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期別 > 第14期 :實驗教育與另類教育 > 實驗教育機構、學校之共同辦學特色分析

第14期

實驗教育機構、學校之共同辦學特色分析

X
icon_pdf

APA引註

温子欣(2018) 。實驗教育機構、學校之共同辦學特色分析。
教育脈動 ,14。
取自https://pulse.naer.edu.tw/Home/Content/d11593a1-161c-4b48-9323-1afec7dc6380?insId=53c08c25-348a-4842-a50d-3ec06527cefe

温子欣*

摘要

        實驗教育已成為我國政府施政及社會關注的重要焦點,臺中教育大學參與臺中市實驗教育之推動,承接實驗教育相關計畫,研究者有幸成為研究與執行團隊之一員,有更多的機會與實驗教育機構與學校進行交流與請益。本文為研究者在計畫執行過程中,透過實驗教育學校與機構的參訪、合辦活動、諮詢會議,以及深入的訪談活動、非正式談話等,彙集實驗教育學校與機構執行者的聲音與訊息,並參酌最新之實驗教育相關研究,歸納出實驗教育機構、學校之共同辦學特色,俾使閱讀者能夠了解實驗教育之樣貌。依據分析,當前實驗教育常見之共有特色包括:一、由特定理念出發的理念教育;二、學科(領域)之間為平等關係;三、「用以致學」的教育規劃與內容;四、特別注重人際互動與相處的教育;五、由「志同道合」的老師、學生與家長所組成;六、由教師發展課程與自編教材。

關鍵詞:實驗教育、另類教育、華德福、楓樹腳

       我國另類教育之發展淵遠流長,自《高級中等以下教育階段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以及《公立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委託私人辦理條例》於2014年公布實施以來,「實驗教育」成為另類教育發展而來的正式法定名稱。而研究者撰寫此文時,實驗教育三法之修正案,正經歷立法院委員會至大會審查通過之過程,可見實驗教育已成為我國施政及教育與社會關注的重要焦點之一。臺中教育大學參與臺中市實驗教育之推動,受臺中市政府委託承辦實驗教育相關計畫,研究者有幸成為研究與執行團隊之一員,因此有較多的機會接觸與瞭解實驗教育內容。研究者曾與政治大學秦夢群教授、輔仁大學莊俊儒教授,於《臺灣教育雙月刊》發表〈實驗教育之特色及對現行教育之啟示〉專文(秦夢群、温子欣、莊俊儒,2017),探討實驗教育特色,爾後,有更多機會與實驗教育學校、機構及團體共同辦理活動,或赴該教育單位參訪請益,或進行深入的討論與訪談,對於實驗教育的內容,能夠有更進一步的了解。希望藉由此專文,綜合與實驗教育工作者共同研討交流的經驗與成果,參酌最新之實驗教育相關研究,論述目前實驗教育常見之共有特色,俾使閱讀者更能了解實驗教育之知識與內容。當前實驗教育常見之共有特色如下:

壹、實驗教育是由特定理念出發的理念教育

        我國對於實驗教育的法律定義,依據《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2018),為「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指依據特定教育理念,以學校為範圍,從事教育理念之實踐,並就學校制度、行政運作、組織型態、設備設施、校長資格與產生方式、教職員工之資格與進用方式、課程教學、學生入學、學習成就評量、學生事務及輔導、社區及家長參與等事項,進行整合性實驗之教育」;如依據《高級中等以下教育階段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2018)之解釋,則為「非以營利為目的,採用實驗課程,以培養德、智、體、群、美五育均衡發展之健全國民為目的所辦理之教育」,並說明實驗教育之辦學「理念」定義:「實驗教育之理念,應以學生為中心,尊重學生之多元文化、信仰及多元智能,課程、教學、教材、教法或評量之規劃,應以引導學生適性學習為目標」。而研究者曾與縣市政府「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審議會」委員諮詢與請益,委員即表示縣市政府進行學校型態實驗教育與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審議時,皆會特別注重實驗教育「興學理念」之審查與檢視,確定該團體、機構、學校是否依循特定教育理念辦學。事實上,在實驗教育三法擬訂過程中,也曾經討論是否以「理念教育」取代「實驗教育」乙詞,可知實驗教育對於辦學理念之重視。

       關於實驗教育以理念為辦學核心之實例,以華德福教育為例,華德福教育以Rudolf Steiner的人智學(Anthroposophie)為核心,其教育設計緊扣Steiner的核心哲學思想與教育理念(林吟霞,2013)。搭配其7年3期的哲學與心理學主張,培養意志、情感、思考三位一體的健全的人(蘇鈺楠,2016)。蒙特梭利教育則以Maria Montessori哲學與教育思考為核心理念,依據「兒童天生具備對知識的渴求」、「兒童有自我教育的天賦」以及「智能是可以改變的」等核心理念與價值,發展出蒙特梭利教學法、混齡教學制度以及獨特的學習環境、空間安排與師資養成模式(American Montessori Society, 2017)。臺中市楓樹腳實驗教育機構則以人的價值為出發點,孕育出「立、和、新」的核心理念與理想的「人的圖像」,進而發展出教育內容、教學形式、校園環境規劃等(林秋源,2017)。道禾實驗中小學暨幼兒園以「直心中觀、道法自然、知行合一」為核心哲學思維,發展出「慎諾、如實、深耕、究竟」的辦學態度,以「求難、求拙、求慢、求少」的辦學方法,經由「以心傳心」、「心行傳習」、「節氣生活」、「知止敬虔」、「由藝入道」、「實習踐履」等六大教育實踐路徑來發展與實現教育理念(道禾實驗學校,2018a)。由此可知,實驗教育是以理念為核心而發展出來的教育形式,而其理念與一般之各級學校有所差異,故設立實驗教育以進行實踐。

       實驗教育對於其教育理念的構思,常具有一種「歸本溯源」的特色,即是去追尋「人的本質」、「人的價值」、「人的理想圖像」(林秋源,2017;魏坤賓,2017),這也是實驗教育在其核心理念上常見的共有特色。需要特別注意的是,實驗教育機構與學校所列之辦學理念,直接形塑其師資養成、學習環境設計、課程設計、教材設計、活動設計、道德教育設計、學校行政結構設計等所有面向,其理念不只是文字陳述,更是真正主導辦學的核心力量。如深入了解實驗教育機構與學校辦學,最能深刻了解杜威所說:「哲學是教育的普遍原理,教育是哲學的實驗室」這句話的具體實踐樣貌。

貳、實驗教育的學科(領域)之間為平等關係

       實驗教育列為課程的科目(領域),彼此之間具有同樣的重要性。Robinson與Aronica(2009)在《The Element: How Finding Your Passion Changes Everything》一書中以及Robinson(2006)在其公開演講中皆強調,世界上學習科目存在著階級結構,數理與語言往往在上方,而人文類科與藝術確被視為較不重要的學科,這與科學革命、全球化、工業化、與大學主導教育有關。而在臺灣,升學考試往往主導科目的重要性,升學考試的考科或容易被採計的科目深受重視,其他科目則被視為邊陲。國、英、數、物理、化學等科目很容易被視為主科,而體育與美術課程往往被視為辛勤苦讀生活中的「調劑」,但這樣的情形,在實驗教育機構與學校內卻有著很大的不同。

       實驗教育過去被稱為另類教育,其發展脈絡與重要本質本是對於「考試引導教學」以及「背誦式學習」的反響,故特別反對這種階層化的科目地位現狀。此外,另類教育發展過程深受現象學與存在主義的影響,重視情感、情緒與態度的教育(唐宗浩、李雅卿、陳念萱,2006;馮朝霖,2016),而這些教育領域,皆非經由背誦可習得或經由紙筆測驗可以評估,因此,實驗教育往往透過與目前各級學校不同的領域(科目)設計,去培養學生的情感、態度、氣質等等。由於情感、態度、氣質等本是實驗教育的核心領域之一,因此這些課程的重要性,與國、英、數等課程並無不同。

       如華德福教育中的形線畫、濕水彩、泥塑、蠟磚、優律思美等課程,皆是在人智學導引下所特別設計,培養孩子重要素養的課程(林洋億,2013),這些課程,都是培養學生經由實體的操作,逐漸發展出知識,其中也蘊含豐富的情感發展與交流,而且都是按照孩子身心發展階段的精心設計(魏坤賓,2017)。又如楓樹腳實驗教育機構的古琴與斲琴課程,意在為孩子磨練心志、培養耐性、增益文化素養底蘊、培養欣賞他人的素養、養成宜動宜靜的人格特質、讓孩子更謙和、穩定(林秋源,2017)。道禾實驗教育學校小學部課程包括:節氣生活美學、人文茶道、書墨美學、山水學、劍道、戲劇、與音樂美術欣賞(道禾實驗學校,2018b),緊扣其六大教育實踐路徑,可知其對於相關課程的重視程度。這些課程,在各自的實驗教育機構與學校之中,都是「主要課程」,有其全人發展的重要意義與價值,不同的科目(領域)之間,並無重要性的差距。其實這樣的教育形式早已出現過,如孔子教育實重視「禮、樂、射、御、書、數」,彼此並無重要性之分別,目的都在培養做人與淑世,就此觀點去看實驗教育科目(領域)間的關係,便會覺得十分容易理解。

參、實驗教育是「用以致學」的教育

       重視動手做為目前大部分實驗教育所共同具有的特色。實驗教育除依循其故有的核心哲學發展其教育設計之外,許多實驗教育的作法,乃導因於對於現行教育體制的反思與關懷。因目前教育中普遍較重視智育以及講演式教學,故許多實驗教育機構與團體都強調「做中學」(秦夢群、溫子欣、莊俊儒,2017)。且做中學更能符合孩子的求知天性,小孩子「好奇」與「好動」,實作學習更符合兒童的心性,更能夠自然激起學習的興趣,讓學生快樂學習。此外,實驗教育重視「由做中學」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很多學習是透過閱讀、背誦、紙筆測驗無法完成的,例如情意、態度、心性、人際、領導統御、挫折容忍力、創造力等等,因此實作與長期的投入,成為培養這些能力與素養的最佳方法。Beckett(2008)談到素養教育時則認為,素養無法經由片段知識的記誦或是單一知識面向的累積來養成,必須透過學生在特定情境下的任務執行與表現、不斷調整進步,並經由積累而形成。Illeris(2009)也提出了類似的論點,認為素養是一個人的內在潛質,須透過「表現」才得以觀察與培養,其養成的方式是透過一次次的表現、反思與調整,逐步深化累積而來。因此,「用以致學」是培養素養與態度的最好方法。

       例如,食農教育是實驗教育機構與學校常見的學習活動,學生透過耕作與種植,實際體驗工作的辛勞,了解人與自然的關係、健康飲食與環保的重要性,在耕作的漫長過程中,更能磨練與培養孩子的心志,讓他們能夠承擔辛苦、學習責任。道禾實驗教育學校即有有機農耕的學習設計(道禾實驗學校,2018b)、弘明實驗教育機構安排種植體驗課程(弘明實驗高中,2018)、楓樹腳實驗教育機構亦有食農教育課程(楓樹腳實驗教育機構,2018)、至臺中市海聲華德福實驗教育機構參訪時,接待的師長也引導我們去參觀學生的農田、菜園、以及師生合力製作的有機堆肥區。我們當然也可以透過語文領域學習時閱讀唐朝詩人李紳〈憫農〉詩:「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去體會農民的辛勞,但毫無疑問的,當孩子從插秧到收割,真正去做,完整的經歷種稻的歷程,所得到的體會,自然比讀憫農詩要多得多,而且孩子們所學到的,絕不只「憫農」而已,透過實作,他們不是「同理」辛苦的農業從業者,他們就是農耕實踐者,無論是責任心、接受辛勞、增加自然的知識、培養與環境和諧相處的情懷與智慧等等,收穫會比讀憫農詩多上太多。實驗教育,是「用以致學」的教育,不僅是「全心向學」,同時也是「全身向學」的過程。

肆、實驗教育特別注重人際互動與相處的教育

       實驗教育特別重視人際關係與互動的教育,並且其目的不僅是為了讓孩子們在學校快樂相處,更是為了讓孩子未來能夠融入社會與造福他人。在與磊川華德福實驗教育學校魏坤賓老師進行諮詢訪談時,談到一般對於實驗教育常見的錯誤認知,其中之一就是「實驗教育是完全自由,不管束學生的教育」(魏坤賓,2017),但事實上,實驗教育非常重視人際互動能力的培養,確保孩子之間能夠互相尊重、相互接納,以及樂於合作。而實驗教育的人際相處教育,一樣以「用以致學」的方式進行執行設計。例如,研究者參訪海聲華德福實驗教育機構時,便恰巧碰上張宜玲校長正在指導學生排戲。演戲是華德福教育重要的教育形式之一,透過戲劇,可以讓孩子懂得表現情感,也能夠揣摩他人的情感與想法,培養同理心。戲劇排演的過程也是極好的人際相處學習機會,學生必須自主分工,彼此合作,學習帶領與被帶領,學習分享與傾聽。

       楓樹腳實驗教育機構在飲食教育中,設計學生必須要分組為全校師生料理中餐,林秋源校長表示:「比如說我們的煮飯就是分組,大家每次來抽籤抽到哪一組,這組裡面再去抽主廚、副廚、第一助手、第二助手,都是用抽籤的方式,不會讓一個人一直做同一件事情,也不會讓同一組人一直抽到同樣一道菜。這個過程其實可能我很會煮,但是我的同伴不會煮,我是主廚的時候就沒有太大問題,我可以指揮他們,那就是指揮能力,你跟人合作怎麼去領導人。但是我不可能長期抽到我是主廚,我也會抽到副主廚或助手,那我怎麼去協助在廚藝上比我差一點的人,我怎麼去跟他互動,然後我講的話他願意聽,大家願意合作。所以在這個過程中孩子人跟人的能力,在這裡就可以培養的到。」(林秋源,2017)。亦如前述推行食農教育的學校道禾、弘明、磊川華德福等等,在耕作、堆肥等任務上,都需要孩子進行團隊合作,而實驗教育的展演與活動,多授權讓孩子親自策展,而不是老師一手包辦幕後工作,孩子僅提供表演而已,這樣的過程,不只鍛鍊孩子解決問題的能力與創造力,在分工合作的過程中,也培養合作與領導能力。

伍、實驗教育機構與學校集合「志同道合」的老師、學生與家長

       實驗教育辦學以其各自的理念為核心,不僅與受限於課程綱要的各級學校有很大的不同,實驗教育各校、各機構實際辦理教育作法與內容也差異極大,因此如果有意就讀實驗教育學校與機構的學生與家長,必須針對該學校(機構)進行深入的了解。一般說來,實驗教育家長多半是因對現行教育體系有所疑慮,因此考慮讓孩子就讀實驗教育體系的學校。雖然實驗教育的出發點之一的確是對於現行教育體制的反思,但家長只有「不想讓孩子進入一般學校」這樣的思考是不夠的。其實不論是至海聲華德福實驗教育機構與校長及教師進行交流,或是與磊川華德福學校及楓樹腳實驗教育機構教師進行的諮詢座談,都提到類似的論點,即「家長與學生是認同該實驗教育機構才會加入這個大家庭,而不只是對教育現況不滿意,就進入實驗教育機構就讀」。

       實驗教育與一般各級學校教學作法有很大的差異,例如華德福學校,約有一半以上的時間是透過活動與實作學習,楓樹腳實驗教育機構也是如此。實驗教育多不強調與重視紙筆測驗,雖然對於國英數等科目依然有扎實的教學,但其教學取向並非為紙筆測驗做準備,因此如果家長與學生不是真正認同實驗教育辦學理念,在接近高中升學或大學升學階段,極容易產生高度的焦慮與疑惑。又如同透過實際耕作進行的教育,或是雕刻與木工,也可能會有家長捨不得,認為對孩子來說太過辛苦或太危險。

       因目前實驗教育生員來源是完全自願性質的,因此實驗教育都會希望真正認同自己教育理念與模式的學生與家長一同加入,以維護其理念教育的完整性。這並不是說實驗教育其實施就是僵化與不可改變的,相反的,實驗教育極富彈性,且即使是國外理論所引領的實驗教育,都會進行本土化與在地化的融合與調整。但是實驗教育其理念與核心主幹並不會輕易更動,且實驗教育之價值就是以其多元形貌提供學生與家長進行教育選擇,也是教育選擇權的具體展現,這是實驗教育存在的重要意義之一,故家長與學生基本上應是選擇自己所認同的實驗教育機構與學校加入,而非要求學校變成他心中所想的樣子。

陸、實驗教育由教師發展課程與自編教材

       目前實驗教育機構與學校教學幾以自編教材為主,只有在家自學或自學團,部分會使用坊間教科書(但也會搭配許多自製課程、活動與教材)。依據實驗教育相關法規,實驗教育課程不受課程綱要規範與限制,因此實驗教育學校與機構多由教師集體討論與發展課程結構,並自編教材。實驗教育機構與學校每週都會有教師共同發展課程與交流的時間,學生放學後的時間也是教師常聚集討論與編製教材的時間,由於沒有現成的教材,實驗教育教師在課程與教材發展上需要花費非常多的時間與精力去進行。且由於不使用現成教科書,課程內容也常常會依照學生興趣或特質進行調整。

       本文為研究者在實驗教育相關計畫執行過程中,透過實驗教育學校與機構的參訪、合辦活動、諮詢會議,以及深入的訪談活動、非正式談話等,彙集實驗教育學校與機構執行者的聲音與訊息,並參酌最新之實驗教育相關研究,歸納出實驗教育機構、學校之共同辦學特色,俾使閱讀者能夠了解實驗教育之樣貌。依據分析,當前實驗教育常見之共有特色包括:一、由特定理念出發的理念教育;二、學科(領域)之間為平等關係;三、「用以致學」的教育規劃與內容;四、特別注重人際互動與相處的教育;五、由「志同道合」的老師、學生與家長所組成;六、由教師發展課程與自編教材。以上的特色,不僅貼近孩子活潑與注重興趣學習的天性,在人工智慧(AI)浪潮襲來的今日,似乎也更符合未來社會與世界的需求。未來重複性的工作、記誦性的工作、標準化計算類的工作(如會計與基礎統計等)等,都會被人工智慧所取代,人類工作領域將會向人與人互動的範疇移轉(李開復、王詠剛,2017;李彥宏,2017)。迎向未來的學習,應該是重視學習者的興趣與才華,不斷發展的教育,學生如果不是為了興趣去學習,學習後的成果難以與人工智慧相抗衡(李開復、王詠剛,2017);那麼,重視興趣、創意與實踐能力的實驗教育,從小培養團隊合作與人際互動的實驗教育,似乎更符合這樣的教育需求走向。

       如前所述,實驗教育學校(機構)是由「志同道合」的老師、學生與家長所組成的學校(機構),且不受課綱規範限制,故可以採取許多特殊的教育作法,與一般學校有別,各級學校如要直接取經實踐也需特別注意。目前歸納實驗教育對於當前各級學校及教育政策的啟示主要包括―一、活動課程化,用以致學:磊川華德福實驗教育學校魏坤賓老師曾提到實驗教育的活動學習是「活動課程化」而非「課程活動化」,學生是通過活動體驗,逐漸從中進行情性、才能與知識的學習,以過往「先教再做」的作法有所差異,亦非把固定課程活潑化而已(魏坤賓,2017)。活動課程化,活動是中心而不是手段,學生於活動中逐漸體悟與磨練其情、意、知。目前各級學校雖有課程綱要的課程規範,但在社團課程、彈性學習課程、彈性學習時間、團體活動時間、選修課程等,可考慮導入活動課程,讓學生用以致學。二、改變升學方式及觀念,促成教育正向發展:我國升學制度雖不斷調整改變,但由職業預期收入與考試領導教學的導向影響依然十分明顯,然而面對人工智慧新時代,傳統的職業層級與版圖已然鬆動,應在體制與觀念上順勢而行,使職業更平等、大學專業選擇更多元,學校才會有更多空間推行具有各自特色的理念教育。

       實驗教育,是臺灣文化底蘊與創新精神的融和展現,也是未來國家競爭力的重要一環,期待政府能夠予以鼓勵與維持,健全其發展環境,保障其自主發展,為其學生打造更多表現的舞臺,相信未來實驗教育所培育的優秀人才,能夠為這塊土地,乃至於全世界,提供重要的貢獻。


參考文獻

公立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委託私人辦理條例(2014)。

弘明實驗高中(2018,1月2日)。弘明實驗高中課程簡介(含中小學)。取自
       http://www.holdmean.org.tw/index10.htm

李彥宏(2017)。智能革命:迎接AI時代的社會、經濟與文化變革。臺北市:
       天下文化

李開復、王詠剛(2017)。人工智慧來了。臺北市:天下文化。

林吟霞(2013)。另類閱讀教學—史代納的圖像式學習概念與教學運用。國教新
       60(3),45-53。

林洋億(2013)。華德福實驗學校設計(未出版之碩士論文)。朝陽科技大學建
       築系,臺中市。

林秋源(個人訪談,2017年11月7日)。

唐宗浩、李雅卿、陳念萱(2006)。另類教育在臺灣。臺北市:唐山。

秦夢群、温子欣、莊俊儒(2017)。實驗教育之特色及對現行教育之啟示。臺灣
       教育704,2-11。

高級中等以下教育階段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2018)。

馮朝霖(2016)。臺灣另類教育實踐經驗與十二年國教課綱之對話。新北市:國
       家教育研究院。

楓樹腳實驗教育機構(2018,1月2日)。楓樹腳實驗教育機構基礎課程。取自
       http://www.coolschool.com.tw/

道禾實驗學校(2018a,1月1日)。道禾實驗學校教學理念。取自
       http://www.natural-way.com.tw/ideas/

道禾實驗學校(2018b,1月1日)。道禾實驗學校特色課程。取自
       http://www.natural-way.com.tw/feasts-life/

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2018)。

魏坤賓(個人訪談,2017年12月6日)。

蘇鈺楠(2016)。R. Steiner的教育階段論對華德福課程之蘊義及省思。高雄師
       大學報40,1-17。

American Montessori Society (2017, February 26). Introduction to Montessori
       Method
. Retrieved from
       https://amshq.org/Montessori-Education/Introduction-to-Montessori

Beckett, D. (2008). Holistic competence: Putting judgments first. Asia Pacific
       Education Review
, 9(1), 21-30.

Illeris, K. (2009). Competence, learning and education: How can competences be
       learned, and how can they be developed in formal education? In K. Illeris (ed.)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s on competence development: Developing skills and
       capabilities
( pp. 83-98). New York, NY: Routledge.

Robinson, K. (2006). Ken Robinson - Do schools kill creativity. [Video fil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ted.com/talks/ken_robinson_says_schools_kill_creativity

Robinson, K., & Aronica, L. (2009). The Element: How Finding Your Passion
       Changes Everything
. New York, NY: Penguin Group USA.

 

* 温子欣,國立臺中教育大學師資培育暨就業輔導處助理教授

電子郵件:kksunub@gmail.com

上一篇 學校型態實驗教育開啟教育改革的可能性 下一篇 從另類教育到實驗教育的發展與省思
回首頁

熱門關鍵字

  • 徵稿
  • 教育名詞
  • 教育哲語
  • MOOCS
  • 教育訊息
  • 教育數據
  • 教育法令
投稿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