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期

美國大學創業教育及其啟示

icon_pdf 文章下載

王順平

國家教育研究院教育制度及政策研究中心,技職教育組

王順平(2015)。美國大學創業教育及其啟示。教育脈動4。取自
       http://pulse.naer.edu.tw/Home/Content/f94bc8e4-7cde-47a0-
       95b9-59199beb9ec4?paged=3&insId=af2e89d7-4c33-4f9d-
      a680-9aeb9324095b

壹、議題重要性

       20世紀中後期,創業型大學在英國、美國、芬蘭等西方國家勃然興起,創業教育應運而生。美國創業教育經歷幾十年的摸索,在課程設置、資源積累模式及實踐檢驗機制等方面,積累了一些有效的經驗,為起步較晚的我國大學,提供了可借鑒的經驗。

       美國的創業教育已被納入國民教育體系中,其內容涵蓋了從中小學到研究生的正規教育,是一個比較完整的教育研究體系。它憑藉在創業領域的優勢,不斷推動著世界創業革命的車輪,影響並主宰著全球經濟。美國取得的成果使人們認識到創業教育對國家發展的重要性。美國大學的創業教育在教育理念、組織模式、課程體系和師資引進等方面的成果,對促進我國創業教育有其借鑒意義。

貳、美國大學創業教育的探究

       培養具有創新精神和創造能力的人才,越來越受到世界高等教育的關注和重視,創業教育則是培養學生創新意識和創造能力的重要方式。正如考夫曼基金會(Ewing Marion Kauffman Foundation) 主席施拉姆(Carl Schramm)所說,美國若想在世界上處於經濟和政治的領先地位,就必須重視其核心競爭力。除了創造力和創新精神,其他因素都不具備提升一個國家引領國際的能力(The Aspen Institute, 2008)。由此可見,創業教育在美國高等教育領域具有重要地位。美國大學創業教育興起於 20 世紀 40 年代(Katz, 2003),至1970年,已有16所大學提供創業課程(Vesper & Gartner, 1997),至2005年成長百倍,達到1,600所(Kuratko, 2005),目前已有超過2,000所美國大學院校開設創業課程(Cone, 2011),其教育模式在滿足社會對創新人才需求的過程中不斷發展和完善,形成了自己獨有的特點,其規模與影響力不容忽視。

一、發展動力

       美國大學的創業教育是美國歷史進程中的必然產物,與美國的政治經濟、教育發展、就業有著密切的關係。總體來看,美國大學的創業教育按照發展歷程可以劃分為三個階段:萌芽階段、發展階段和完善階段。在此發展過程中,則由利益關係人(stakeholders)因應社會變遷和時代需求而使創業教育成長茁壯,其中政府政策提供發展養分,經濟發展和時代需求則形塑創業教育的發展軌跡。

        (一)政府政策提供創業教育發展養分

       19 世紀末,美國經歷了南北戰爭、西進運動、世界大戰等幾次大規模的社會變革,政治、經濟等領域都受到了很大影響。為了穩固其在世界上的霸主地位,美國開始實施一系列經濟復甦的政策,如鼓勵創新、支持競爭、成立專利局等。在此大環境下,為滿足創業者的需求,1947 年哈佛大學商學院教授梅斯(Myles Mace)開設了「新企業管理」課程。這一課程被後來許多學者稱為創業教育的第一個課程(Katz, 2003)。美國大學的創業教育由此誕生。

        (二)經濟危機促進創業教育迅速成長

       二戰後,美國進入大工業時期,經濟得到了飛速發展。1933 年羅斯福新政頒佈之後,美國社會的經濟結構制約了中小企業和創業教育的快速發展。1970年,全美提供創業教育課程的學校只有16所。1973年,非洲東北部與歐亞大陸西南部地區爆發了嚴重的石油危機,美國受到影響,經濟嚴重倒退,國家陷入通貨膨脹、工人大量失業的處境。為改變這一局面,美國政府相繼頒發了一系列促進中小企業發展壯大的政策法令。在中小企業的帶動下,創業教育迅速發展起來。

        (三)時代需求推動創業教育發展完善

       隨著知識經濟時代的到來,全球化競爭不斷加劇,中小企業及其產品的生命週期急劇縮短。在當今瞬息萬變的資訊化時代,企業若想尋求適合自己生存發展的環境和模式,就必須不斷地在複雜多變的環境中抓住商業機遇、提高風險意識、創新管理。為迎合社會發展需求,美國大學致力於豐富創業教育的研究。時代變遷和社會發展的需求促進了美國大學創業教育體系的不斷完善。

二、發展成效

       創業教育模式是指在創業教育活動中以一定的教育理念和社會需求為原則,為實現培育目標而形成的教育型態,一般包括指導理念、組織模式、課程設計、師資甄聘等要素,並由這幾大要素構成一個相互作用的動態變化系統。以下是美國大學創業教育的重要成效:  

        (一)豐富的創業教育理念

       起初,美國大學並沒有固定的創業教育指導思想。隨著創業教育理論和實踐的不斷發展,教育界逐漸形成了多面貌(multi-faceted and multi-dimensional)的景象(Bechard & Gregoire, 2005)。

       首先是強調教育內容的學習取向理論(academic theories),強調內容的經典性與學術性(Neck & Greene, 2011);其次是強調教育應與社會結合的社會取向理論(societal theories)(Bandura, 2001);再者是強調學生意向(Thompson, 2009)與自我效能的學生取向理論(student-centered theories)(McGee, Peterson, Mueller, & Sequeira, 2009);最後則是綜合取向理論,主張將前三者結合,兼顧心理、社會、與教育性,使創業教育在教育內容的傳遞中促進個人成功和社會發展。

       20世紀 70年代美國社會經濟結構產生劇烈的變化,中小企業的迅速發展壯大為美國創造了巨大的社會財富。美國大學為適應創業者以及創業活動的不斷發展,在其內部逐漸形成了創業教育的概念。最初的創業教育以追求實際功效,即「企業家速成」的教育理念為指導。這一時期的代表人物所羅門(Solomon)指出,創業教育的核心價值和目標是幫助創業者找到各種商業機遇和商業點子,並為美國社會創造利益和價值(Solomon, 2007)。

       隨著研究的深入,這一具有功利主義色彩的思想逐步演變為以培養創業精神和創業素質為核心的非功利主義創業教育指導思想。創業的成功與簡單地透過知識技巧創辦企業生成財富不同,它需要創業者具有完備的創業素質和持之以恆的創業精神(McGee et al., 2009;Sarasvathy & Venkataraman, 2011)。這種新的創業教育理念不僅解決個人就業問題,而且根據個人特長和興趣愛好促進創業綜合素質的發展,將創新精神和創業特質傳遞給個人,並內化為自己的創業素質,培養革命性的創業一代(Fretschner & Weber, 2013),美國創業巨擘如微軟的比爾蓋茲和臉書的祖克伯都是極佳的典範。創業教育理念由功利主義到非功利主義的轉變展現了創業教育指導思想的進步性和前瞻性。

        (二)多樣的創業教育模式

       美國大學創業教育迅速有效地發展得益於其個性化的培養方式和多樣化的組織模式。從總體上看,美國大學創業教育的組織模式主要有五種:聚焦模式、協作模式、磁石模式、幅射模式和混合模式(Katz, Roberts, Strom, & Freilich, 2014)。五種組織模式分別依據不同院校的培養目標設立,旨在提升學生的創新能力和創業技巧。

       聚焦模式(focused model)是較為傳統的教育模式,哈佛大學商學院是這一模式的典型代表。該模式具有高度系統化和專業化的課程內容,日常的教學管理和經費籌措由商學院或者管理學院負責。在此模式下,學生逐步獲得認同感、使命感及創業熱情。目前,哈佛大學MBA畢業生中有40%的學生追求創業型的職業生涯,如創業者、風險投資者以及創業諮詢顧問(National Agency for Enterprise and Construction, 2004)。與聚焦模式相較,協作模式(collaborative model)係由兩個以上的系所協同負責課程的安排與經費運用。

       磁石模式(magnet model)是基於學科的交叉融合及學生間的思想交流與碰撞形成的。該模式一般會在學院成立創業教育中心(bringing a campus to a central place),開設面向全校所有學生的課程,即吸引全校學生至創業教育中心,以進行相關培訓。大學的商學院和管理學院負責磁石模式所有專案的規劃和運作,包括教師招聘、經費籌集和專案運作。目前,磁石模式是創業教育模式中最為普遍的一種組織形式,其比例約占所有模式的 58%。杜克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百森商學院等都採用這一模式。

       幅射模式(radiant model)與磁石模式皆屬全校性(university-wide model)的創業教育模式,與後者相較,前者亦設一統籌辦理單位,並向全校招生,但其實務運作是到各系所開辦相關培訓作業(distributing resources across a campus)。

       混合模式(mixed model)是上開模式的混合形式,該模式由學校成立的創業教育委員會協調指導,不同學院分別負責與其相關的師資、項目以及經費;在課程設置方面,依據不同專業的學生,將創業教育的課程和他們的學科背景結合在一起,並強調全校教師的參與。這種組織模式不僅有助於不同學科背景的學生進行創業知識和技能的共用,而且有助於不同專業的教師進行交流和溝通。美國用此種組織模式的大學比較少。

        (三)系統的創業教育課程

       在課程設置方面,以史丹福大學的創業教育為例,史丹福全力把創業教育和文、理、工相互滲透,鼓勵學生選修其他領域的課程。此外還滲透到基礎課和綜合課程中,在基礎課上,注重拓寬基礎性課程,減少專業課程,打破科系間人為的壁壘,把基礎教育與專業教育緊密結合,以加強學生的通識教育,為學生以後創業打下良好的理論根基。在綜合課程上,大量開設科學技術與社會科學等綜合性跨學科課程。展現「理論與實務緊密結合,學院與業界良性互動」特點的專門創業課程,內容極為豐富,包含了創設一個公司的各層面,如融資技巧、整合資源、招聘員工、企業規劃、商業企劃、法律知識等一系列課程,同時允許不同院系的同學選修,開設綜合性跨學科課程(Kauffman, 2013b)。

       總括來說,創業教育強調以創業為核心來設置課程,學習的內容涵蓋了創業者從創建新企業到經營、管理建立的企業所涉及的各層面。除了在課堂上教授理論知識外,還注重培養學生的溝通、協調能力、創新能力、合作精神、創業意識和創業熱情,這些都是創業者創業所必備的品質。可見創業教育課程的模式強調整合性的特徵,突出培養學生將理論知識運用到現實環境的實踐能力和面對不確定性環境的應變能力。

       在美國大學的創業教育整個課程體系中,課外活動也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一般而言主要活動有大學內部方案和社會拓展方案兩大類,包括了創業計畫大賽,實習以及研討會、專題講座、育成中心等15個小類。以下主要介紹和我國大學比較類似的三類活動:

       第一類是創業計畫大賽。從某種意義上說,創業計畫大賽成為知識經濟時代美國經濟的直接驅動力。而這些競賽性質的創業活動能夠很好地將市場的一些運行機制帶到校園中,使得創業的精神能夠及早深入學生的心中,以利培養學生的創業意識和創業能力。以史丹福大學的「校園創業計畫競賽」為例,它完全由學生發起和籌劃,是創業者就某一項具有市場前景的新產品或新服務向投資家遊說以取得創業資本的商業企畫。它不是單純的、個人的、集中在某一科系的學生競賽,而是以實際技術為背景,跨學科的、優勢互補的、團隊之間的綜合較量。透過比賽選拔有潛力的創業者,協助爭取到廣告商、投資商的支持,使其計畫能夠直接在「育成中心」裡進行演練。

       第二類是企業育成中心。企業育成中心是學校幫助學生實現他們的創業活動的一個平臺,一般學校會在辦公場地,設備以及創業的經驗方面提供支持。現在美國約有220多個企業育成中心和設備來培養新的企業,約有五分之一是由大學主辦,其中比較著名的是加州大學柏克萊大學的校園育成中心,它接收不同類型的創業冒險活動,使學生們有機會接觸到當地的公司團體,從而培育出未來的企業開創人才。

       第三類是創業論壇。一些學校設立了創業論壇,如百森商學院的「創辦者節」,為校內學生之間、學生與校外人員之間創業沙龍交流提供了便利。一些成功創業家參加論壇,與學生座談交流,可以使學生瞭解到他們在創業過程中的一些經驗,學習他們的創業理念,激發了學生的創業熱情(Katz, 2003;Solomon, 2007;Griffiths, Kickul, Bacq, & Terjesen, 2012;Hechavarria, Renko, & Matthews, 2012;Kauffman, 2013a;Rideout & Gray, 2013)。

        (四)專業的創業教育師資

       美國大學創業教育的師資由專職和兼職教師組成。兼職教師大都有著豐富的教學經驗和社會實踐經驗,採用案例研討、論壇、實地參觀學習等方式為學生提供指導。還有一些教師與企業進行長期的科研合作,並在企業擔任相關職務。他們不僅有專業領域的知識,而且有豐富的商業經驗,在教學中能夠融入親身經驗,實現創業教育中經驗知識與實踐運用的有效融合。

       美國大學十分重視創業教育的師資培訓,並給予一定的激勵措施,鼓勵教師提升自己的專業素質。例如,百森商學院的普萊斯-百森夥伴學程(Price-Babson College Fellows Program, PBCFP)從 1984年到2008年培訓了全球52個國家的495個學術機構、政府組織和科研基金會的1,600多名研究人員和創業者,切實提高了創業教育師資的專業性(The Aspen Institute, 2008)。

參、啟示

       2015年3月3日,大陸發跡的國際企業家-阿里巴巴集團總裁馬雲來臺參訪並發表演說,馬雲在臺大分享他創立阿里巴巴15年的三大創業體驗,包括學習英文讓他學會西方思考、教書經驗讓他學會與人合作、而失敗的教訓則是人生最大財富,也給年輕人「樂觀積極、自我檢視及堅持到底」等三大建議,馬雲並認為現在是創業的最好時代(中商情報網,2015)。而從上開對美國大學創業教育發展歷程與重要特徵的理解,對我國創業教育現況的啟示如下:

一、培植創業社會文化氛圍

       德國社會學家Max Weber指出,新教倫理是資本主義發展的文化根源。美國的清教徒文化對於美國社會的自由、進取、敢於冒險的精神具有深遠影響。清教徒崇尚樂觀、自由、進取、務實的生活態度引領著美國人開疆闢土、追求財富。因此,美國先進的創業教育理念中包含許多清教徒的文化和精神。這種敢於創新、奮力進取、大膽求實的美國精神促進了美國研究型大學的創立和創業教育的繁榮發展。

       我國雖有「唐山過臺灣」的創業傳統,但社會文化中仍有消極成分制約著人們創新精神的培養。要培植大學的創業文化,應在傳統文化的基礎上不斷推陳出新,激發人們的創業精神和意識。當創業文化蔚成風潮並成為引領社會文化的主流時,創業教育才能在教育體系中蓬勃發展。

二、營造創業教育生態系統

       在創業教育的生態系統中起決定作用的是政府、企業和大學(Triple Helix model)。首先,政府頒布的相關政策和提供的資金支援是創業教育能夠開展的堅強後盾。其次,社會資源的巨大潛力是大學創業教育開展的有力保證,其中產學合作模式是社會資源融入學校教育的最佳典範。在該模式中,大學師生進入企業不僅可以獲取最直接的實踐經驗和專案的資金支援,而且教師可以將自己的研究成果借助企業的平臺進行轉化,產生商業價值。這種產學合作模式可以加強學校對外界環境的適應能力和對社會需求的敏感度,使學校內部學術的商業價值得以展現。

       因此,我國大學應嘗試建構一個政府、企業和大學良性循環互動的創業教育生態系統,依靠多重合力整合社會資源,促進大學創業教育的不斷發展。

三、建構創業教育課程體系

       經過多年實踐,美國探索出了系統而完善的創業教育課程體系,涵蓋了創業意識、創業知識、創業技能和創業實務四大方面。基於多樣化的創業教育組織模式,其課程涉及全校不同的學科,學生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結合所學專業進行多樣化選擇。我國大學的創業教育課程當前亦朝目標性、系統性、可行性和相容性等方面發展。以下是可參考的一些方向:

       第一,我國大學在建構創業教育課程體系方面可以嘗試文理工結合,形成跨學科的綜合課程體系。例如,在教育學科背景下開設電腦網路課程、市場行銷課程,並將其設計為各學院的選修課,以打破學科之間難以融合的局面。

       第二,為培養學生的創業意識和創業精神,大學可以開設相關的必修課,以幫助學生轉變就業觀念,並逐漸扎根至中小學,使創業根苗及早萌芽,以期開枝散葉。

       第三,大學應建立創業教育的實踐操作平臺,發揮不同學科的優勢來組織創業團隊,實現不同學科創業的相互融合。

四、引進創業教育專業師資

       創業教育的有效開展離不開專業的師資。創業教育較強的實踐性特點要求教師必須有先進的教育理念和豐富的創業實踐經驗。

       我國大學的創業教育起步較晚,仍有諸多層面仍待繼續深化耕耘。在此情況下,我國大學應聘請知名企業家、技術專家、成功的校友企業家做兼任教師,他們可以透過講座、專題教學、諮詢顧問等方式向學生傳遞真實、生動的創業經驗,提供最新的創業資訊。由於專任教師在教學目標、課程設計及實務教學方面發揮主導作用,大學應鼓勵教師去企業學習和實踐訓練,以加強師資的專業性,保障創業教育得以有效進行。

參考文獻

中商情報網(2015.3.4)。馬雲在臺演講:現在是創業最好的時代

        取自http://m.askci.com/chanye/36455.html

Bandura, A. (2001). Social cognitive theory: an agentic perspective.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52, 1–26.

Bechard, J., & Gregoire, D. (2005).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research revisited:

        The case of higher education.  Academy of Management Learning

        and Education, 4(1), 22–43.

Cone, J. (2011). Teaching entrepreneurship in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how (and why) a new academic field is being built.

        Retrieved from 

        http://www.kauffman.org/entrepreneurship/

       teachingentrepreneurship-in-colleges.aspx.

The Aspen Institute. (2008). Youth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in America:

        a poliicymaker’s action guide.Retrieved from

        http://www.Babson edu/ESHIP/outreach-envents/sylnposia/

        ,2008-03-15 ProjectID=756

Fretschner, M., & Weber, S. (2013). Measuring and understanding the effects of

        entrepreneurial awareness education.

        Journal of Small Business Management, 51(3), 410–428.

Griffiths, M., Kickul, J., Bacq, S., & Terjesen, S. (2012). A dialogue with William J. Baumol:

        insights on 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education.

        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ce, 36(4), 611–25.

Hechavarria, D. M., Renko, M., & Matthews, C. H. (2012). The nascent

        entrepreneurship hub:goals, entrepreneurial self-efficacy

        and start-up outcomes. Small Business Economics, 36, 685–701.

Katz, J. A. (2003). The chronology and intellectual trajectory of

        American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1876–1999.

        Journal of Business Venturing, 18, 283–300.

Katz, J.A., Roberts, J., Strom, R., & Freilich, A. (2014). Perspectives on the development

        of cross campus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ERJ, 4(1), 13-44.

Kauffman. (2013a).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without boundaries:

        Kauffman Campuses seek to make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a college-wide experience. Retrieved from 

        http://www.kauffman.org/entrepreneurship/kauffman-campuses.aspx

Kauffman. (2013b).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comes of age on campus.

        The challenges and rewards of bringing entrepreneurship to higher education.

         Retrieved from 

         http://www.kauffman.org/uploadedFiles/eship-ed-comes-of-age_report.pdf

Kuratko, D. F. (2005). The emergence of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development, trends and challenges. Entrepreneurship

        Theory & Practice, 29,577–98.

McGee, J. E., Peterson, M., Mueller, S. L., & Sequeira, J. M. (2009).

         Entrepreneurial self-efficacy: refining the measure. 

        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ce, 33(4), 965–88.

National Agency for Enterprise and Construction. (2004).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at University: a benchmark study.Retrieved from 

        http://www.ebst.dk/file/3053/Entrepreneurship_2004.pdf

Neck, H. M., & Greene, P. G.  (2011).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known worlds & new frontiers.Journal of Small Business Management,

        49(1), 55–70.

Rideout, E. C., & Gray, D. O. (2013). Does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really work?

        A review and methodological critique of the empirical literature on the effects of

        university-based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Journal of Small Business Management, 51(3), 329–51. 

Sarasvathy, S., & Venkataraman, S. (2011). Entrepreneurship as method: open questions

        for an entrepreneurial future.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ce, 35(1), 113–35.

Solomon, G. (2007). An examination of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Journal of Small Business and Enterprise

        Development, 14(2), 168–82.

The Aspen Institute. (2008). Youth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in America:

        a policy maker's action guide.Retrieved from

        https://www.aspeninstitute.org/sites/default/files/content/docs/pubs/YESG_Policy_Guide.pdf

Thompson, E. R. (2009). Individual entrepreneurial intent:

        Construct clarific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an internationally reliable metric.

        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ce, 33(3), 669–94.

Vesper, K. H., & Gartner, W. B. (1997). Measuring progress in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Journal of Business Venturing, 12, 403–421.

上一篇 德國職業定向計畫對我國職業試探教育之啟示 下一篇 日本小型國小裁併校作法對我國的啟示
回首頁
投稿專區

熱門關鍵字

  • 徵稿
  • MOOCS
  • 教育名詞
  • 教育哲語
  • 教育數據
  • 教育法令
  • 教育訊息
投稿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