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期別 > 第16期 :原住民族教育 > 南王Puyuma花環實驗小學文化課程設計與教學

第16期

南王Puyuma花環實驗小學文化課程設計與教學

X
icon_pdf

APA引註

洪志彰(2018) 。南王Puyuma花環實驗小學文化課程設計與教學。
教育脈動 ,16。
取自https://pulse.naer.edu.tw/Home/Content/a3ba4fc8-aa93-4d6a-9baf-93a7ff3e6bd3?insId=3fb066c8-5714-493e-8b06-f9074e450b78

洪志彰*

前言

        今年5月學校以南王卑南族文化課程設計與教學為主題,入選親子天下主辦的第二屆教育創新100,並獲邀分享當初為何要走原住民族實驗教育之路,以及學校文化課程的主題教學。

壹、學校課程改變的契機

        南王Puyuma花環實驗小學(以下簡稱花環實小)是臺東卑南族10個部落中,原住民族學生比例最高的學校,全校107位學生中,原住民占了85%,其中70%為卑南族,其餘為阿美族、布農族、排灣族、漢人及新住民。

        2014年11月,教育實驗三法頒布實施,除了為臺灣的另類教育創造了更大的發展空間,也給了原住民族教育揮灑的自由。2016年初,本校參加了國教院的十二年課綱前導學校的合作計畫,除了在學習領域節數的調配上有了更大的彈性外,特別強調發展結合地方的原住民族文化教育。

        2016年8月1日進入花環實小籌備階段,在這段期間,學校團隊最常思考的問題是:我們想要成為一所什麼樣的學校?我們希望卑南族的孩子將來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實驗計畫繕寫之初,我們期待從學力扎根、文化深耕及語言復振三方面努力,培養孩子成為一個有自信,並且擁有主流文化及卑南族文化的人。在學力的扎根工作上,我們不局限於學科成績的表現,更重視的是孩子良好學習態度的建立,學習方法的改變。在文化深耕上,我們希望能建構卑南族的文化知識系統,配合一至六年級孩子的身心發展,設計主題教學活動,讓他們可以在學校或部落中向耆老學習,從參與、體驗及操作中學習文化。卑南族本來就是重視年齡階層和混齡共學的社會,我們希望孩子透過團隊合作學習,發揮互助的精神,共同完成任務。在語言復振上,我們希望每一個孩子對自己的母語,無論是卑南語、阿美語、布農語、排灣語、閩南語及新住民語,都能成為生活中的語言。

貳、學習方式不同

        過去團隊花了許多時間思考學校與部落之間的關係、學生未來的圖像,以及什麼是卑南族人最核心的精神。學校大部分的教師都不太了解卑南族文化,必須重新學習,學生的學習不能僅依靠教師,家長也必須加入,甚至一起學習,因為他們同樣是文化失落的一代。所以我們提出了「大手牽小手,小手牽老手」的想法,教師及父母親是大手,學生是小手,部落耆老及祖父母是老手,在文化學習的路上,學校、家庭和部落成員一起攜手向前。

        傳統教育上,男子透過少年會所及成年會所的訓練培養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在少年會所中由年齡長的青少年帶領年齡階層小的動手做,透過實際的身體勞動學會各種技藝。例如南王部落年祭時的halabakay及basibas,除了藉由共同製作來傳承技術外,更重要的是,在過程中凝聚同儕向心力及情感,培養自理、自律、負責盡職的品格,學習尊重長者、互助、服務部落的倫理。女子雖沒有少年會所的學成制度,但是透過家與親屬聚集場合及祭典活動,透過參與觀察及體驗等方式,同樣能夠學習生活的技能及態度。因此,本校在課程設計上強調操作與團體共學,這樣的學習方式,符合卑南族傳統的學習模式。

參、文化課程發展的歷程

        學校課程的發展歷程,大致上可以分成103學年以前,結合在地傳統生態知識與文化的環境教育課程。104學年擴展以在地文化為主題的課程,全校共同實施。105學年籌備實驗學校後,以卑南族文化為主,設計從一到六年級跨文化面向的統整主題課程。主要如此區分課程發展歷程的理由,在103學年以前主要是採取點狀的課程發展,依照適合年級設計且偏重在環境議題。104學年發展的主題式在地文化課程,包含一到六年級各一個單元,每學期約有15節課,整體而言尚無系統性。直至105學年,開始以卑南族的知識體系的架構思考,發展跨文化面向的主題課程。

一、在地文化點狀課程萌芽期(103學年以前)

        2010年開始南王國小與卑南文化公園合作,推動傳統生態知識環境教育課程,結合在地傳統生態知識與文化,規劃認識部落植物文化的課程。老師帶領學生走出校園進入部落,結合學生的生活經驗,提升了在地學生的學習興趣,開始認識過去的人與自然環境的關係。

        課程架構的概念,以地方(家鄉)為基礎、運用在地的經驗學習與在地文化脈絡的教學策略、透過藝術實踐轉化學生的情感與建構新的地方意義,由此基礎發展,2012年進行了飲水英雄-都古比斯卑南大溪主題課程、2013年兩兄弟風箏課程、2014年時光隧道書-部落地圖社區環境變遷主題課程及土地與信仰等主題課程。課程進行模式包含:1、以主題課程為基礎,並運用傳統的教育方式(語言與說故事等)。2、以調查及問題解決的學習策略,激發學生自我導向的學習。3、創造一個合作學習以及社區參與的教室文化。4、結合社區場域,建構一個讓學生參與說與學循環圈的教學策略。5、課程進行是一種轉化學習的歷程,教師為引導促進的角色,以學生為主體的教學歷程。6、藉由藝術創作的導入,與土地連結,產生認同與賦權。7、發展社會行動。

        透過這樣的在地文化課程,由部落耆老及教師帶領學生重返祖先走過的路,聽這塊土地曾經發生的故事,更藉由藝術創作實踐開啟了學生內心的感知。

二、主題式在地文化課程試作期(104學年)

        這時期,學校加入了由國家教育研究院主持的前導學校合作計畫,這個計畫分成高中、國中、國小及和實驗教育及原住民教育4個小組,本校參與了原住民教育小組。107學年開始實施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綱要,以「自發」、「互動」、「共好」為核心理念,為達成十二年國教的九大核心素養之目標,希望從行政作為調整,教師專業發展來帶動教與學的改變,讓部落更多資源參與學校教育。這個時期,學校做了幾項努力:

        (一)參照新課綱理念,發展主題式在地文化課程。

        (二)培育探索文化脈絡師資,提升教師專業能力。

        (三)規劃校園空間,營造Puyuma生活學習圈。

        (四)資源整合,建立與在地文化工作者、史前館、卑南族花環部落學校合作模式。

        (五)以在地文化為起點,進行跨領域統整教學。

        經過一年的努力,學校教師透過專業社群,進行教學觀察、對話及反思,藉由文化回應教學研習活動的增能,以及部落訪談、蒐集資料、資源整合、研討設計、協同教學等方法,將十二國教綱要進行轉化與實踐,產出了12個課程方案(如表1),並在學期末時邀請部落耆老以及協同的文化教師,分享了教學成果。在設計課程時,如何將自發、互動、共好的理念融入其中,是教師群經常自我提醒的。以六年級的「土地歷史與我」這個單元為例,六上的在地文化景觀變遷,學生分組選擇不同的區域,應用訪談耆老、實地踏查、蒐集老照片及整理資料的方式,呈現從日治時期到現在的地景及農作的變化。六下時仍然以分組的方式,透過地景踏查、討論及分享,開始製作南王社區的兒童地圖,不同於一般的導覽地圖,這個地圖特別從孩子自己的角度去看社區。之後邀請部落的藝術家協助指導孩子,各組選擇用不同藝術創作的方式,展現社區的樣貌。整個過程中,重視孩子的自發及團體合作學習的精神,這樣的學習方式契合原本年齡階層中,強調相互合作、共同完成,追求團體的共好而非個人的獨善其身。

表1
104學年主題式在地文化課程

年段

課程主題

年級/單元名稱

學期別

教學素材或內容

低年級

我愛部落

 

運用綠生活地圖概念認識家與部落的人、事、物

認識家人與部落

我的家和學校(人、事、物)

我的部落(人、事、物)

1、婦女鋤草完工慶

2、家族名—路牌

3、編織花環

認識卑南文化公園

卑南文化公園探索一

享用自然 創造美感

1、植物大變身

2、扇子

3、船型容器

4、圖騰彩繪

中年級

源知原藝

 

 

傳統藝術與生活

歌謠與生活

1、從陸森寶爺爺到金曲南王

2、傳唱南王的歌曲

手創藝術與生活

編織與生活

刺繡與生活

傳統建築與祭儀

會所建築與祭儀

少年會所建築

認識猴祭與大獵祭

小米與傳統祭典

1、幸福小米田

2、讀者劇場--小米的故事

3、卑南族耆老說的傳統祭儀

高年級

人、土地

與信仰

 

 

文化地景與文化保存

史前史中的卑南文化

認識臺灣史前史

史前卑南文化

卑南族風箏傳說故事(結合社會科地理環境)

1、訪談耆老

2、地景踏查

3、藝術創作

4、文化回應

土地歷史與我

在地文化景觀變遷

南王社區兒童地圖

1、地景踏查

2、藝術創作

3、回應

三、卑南族文化系統課程發展期(105學年以後)

        此時期的課程發展運作,我們邀請了擁有原住民族課程發展經驗的陳枝烈老師、部落的耆老及學校教師,共同發展以卑南族文化知識系統為架構的統整主題課程。陳枝烈老師主要的工作是確保卑南族文化在課程上的主體性,如何協助教師設計出實際可行的教案。學校教師除了閱讀有關卑南族歷史文化等相關書籍資料,還必須不斷的向耆老請益,吸收他們的文化知識,並應用自己在教材教學知識上的專業,轉換並設計出符合學生身心發展的文化課程。

        在文化課程的教學上,由於學校教師仍不熟悉卑南族文化,無法立即進行教學,因此學校建立了教師、部落耆老、文史工作者以及學校外聘的民族教育教師之間協同教學的模式。初期的做法是文化的部分交由「部落耆老」、「民族教育教師」及「文化工作者」負責,因應課程需求進行人力資源的安排,由校內教師擔任協同者角色。教學前,教學設計者、部落耆老、民族教育教師及文史工作者共同備課,安排每週所需的人力資源,協調上課的地點與交通、準備教學所需之器物、教具等等;教學中,與耆老協同教學的教師需即時做文化資料的記錄,每一堂部落耆老的教學,都會進行錄影的工作,並在課後整理出教學的歷程及重要的活動;教學後依據學生評量回饋進行教學設計的修正與檢討。在這樣的過程中,教師與學生共同學習,無形中提升了教師族群文化素養,更重要的是保留了部落耆老的珍貴影像及文化知識。教學後整理出的歷程紀錄,提供了文化課程未來修正的依據。

        在建構卑南族文化知識系統的工作上,我們依據學生的身心發展及課程安排的需求,將卑南族文化分為7個面向,包括生活、環境、信仰與倫理、社會、文學、歷史及美學,整理出各面向所包含的內涵。從內涵找出細目是一項龐大的工程,我們邀請部落具不同文化面向專長的耆老,召開了多次會議討論,並請負責編寫教案的老師到部落進行田野踏查,整理出細目內容,接著將各細目依課程編訂原則編訂於各個年級中,發展螺旋式學習內容,從淺至深、由易至難。

        學校的目標是希望能培養出一個值得讓人為他佩戴上花環的人,透過課程的學習,除了學會有關的知識及技能以外,我們更重視孩子能否擁有卑南族人所看重的品格修養。經由學校民族教師到部落,實地透過不同年齡階層及性別的訪談,以及教師共同討論,分別從各主題課程中所強調的態度,最後再由部落耆老與學校教師共同對話後,整理出11項品格素養(如圖1.),且認為這些展現出來的態度比知識及技能更重要。

1. 卑南族文化課程知識架構圖

        目前規劃的卑南族文化課程,低、中、高年級每週有8-10節課,其中3節課開設結合卑南族文化的混齡式社團,包括傳統歌謠隊、版畫課、兒童樂團、織繡及傳統射箭隊,讓孩子依興趣自由選擇社團,培養自己的嗜好,同時學習到卑南族的音樂、美學及民族體育。小學六年當中,不包含社團時間,總共安排了共1,032節課(如表2)的文化課程,依據卑南族的文化特色,訂出了10個縱向的主題課程(原先有11個,後來將卑南族的先賢併入其他主題),分別是會所文化、我們的部落、狩獵文化、Puyuma年祭、卑南族飲食文化、lima文化、Puyuma樂舞饗宴、Puyuma小米文化、Puyuma的家及Puyuma文學與創作;另外在五下及六年級三個學期各訂一個獨立主題,有風箏故事、文化隧道書及土地與信仰,每學期依各個主題實施不同的節數。安排在高年級的3個橫向主題偏向探討土地與環境的議題,孩子經由一至五年級對卑南族文化的認識,已有能力透過田野採訪、實地踏查及分組討論,對自己生活的土地提出較深刻的覺察並發現問題,更重要的是我們希望孩子能做出具體的行動。

表2
一至六年級跨文化面向的統整主題課程

肆、省思與建議

        這學期末的文化課程分享時,一位老師播放了一段教學時不經意錄到的影像,令在場許多部落耆老感動。影片中幾位六年級的男女同學,在烈日下蹲在自己種的小米田間,一邊除草,一邊自在地哼唱著部落的傳統歌謠。彷彿,文化已活在他們身上,如此自然,就像是身體的一部分。學校的課程不過是個媒介,我們真正希望的是,將來孩子們可以從文化中學到如何成為一個卑南族人,面對長輩時謙恭有禮,感謝他們對傳統的堅持守護;族人有喪時,能夠相互關照慰問;參加祭儀時能穿著族服,踩著古老的舞步,唱著自己的歌…。當文化不再只是書本中的知識,而是在日常生活中身體力行時,它就能真正的活出來。

        在學校推動過程中,難免遇到挫折,諸如懂得文化的教師人力不足、學校用人的權責受限、部分法令仍未鬆綁,或者經費無法及時到位。儘管如此,只要抱著真心「向部落學習,和部落一起學習」的態度,困難只會激勵我們更向前進。


* 洪志彰,南王Puyuma花環實驗小學校長

電子郵件:sawawan0923@gmail.com

上一篇 都達國小數位學習偏鄉教育創新─ ─讓世界看見賽德克文化 下一篇 教育名詞-新南向教育
回首頁
投稿專區

熱門關鍵字

  • 徵稿
  • 教育名詞
  • MOOCS
  • 教育哲語
  • 教育數據
  • 教育訊息
  • 教育法令
投稿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