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期

教室中的角色

icon_pdf 文章下載

陳豪毅*

臺東縣和平國小

陳豪毅(2015)。教室中的角色。教育脈動1。取自http://pulse.naer.edu.tw/Home/
       Content/d5dd0c5e-cd0d-4674-b6e0-e7119f9fc9ae?paged=2&insId=814d6d84
      -c8cf-4065-b8b7-5370b7ec93a9

 

 

        在我新接一個班級,將第一步踏入教室時,通常會有兩個情形,一個是學生乖乖的坐著等著你,沒有任何的雜音,他們屏息著,等待一個將來要與他們相處的特殊角色─教師;另外一種情況就顯得混亂點,大家自顧說著假期的生活,或站著不知在做什麼,感覺就像是等菜上桌,等我一進場,他們又不自覺的組織起來,產生一種騷動來回應我的現身。

        我比較喜歡後者多一點,至少我還有機會瞥見他們最真實的表情,他們吵雜,不受其他人影響「表達」自己,他們的表情雀躍似乎在「期待」什麼新生活;他們說著笑話,互相調侃彼此,展現「幽默」感;他們玩著新的遊戲,肯定是「嘗試」過後的新玩法;他們告訴好朋友新的發現,「分享」他們喜愛的事物。

        我不喜歡前者的原因正是如此,在我步入教室地板前,他們就大多是這樣了。他們害怕表達自己,怕說了錯誤的答案;他們安靜,因為他們寧可無條件的安靜也不要觸犯了規訓(discipline);他們知道要做什麼,但是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他們缺乏自信,不敢舉手發問;他們習慣將環境維持現狀,不喜歡去破壞和創造;他們無法分享想法,因為那似乎對學習來說一點用處也沒有。

        你也許會問,這樣的教室真的存在嗎?但我覺得你更應該問,這樣的教室好在哪裡?這只是兩種對比的情況,實際上的教室,可比這些描述複雜多了。

壹、不健全的社會

        一間教室,也許很多教師都會形容它為「一個小型的社會」,我百分之百認同,但我也必須承認這是個不健全的社會。姑且不論這個社會缺乏什麼東西,但是,在人的角度上來看,這根本不合常理。老師幫學生授課,準備教材,擔心孩子考不好,或者無法在下個學習階段進到好的學校,講光抄的時代或許過去了,但是迎來的仍然還是一個輸入輸出單一化,一條腸子通到底的教育環境,因為我們無法預知未來,所以僅僅守住成績即可,完成作業為重,這或許僅僅只是個餐廳,消費者點菜,服務員上菜。

         教師和學生,他們在教室裡僅僅只是兩種人。但是最大盲點是,這兩者互動關係過於形式主義、僵化,他們這兩種人守住自己的身分,是一種向內的機械式運作,老師有老師的職責、學生有學生的本分,大家一起安份守己。很少人去談教室裡的權力關係,但是實際上權力在教室無所不在,既然是權力關係,我們就必須從角色(role)開始談起。

        首先,在權力底下,學生是缺乏安全感的,在課堂裡看同一本書,就是和在家裡看不一樣。為什麼?因為,是老師指派的,同時也是必須丟出成果的,不管是心得、作文或學習單,我們老師從來很少以「無目的的目的」去開拓學習的開放性。這是極為簡單的「主動─被動」的權力結構,對於一個需要學習動機的學生來說,老師站在講臺,學生坐在椅子上聽講,是一個早已被證實無效的教學方法。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許多小學存在已久的講臺已經逐漸被撤除了,然而,那個象徵著權威時代的平臺雖然被撤除了,但是威權仍在。我提用康德美學理論所談的「無目的的目的性」並非是意圖消滅教育的動機,而是強調審美的「無利害關係」,真正的學習,難道是因為想要獲得某種東西(成績、獎品、學歷),而前進的嗎?然而怎麼做,僅只是心境的轉換,老師也需要學習,我們如果想學某種東西,老師和學生可以一起探索,設定目標後一起前進,讓教師和學生成為夥伴、互助者。

         所以,就學習來說,如果一個社會能學習呢?我們可以怎麼做?答案是,不只學生要學、老師要學、學校也更應該要學。在此我們必須拆解上述教學者的主動權,如果一名教師對教學很負責任,將教科書教完,將評量測驗完畢,提供分數給學校和家長,請問主動何在?倘若教師只是依賴口說、依賴教科書、依賴分數的漲幅,那麼主動性永遠也不會出現的。這種關係只不過是「互被動」(interpassivity),意思是,不管學生和老師多麼努力,或者多麼的萎靡,學習的意義早已經被狹隘定義了:國語、數學考高分;完成教科書中的題目。造就的斐然績效是,學生沒有興趣、考試機器、厭惡閱讀。因此,我們如何在這個小社會中建造「互相主動」的關係,讓學生在學習中練習獨立,自己能夠獨立閱讀、獨立發表想法、獨立設計、組織、領導,這才是教育者的工作,讓他們走向獨立而展現自己的道路上。

貳、設計:創造角色

        長期以來,我們時常關注老師怎麼教,大量的創造方法;同時,教育部面對社會多元的需求,將大量的議題丟入教學現場。老師要教一堆東西,學生要學的也是一堆,哪來的空間去創造角色呢?

        首先,我的觀點是,教育者必須要先能夠掌握教材,在一定限度上自己透過設計教材、編選學生學習的主題,並且了解學校環境和學生的生活,將教科書以往的工作移到自己身上。我們必須能夠先自己擺脫依賴,掌握媒材,才有可能創造,並且驅動教室中那些對世界懵懵懂懂的小個體。再來才是學生如何學,將學習的重點放在學生學習路徑的創造上,你才有可能幫他建立學習成功的戰績,因此,問題是,學生的差異如此之大,你如何去掌握呢?

        正是因為無法掌握課室裡每個不同的差異個體,因此更不需要去強硬的介入和取代。學生擁有他自己的劇本,所以身為教師,必須去給予學生扮演角色的權力,儘管他會很慢,但是你必須給他工作,這種工作不是只把書讀好,他更大的關鍵是練習獨立。

        如果你有機會看到小孩自己玩扮家家酒你就會明白,他並不是扮演,而是「發作」(act out)。讓學生發作的意義是,讓他擺脫以往教師在場所引起的害怕、約束、規定等等的束縛,給孩子空間和時間去發揮,那麼它就能夠自己動起來,而且實質上還是一種自力演繹的藝術行為。

        教師的工作應該是,蒐集和處理資料;設定目標和矯正方向,針對每個學生的反應和眼神,去給予他所認為不可能勝任的角色。別管進度了,如果你想要跟著他們有意義且快樂的前進,那麼一開始的設計工作很重要,確立一個主題,讓孩子在裡頭自己找尋目標。我的意思並非要孩子拋棄識字、放棄算數基本的技能,而是讓他們明白你的理念,跟著你的風格一起去挑戰。試問,一個考高分的孩子和一個能大方表現自己想法的孩子,哪一個會得人喝采,哪一個更有機會在未來,在一個教師所不知道的未來中,得到一個在未來「被發明」出來的工作呢?

        所以教師的解決現實困境的方式是去「設計」,雖然這個詞一直以來都被歸類在美術學門,一個被認為沒有錢途的工作領域,或是一直以來都被認為,如果沒有美術天分,就沒有機會的學門。但是,教師難道不應該是個設計師,難道應該等待新的教科書出版或教育部頒訂新法規後才能工作的人?難道針對環境所設計的學習單沒有教師的一點想法?設計不應該被用錯地方,不應該只是為了表面的形式給定義。事實上,我真切的認識到,有許多教師創造出超厲害的教學設計,他們所規劃的活動和課程,不僅好用也有效。然而我們更應該組織起來,而且了解學生的學習並不是完成教師的安排,而是要延續、開拓學生自己的可能性。

        所以學生的角色有什麼可能性?教師設計的方向應該如何?是需要重新斟酌的!首先,教師的設計必須要讓學生能自己動手,而非單純只是用耳朵聽講,用眼睛觀看。如果你要教學生一公畝地的大小,你可以怎麼設計?何妨讓學生動手在操場丈量,讓學生自己標示一公畝的大小,讓他告訴你一公畝有多大。在這種想像中,學生可以是丈量者、組織者、規劃者、發言人,而常常在臺上說話的老師們不要努力錯了方向,讓他們知道你要看見什麼,下達指令、規劃工作內容,這就是設計。

        在教學現場,學習目標必須劃分的很詳細,比如你要讓學生認識新詞,你可以請學生上網找圖片來說明新詞(目標:搜尋、判斷),你絕對有能力教他製作簡報(目標:資訊技能、編輯能力),給他時間介紹他的報告(目標:口說表達、舞臺自信)。方法皆有可能,但總比教師用嘴巴講好,總比用教科書廠商給的光碟來的真切。學習目標詳細且必須具有總體性,因為總體性的意義是跨領域連結的建立,至少讓知識的認知路徑不再被學科切分。

參、角色的可能性

        從群體的角度來看學生,如果單純將學生設定為觀眾時,他們大多扮演的是大眾(mass),如果將學生導向主動性的學習過程中,他們才有可能從教學中的使用者(user)幻變成為諸眾(Multitude):容納多種(multi)學習態度(attitude)的學習團體。它所指向的目標是小說式的情節,讓每種角色發揮他的特質,儘管是配角也應該要具備它應有的生命力。教育界目前盛行的「合作學習」、「學習共同體」都是極棒的例子,它都是一種理念,而非方法,因為,每個地區、每個家庭下所組成的學生群體都極為不同,但重點是,尊重學生的多元和維持教師的創意。

        從個體上來談,學生也分為害羞內向和大膽外放等等,他們是極具差異性的,如何尊重並且協助每種差異的個體是種藝術,此差異化的教學是創造整體性(totality),背後的終極目的是認識自己(identity)。但也別忘了,老師也是有風格的,建立教師自己的風格是心靈的照料技術,專業知識永遠都只是工具,我們的孩子需要不同的思考去面對不同的社會和世界,偉大的教師都是在心靈上和學生對話與輔導。

        我認為,真正的學習者是能在角色上不斷變換的。數位化時代、科技技術的加速進展,讓學生乃至於各種社會工作都不再單一,未來的工作是多重任務(multitasker)導向的,人類的智識在氾濫的資訊社會中也在進展,可以同時處理多種課題變為一種本能。因此我們如何運用多種的觀察,並創造教室內多元角色的融合和混搭可以說是種前社會的遊戲,更重要的是,讓學生扮演好自己天生的性格,發揮潛能。而我是這麼做的:

        第一:開發學生的多種學習感官

        我們太仰賴視覺了,儘管閱讀是獲取知識的最好方法,然而我們卻也從未正視過其他感官的能力。聽力是很棒的學習路徑,我讓學生觀看與教學主題的影片,讓他們多聽,我也讓他們練習打逐字稿,它是一種藉由聽,轉化為文字的過程,聽得懂就打的對,它的層次包括聽得懂音(signifier),再來是聽得懂意(content)。再者是「觀看」,約翰‧柏格(John Berger)在《觀看的方式》中提到:「觀看先於語言,孩童先會觀看和辨識,接著才會學會說話」,觀看的方式決定了知識和信仰的角度。我讓孩子認識圖片,學會描述圖片,用眼睛明確而客觀的說話,例如:我看到一張紙飄在空中,有個帶著黑色高帽的男子,手拿著雨傘,雨傘被風吹得翻了過來....。尤其在中文裡,過多的修辭與華麗的詞藻取代了孩子的眼睛,他們變得不夠客觀,因此多有貧乏和矯情。我要告訴各位,我們不是太依賴文字,而是我們太依賴同一種解讀(de-coding)路徑,我們應該在教學的途徑上逆轉(reverse)認知的流程。想想,最有能力用圖像、語言、聲音和場景說故事的人是誰?是電影導演,因為他們不斷逆轉其中的表現方式,使其意義不斷流轉,因為每個人認知世界、解讀訊息的方式都不同。

        因此,我的孩子們自己尋找圖片,它們是「搜尋者」,必須自己學會過濾。教室裡我們時常使用平板和網路,如果你沒有資訊工具也沒關係,因為真正可以讓他們學習的方式是「編輯」,學會編輯可以從報紙、雜誌或任何文宣品上獲得,他們也得知道美工排版對於視覺閱讀的舒適感;我讓他們透過影片學習,自己看影片去嘗試製作小東西和多種文創作品;我們用他們在雨後抓來的蝸牛製作蝸牛食譜,親自烹煮,它們可以是「廚師和美食品嘗家」;我們在綠色主題課程中做出一臺水冷氣機,放在教室讓大家涼快上課,它們是「自造者(Maker)」,也是材料的「蒐集者」;他們自己依照主題拍照,記錄生活環境和感覺,我無法取代他們任何的情緒,他們必須學會掌握和表達內心的東西。我實在不知道一個僅僅只學過幾堂攝影課的孩子,何以拍得像藝術家一樣好,它們是天生的「攝影師」。所以,如果你還認為學生只能當觀眾那你真的扼殺了他們的潛能,利用角色的扮演和任命,他們可以在課堂上學的更好,而且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那不是很有效嗎?

        第二:不斷變換的「劇場」

        我無法為自己找到一個最佳的教學方法,因為每一堂課室即使是同一種學科,都因為每天學生的狀況和學習的回應程度,而得即時重新修正。在工具上,我使用的網路協作平臺,Google雲端是我最常使用的媒體,它整合了多種文書處理的工具,並且能即時共同編輯和校訂,我利用它同步(Sync)的優點,讓大家可以在每一分鐘都能夠因為任務在身而隨即投入學習狀態當中。傳統的課室必須要解決的問題是,當我們要求學生關注在老師的演說上時,很多時候就浪費掉了學生學習的時間,因此能夠共同一起工作是一種令人感到興奮的狀態,每個個體都奉獻心力的現場即是「劇場」。

        這種劇場觀念來自於將自我脫離教學現場的觀看,是我正在觀看自我的試煉。正因為這種後設的視界,讓我開始凝視學生的學習狀態,當他們開始玩筆、抖腳或者放空時,我知道他們已經退居幕後,和整齣戲也無所關聯。事實上,教學現場也有它自己的角色─空間的屬性。我嘗試讓孩子們上臺當老師,讓空間改變,也許他們會僵硬地站著,因為他從沒有經驗練習屬於自己的演說場域,因此他們當然會慌張失措,我願意等待,我充當主持人,讓他們討論的話題周旋在興趣和文本脈絡中,你去需引起他的好奇心,教學者有必要讓學生自己引導一件事情,他們自己所引發的事件讓空氣的氛圍變化了,課室劇場的張力才能夠被感知到。

        教師是主持人,所以一堂課能夠變成綜藝節目,或者闖關活動;教學者可以是教練/師傅,所以課程能夠幻變為練習場、工作坊;這些都是劇場的想法,因為你必須安排種種情節和轉折點,讓他們隨時準備進入新的對話情境,一堂課或許不足以看見成效,但是多樣試驗的累積,將讓學生更能隨機應變,將教室內的客人一起拉上臺演戲吧!在我的課室裡頭,有很多的嘗試,有時候我設計的很完整,但學生無法百分之百完成,也有些嘗試無法開始,因為時間和體制的不允許,但總算是試過了。

        在種種激情和沉靜後我才開始明白,教師產生了自己的經驗,學生也才能從經驗中驗證。得到的結果也許是失敗,但是這種學習方式要強調的是劇場式的過程,而非演出後的喝采。是一種藝術不是作品(Art without work)的概念,這種概念對教師而言強調的是教材的重整、規則的破除和教學風格的建立;對學生來說,是種不怕失敗的心智、信心的建立和自我的現身(self reification)。或許人生總如戲,但教室中的生命是不是共同體,需要更多的衝撞和拆解能夠發生,因為那是角色生命最撼人的敘事。


*陳豪毅,臺東縣和平國民小學教師 

電子郵件:obeyrabit@gmail.com

 

上一篇 IPAD AIR-一個翻轉教學策略IPAD AIR- A Flipped Teaching Strategy 下一篇 MOOCs融入數學科翻轉教學模式Using MOOCs Platform (Jun-Yi Academy) for the Flipped Teaching in Mathematics
回首頁
投稿專區

熱門關鍵字

  • 徵稿
  • MOOCS
  • 教育名詞
  • 教育哲語
  • 教育數據
  • 教育法令
  • 教育訊息
投稿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