法國經濟學家、精神分析學家,也是哲學家。國內對他相對陌生,但是無論在經濟、政治、社會或心理學上,卡斯托里亞迪斯都對西方社會有重大影響,尤其他對1950年代社會左派學者的影響不容小覷。姑且不論其法文著作等身,其中被譯成英文的著作涵蓋經濟社會、政治、哲學、心理等範疇,如1984年的《迷宮的十字路口》(Crossroads in the labyrinth)、1987年的《虛構的社會組織》(The imaginary institution of society)、1988年的《政治與社會集:第一卷》(Political and social writings. Volume 1: 1946-1955. From the critique of bureaucracy to the positive content of socialism)和《政治與社會集:第二卷》(Political and social writings. Volume 2: 1955-1960. From the workers’struggle against bureaucracy to revolution in the age of modern capitalism)、及1993年的《政治與社會集:第三卷》(Political and social writings. Volume 3: 1961-1979. Recommencing the revolution: From socialism to the autonomous society)、1991年的《哲學、政治與自主》(Philosophy, politics, autonomy)、1997年的《卡斯托里亞迪斯讀本》(Castoriadis reader)、2002年《論柏拉圖的政治家》(On Plato's statesman)、2003年的《無意義的浪潮興起(沈睡)》(The rising tide of insignificancy (The big sleep))等對馬克思主義、西方資本主義和科層體制批判等鉅作,更全面檢討了西方歷史、社會及文化變革的迷思,再度呼籲人類和社會均需要展現自主性的功能與意義,亦引起當時法國左派思想家的共鳴(Castoriadis, 2005),此外,其1997年的《破碎的世界》(World in fragments)一書乃統整其政治、社會、心理學和想像力的著作。卡斯托里亞迪斯對人類社會的關注及其思想的浩瀚,令人感佩,其思想的精髓值得細細品味。

        舉例言之,在經濟學上,其觀點偏離馬克思的經濟觀點,反對唯物史觀和勞動是社會進步的唯一動力,此可由他批判蘇聯帝國並非真正的共產國家,只是抄襲西方資本主義模式之「科層體制化的資本主義社會」可以證得。易言之,蘇聯帝國與西方資本主義最大的不同在於蘇聯將中央集權作為權力運作的工具(Osborne, 2013, p.17)。析言之,在卡斯托里亞迪斯眼中,歷史的變遷需要社會的認同,即需要有合理化的歷程,惟此合理化的歷程並非純然是物質的產物,部分屬於心理的活動(Castoriadis, 1997a),此心理的活動就是一種創造,因無既非依照某個理論或邏輯可以推論,也不可預測,然而人類對於不可預測的不確定性在心理上總會不甚「舒服」,為化解這種心理上的「不舒服感」,便創造了社會組織,試圖將流動的個人心理創造「固定」下來,然此舉卻可能範限人類的想像力和創造力。

         本世紀初,各國開始關注學生容易在暑假中產生「夏季學習失落」(summer learning loss)的現象,也發現弱勢社經背景學生因為暑假無法再接受學校提供的資源,於是返校後的學習便呈現低落,此等現象也被稱為「水龍頭理論」(the faucet theory);易言之,學校教育活動和所提供的資源對弱勢社經背景學童而言,猶如水龍頭的水,一旦放假,水龍頭的水就被關閉了,學生的學習也因此停擺,開學後弱勢學生也因為放假期間沒有接受到教育資源、沒有學習,而導致其學習成就低於放假前的落後現象。

        夏季學習失落的現象與之類似,只是不限於社經地位低的學生,而是在暑假的一段「暫停學習」之後,學生成績顯示低於放假前的學習成果。而且,社經地位低的學生其學習低落的情況更為嚴重(吳清山,2015;Coleman, 1990)。此等學習失落現象是否也猶如卡斯托里亞迪斯批判社會組織將抑制個人心理活動的創作一樣,即學校、教師和家長都因為無法忍受學生學習成就的不確定感,於是設定「制式的」、「一統的」課程及評量方式等教學活動,導致學生的心理活動在學期中就已經僵化或被制約,一旦學習活動停止後,已經制約的成果因為缺乏再刺激,於是逐漸消弱。為解決夏日學習失落或假期水龍頭關閉的學習低落問題,依據卡斯托里亞迪斯的論點,設法讓學習不中斷固然是個方法,但是,更關鍵的並非剝奪孩子的假期,而是平時的學習活動就必須留有學生心理活動的空間,不能把學生的思維固定化或使之僵化,否則所有的學習充其量只是「複製」或「再製」,不但夏季的學習失落無法解除,反而加速學生對學習的厭倦,甚至人類社會最終也難有進步。

        卡斯托里亞迪斯從心理分析的角度,提出與蘇格拉底相類的觀點,即認為獨立自主的個人必須持續地自我檢視,並進行批判性反思,因為社會和歷史一樣,均不可逆;社會也不是外在存在的客體,是人所「製造」出來的綜合體,其中包含動機、行動及根深柢固的文化。只是這個由人所製造出來的「成品」,無法像一般其他物品一樣,可以先被打壞後再重塑,所以每個自主的社會都端賴個人自主反省的活動。易言之,自主自律的個人(autonomous person)乃自主社會的要素,個人也需要持續自我批判,自我檢視,以開創自主社會。就此言之,社會與個人是螺旋向上串升且持續開展的動態關係,而非被理性或邏輯掌握的科學系統(Castoriadis, 2007)。據此,教育活動若能強化學生自我反思能力和養成自主自律的習慣,則縱令水龍頭不再有水,夏日假期再長,學生們也能時時自省,自我學習,而不至於發生夏日學習失落或水龍頭理論的現象。

        自主性自律的概念一直是卡斯托里亞迪斯終身奉持的信念,所以其有「自主哲學家」(philosopher of autonomy)的封號(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2015)。卡斯托里亞迪斯(2007, p. 89)特別補充說明自主性個人和自主性社會的關係,他說,

心理分析應能對自主的政治學有所貢獻,因為每個人的自我理解是促使一個人自主的必要條件……再者,人若無法生存於自主的社會,也將無法質疑其動機、行動的理由及根深柢固的文化……同理,自我反省的社會所賴以維繫的,正是由自主性的人所形構成之社會的自我反思活動。

    卡斯托里亞迪斯(1997b:344)認為,自主意味著人類必須為其創作負責。他進一步解釋,

我們必須接受下列事實,即自主乃我們在毫無根據的基礎上創建意義,並通過我們的思想、行動、勞動、作品等,為混沌訂出形式,故此等意義無法對外提出任何保證。

         由上可推,若將卡斯托里亞迪斯對於自主性、反省性和想像力的概念引入教育理論與實務中,則教育活動不應只是科學系統化的教材,也不應只講求知能成果的學習評量,更重要的是,學校必須鼓勵與支持師生發揮遐想的自由,讓想像力成為構築學校文化最直接的要素。想像力無法從科學的活動中開展出來,因為科學也只是人類的產物而非產出成品的源頭,此從希臘的史詩就可以證得,即人類透過想像力,解讀神的意旨,此也是基於想像力,人的行為方能和神的意旨相符應。人類的發展史有兩條道:一條是透過理性的理解之道:另一條則需要在政治和社會的自由意志下,發揮個人和社群的自主性,此自主性之道方是文化創意最大的動能(Castoriadis, 2007)。卡斯托里亞迪斯對自主性的論述也是18世紀以降,人類思想上最大的顛覆。

        總之,卡斯托里亞迪斯雖然未直接關切教育的議題,但其在政治、社會和哲學思想上的主張,不但可提供教育實際活動參照,作為培養自主性自律的論據,也點出想像力和創意對人與社會發展的不可或缺。今日世界各國都重視學生加值能力(value-added ability)的培養,具備創意生產力(innovation productivity)更是國際競爭力的要件,創意生產力不僅要有創意,要做出具體成品,更需要展現個人特色與人文氣息,故教育活動若欲培養學生的創意生產力,則批判性思考的反思能力和想像力勢必成為高效能教學成功與否的重要指標。


參考文獻

吳清山(2015)。夏日學習失落。教育脈動,1(出版中)。

Castoriadis, C. (1997a). The imaginary institution of society. Kathleen Blamey(Trans.).

        Cambridge, MA: MIT Press. (The original work published in 1975)Also,

        Retrieved from

        http://base.mayfirst.org/wp-content/uploads/2013/03/

        cornelius-castoriadis-the-imaginary-institution.pdf

Castoriadis, C. (1997b). The Castoriadis reader. David Ames Curtis(Trans.) Oxford,

        UK: Blackwell.

Castoriadis, C. (2007). Figures of thinkable including passion and knowledge. 

        Retrieved from http://www.notbored.org/FTPK.pdf

Coleman, J. S. (1990). Foundations of social theory. Boston, MA: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Osborne, P. (2013)(Ed.). A critical sense: Interviews with intellectuals. London,

        UK: Routledge, 2013, p. 17.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2015). Cornelius Castoriadis.

        Retrieved from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rnelius_Castoriadis

上一篇 教育哲語-柏林的智慧
回首頁
投稿專區

熱門關鍵字

  • 徵稿
  • MOOCS
  • 教育名詞
  • 教育哲語
  • 教育數據
  • 教育法令
  • 教育訊息
投稿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