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期別 > 第17期 :國際教育 > 國際教育迷思解析與未來發展

第17期

國際教育迷思解析與未來發展

X
icon_pdf

APA引註

詹盛如(2019) 。國際教育迷思解析與未來發展。
教育脈動 ,17。
取自https://pulse.naer.edu.tw/Home/Content/3cdab9f2-9bde-4a48-91e9-afe818e69267?insId=a270af5e-1a48-429f-8e5f-5f1e4f8b2d72

詹盛如*

摘要

        國際教育是當前教育發展與改革的重點,許多國家與地方政府紛紛提出政策、制度與措施,但實質核心理念與價值卻較少觸及,甚至隱含不適切觀點與意識形態。教育人員與家長需要秉持合宜的價值觀,方能有規範與導引,最終成就學生多元國際視野。有鑑於此,本文解析常見的國際教育迷思,企圖打破地理區域、語言、城鄉、本土化、階級,以及學科窄化所造成的偏頗,引導健全的策略發展方向。同時,在全球人口流動、地緣政治變遷、科技蓬勃發展、學生核心素養以及國際學習的劇烈轉變下,作者亦指出未來國際教育的關鍵發展方向,作為政府之依據與參酌。

關鍵詞:國際教育、價值、未來發展

壹、前言

        教育部自從2011年發表「中小學國際教育白皮書」已經有8年歷史,除了中央政府政策宣示與支持之外,中小學亦投入國際教育課程發展、活動與交流,不少地方政府也開始把國際教育當成核心業務,積極融入現有教育體制與架構當中。例如:臺北市於2018年發表「臺北市國際教育中長程實施計畫—建構全球素養及未來」、彰化縣亦於同年出版「彰化縣全球連結教育白皮書」,而高雄市教育局從2015年開始設立「資訊與國際教育科」。這些現象在在顯示,各級單位已然認為國際教育是年輕學生必備的能力,需要藉由更系統、前瞻與革新的方式,來推動學生之國際觀與跨文化能力。

  然而,正當各界日益接受國際教育之核心意義時,由於價值扭曲、殖民經驗、菁英主義的追求,以及缺乏國際鏈結的機會,引發諸多迷思/迷失,導致中小學在實務運作出現若干缺失與偏頗。本文將透過個人在現場的觀察與省思,釐清這些迷思、障礙與偏頗,提供更為健全的國際視角,同時本文亦簡要探討未來國際教育的發展趨勢,協助政策與實務長期推動之參考。

貳、迷思解析

  國人對國際教育迷思涵蓋許多範疇與向度,有些觀點似是而非,不全然正確,但是需要更精細的澄清與關照,否則長期會有扭曲發展的疑慮,以下指出10個議題,提供各界參酌。

一、宜兼顧地理區域平衡,勿只重歐美,輕發展中國家

  國人習慣歐美、日韓與紐澳的思維與邏輯,主動了解這些國家並期待與他們交流互動,並沒有不好。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合宜健全的國際觀,需要兼顧地理區域的平衡性。我們除了解已開發國家之外,對於東南亞、中東歐、非洲、阿拉伯世界、中南美洲等發展中國家的教學與活動,應更多能提供給年輕一代進行探索與認識。特別是不能有崇洋媚外,以及夜郎自大的心態,國人有時看到歐美人士容易過度吹捧,遇到發展中國家人民則露出輕忽甚或歧視的意味,這些都是很糟糕的國際觀。國際教育應在幫助國人發展出不亢不卑的心理素質。

二、生活中俯拾皆是廣博的「國際觀」材料

  許多報章雜誌經常在批評國人缺乏國際觀,認為我國特殊的外交困境,導致國人缺乏參與國際組織、缺乏與國際政治經濟的鏈結,導致對國際社會缺乏了解。事實上,這類觀點偏重的是「國際政治經濟」,跨國間的外交關係、衝突、利益與和平等。但是國中與國小學生需要的國際觀,則應該是食衣住行等,常民文化中就能夠彰顯的議題與內涵。例如:體育老師可以不只教足球運動,而教學重點可為世界杯所展現的足球文化;閱讀教學時則也可著重在各國童話故事或是神鬼傳說,藉此深入各國社會文化價值體系,從日常生活培養廣博的「國際觀點」。

三、外語教育的重點調整:以「不流暢的外語」做有效跨文化溝通

  對國際教育而言,英/外語肯定重要,但若只有「語言教育」則非國際教育的主軸內涵,更重要的應是對跨國政治、經濟、社會與文化的了解,以及國際適應能力。一般而言中小學階段不可能有流暢的外語能力,藉以進行交流與溝通,因此在語言能力提升與增加國際視野的驅動下,「用不流暢的外語做有效溝通」是中小學推動國際教育必然的作法,教師應藉助各種新科技與多樣式媒介,促進雙向溝通效能。

四、國際教育會與本土/鄉土教育衝突嗎?

  部分人士誤會國際教育會忘本、不理解鄉土,甚至是認同歐美國家,這是錯誤的理解。優質的國際教育經常提供本土與他國之間的相關學習素材,了解不同社會與文化間的立場差異、價值取向或認知,實為有利學生發展綜合、整合思考之能力。例如:嘉義新港國小曾經發展「媽祖與瑪麗亞」課程,兩者有許多神似之處,能夠深入在地與鄉土,同時促進國際了解與跨文化能力,兩者並行不悖。

五、國際教育要以什麼為教學主題?

  如同前面所述,既然國際觀在生活中俯拾皆是,那麼教學主題自然可以包羅萬象,舉凡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族群、能源、自然生態、永續發展等均有可能是良好素材。所以國際教育也不會只是英語教師的工作,表演藝術、音樂、社會、語言、自然科學等科目都能進行優質的國際教育活動,只要在「教學或活動過程中含括跨國議題、現象、制度、文化與價值者」都屬於廣泛的國際教育,值得推廣。

六、國際教育等於國際交流嗎?

  許多國人誤認國際教育即是國際交流/旅行,這些想法需要調整。交流與旅行只是眾多形式之一,根據教育部的國際教育白皮書所建議至少還有「課程與教學發展」以及「學校國際化」兩大環節。況且現在的國際交流不僅止於「面對面」方式,還有線上交流、方案合作、國際/技藝競賽、志工服務,甚至是跨國實習等不同形式,所以不適合把國際交流等同國際教育,課程與教學其實更值得全面投入。

七、偏鄉孩子不需要國際教育?

  隨著通訊科技革新、跨國交通便利,以及全球化的發展,國際教育已經成為基礎核心能力。有人誤會國際教育是「有錢人」或「菁英階級」才需要的,偏鄉學生或一般家長不需要、也沒有資源/能力投入,這樣的觀點失之偏頗。事實上,設計良好的國際教育課程與活動,不但能啟發與激勵孩子,更能讓偏鄉學童得到更多發展的契機與支撐,讓他們看到廣大的世界,接軌全球,否則放任不提供國際教育機會,只會惡化他們的處境與未來契機。

八、正面了解人口跨國流動的現狀:新住民、移工與人才

  國人常常擔心高階人力不來臺灣的困境,但是卻忘記基層移工/勞工與新住民的可能貢獻。在面對境外人口流動時,國人渴望引進歐美籍或他國的高階勞動力,但是對於國內高達60萬藍領外籍勞工卻視而不見,不了解他們在臺生活與工作內容,更忘記他們對臺灣經濟社會的貢獻,如同美國人曾經忽視19世紀華人協助建造太平洋鐵路的犧牲與艱辛。同樣的,部分國人對於新移民亦有誤解與偏見,認為他們拖垮素質、造成社會問題,甚至引發族群對立,面對這個迷思,國人需要以更包容的多元素養,以及異族融合成就璀璨文化的觀點,正式面對並予以化解,不宜任由糾纏不清。

九、國際教育只有知識嗎?

  許多國際教育的實施的確著重在知識層面,介紹他國的地理、歷史、社會或文化傳統。但是隨著孩子年紀的增長,高階或深入的國際教育更著重於態度、技能與價值省思,例如:國際人權的討論、氣候變遷影響,甚至是咖啡生產的跨國剝削等議題。這些主題考驗著學生知識面的能力,但是對於培養態度、價值釐清,甚至是採取行動,改變社會現狀,都是國際教育所在意的教學目標。

十、國家認同是國際教育的目標嗎?

  根據教育部白皮書內容,「國家認同」是四大目標之一,有人會認為國際教育主要目標不是為了理解、認識其他國家,怎麼會出現國家認同呢?正如同前面所述,國際教育若能適時洞察在地、本土/鄉土內涵與價值,除了能夠增廣國際視野之外,透過跨國比較,自然貼近生活場域,有促進自我接納與肯認。因此,合宜且平衡的國際教育,不是讓本國人變成外國人,而是增加對自身的了解,形成正向的國家認同。

參、未來發展

        討論完國際教育迷思之後,對於當前發展中的議題與趨勢,這裡則透過簡介108新課綱、政府政策、國際交流趨勢、新型國際學校與課程之發展、ICT科技應用,以及東南向國際教育等層面,以協助政府與學校有更前瞻與整體的規劃策略與作為。

一、108新課綱已納入多元文化及國際視野

  呼應前述發展,當前國家政策進一步確認國際教育之重要性與前瞻性。根據「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總綱」之規劃(俗稱108新課綱),中小學將以核心素養為課程發展之主軸,在九大項目與能力中,特別重視社會參與,其中明列「多元文化與國際理解」,顯示國際理解已然成為國民基本素養與內涵,希望「具備自我文化認同的信念,並尊重與欣賞多元文化,積極關心全球議題及國際情勢,且能順應時代脈動與社會需要,發展國際理解、多元文化價值觀與世界和平的胸懷。」(教育部,2014:6)。展望未來,隨著社會多元發展,國際視野必將成為所有下一代的關鍵能力。

二、地方縣市政府現今更加重視國際教育

  從整體趨勢論之,地方政府經常推動各項教育議題與重點(包括:海洋教育、人權教育、閱讀教育、健康促進學校等),唯獨國際/全球教育成為地方縣市政府的焦點,可以從兩個方面看出端倪:獨立教育行政組織與白皮書。首先,新北市設有新住民文教輔導科、高雄市政府則有資訊與國際教育科,桃園市亦曾經設有相關單位(因應國際航空城發展),顯示這些大都會面對日益增加的國際流動與互動需求。其次,從2009年高雄市舉辦世界大學運動會開始,各縣市逐步發表獨立之白皮書,後續包括桃園市(2011年)、以及最近的臺北市(2017年),已至彰化縣(2018年)等。這些新趨勢除了呼應教育部白皮書之訴求外,也與108新課綱核心素養有關,加上近年來實驗教育提供寬廣的養分,都讓國際教育有更多的新動能。

三、高中職因應日益顯著之國際交流項目,亟需人力與專業發展

  除了政府政策與機制的制度化之外,高中職端也有日益頻繁的國際交流需求。過去大學10幾年來,快速增加的國際化現象,也讓大學孕育出「國際事務處」新單位。當前高中職日益頻繁的交換生(包括扶輪社、獅子會等)、國際競賽、教育旅行、國際志工服務、跨國技能研習,以及移地實習等,在在標誌著高中職亦需要設立專職的單位、人力與相關機制,負責新增的功能與需求。學校「內部」國際化成為下一步高中職亟需面對的議題,舉凡inbound學生旁聽、住宿、活動參與、學分承認與交換,以及校內資訊/表單的雙語化,成為最迫切需要變革事項。但是推動上述相關業務之關鍵,還是在於充足人力,以及專業的知能,未來之路仍遙遠。

四、雨後春筍出現的國際學校與新興國際課程風潮

  除了學校功能需要更符應國際化的需求之外,學校體制上有更多的「國際學校」與「國際課程」。雖然國際教育希望朝向「科普」、「平民」與「全民」,但是無可否認的是,未來肯定會出現更多的「國際學校」/「雙語學校」,標榜學校自身的國際連結、英/外語授課、學習跨國界、多國師生組成,乃至於升學的接軌等。這些國際學校可能是公立學校轉化(例如:大園國際高中)、外國僑校(例如:美僑與歐僑學校)、雙語中小學(例如:康橋國際學校)、他國進入本地設校(例如:香港、上海等地都有許多外國學校)等。除此之外,現在世界各國有許多所謂的「國際課程」(IB課程即是最為知名之一),讓不同國家學生在雷同的學習目標與科目架構下,採納相同成就測驗與標準,促成跨國接軌與升學的目標。這類的國際學校與國際課程,在亞洲快速崛起,在臺灣也日益受到重視,廣受菁英階層家長喜愛,成為升學管道的新型態。

五、ICT科技革新,翻轉跨國學習方式與型態

  由於ICT的革新與長足的進展,學習疆界從此被打破。特別是磨課師(MOOCs)的發展,讓學習平臺更加多元化,包括Coursera、均一平臺等都能提供大量且多樣性的課程與素材,提供學生學習需求。而且國際學習網站日益成熟與興盛(例如:iEARN、Schools Online與PenPal Schools等),若能夠搭配即時通訊軟體(例如:Skype, Zoom或Line等),輔以語言協助,善用資訊科技,國際視野與跨文化溝通,可以非常低廉且普遍的方式進行,無怪乎高雄市政府把資訊及國際教育兩種元素放在一起,設立資訊及國際教育科,同時達成雙重能力目標。

六、東亞、新南向與國際教育

  以亞洲日趨區域化的發展預測,未來東亞與東南亞終將成為經貿、文化、生活、旅遊與流行文化的共同體,彼此有更多的互動、交流與共鳴,因此人才流動自然會加速與頻繁。有鑒於此,國際教育的主軸的確需要聚焦在東亞諸國,以及新南向國家。在東亞方面,臺灣對日本與韓國有一定了解程度,但是對於中國大陸則易受限於政治糾葛與情緒。不可諱言的,無論未來兩岸關係如何變遷,深入了解當代中國是無可迴避的問題,因此教育上必須採取相對應的積極作為。其次,臺灣與東南亞國家交流逐步深化中,但是該地區政經糾葛、族群歷史、風俗民情,乃至宗教信仰等,國人都相當陌生,有相當大的努力空間,特別是對具有回教文明的印尼與馬來西亞、轉型中的泰國、越南,及最近的鄰居菲律賓,都是我們需要積極了解的對象。最後,南亞是國人最為陌生的國度,但是該地區有人口眾多的印度、巴基斯坦與孟加拉,均需予以額外關注。

肆、結論

        國際教育的推展是一項長期且艱辛的過程,其中包含許多迷思、誤解、偏見與意識形態。中小學的國際教育推動希冀打破這些框架,尋求更為健全、合宜、與日俱進的國際視野與觀點。適逢亞洲劇烈轉變、資訊科技日益普及,國際教育對於政府、學校與國人都有不可或缺的重要性,但是未來發展亦有待各界持續努力。雖然政策已然明列「國際理解」為核心素養,但是學校的組織能量與專業素養,都需要進一步的體制支撐與培訓課程,尤其對高中職而言,這類的需求會與日俱增,實是刻不容緩的工作。至於在國際學校與國際課程方面,一方面考驗國內政策的開放程度,一方面也標誌學校應該思考如何調整現有學習內涵與過程。最後,工業4.0所帶來的人工智慧革命,對於教與學的國際化都有嶄新意義,端賴學校如何因應。


參考文獻

教育部(2014)。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總綱。臺北市:教育部。


*詹盛如,國立中正大學教育學研究所教授

電子郵件:ju1207@ccu.edu.tw

上一篇 主編的話 下一篇 國際移動力,天涯若比鄰,開啟課堂新風景: 文化欣賞與體驗之國際教育課程設計研究初探
回首頁

熱門關鍵字

  • 徵稿
  • 教育名詞
  • MOOCS
  • 教育哲語
  • 教育訊息
  • 教育數據
  • 教育法令
投稿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