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欄 > 十二年國教課綱自主學習之實踐探究

第15期

十二年國教課綱自主學習之實踐探究

X
icon_pdf

APA引註

洪詠善、林佳慧、楊惠娥(2018) 。十二年國教課綱自主學習之實踐探究。
教育脈動 ,15。
取自https://pulse.naer.edu.tw/Home/Content/543153f1-6e99-4728-bd1b-4bc9376aed89?insId=53c08c25-348a-4842-a50d-3ec06527cefe

洪詠善 林佳慧** 楊惠娥***

摘要

        本文探討十二年國教課程綱要「自主學習」的圖像與內涵,及其實踐模式。同時分析國中與高中實踐案例,從文化面與結構面理解學校自主學習之實踐,反思其相關問題,及提出學校規劃與實踐自主學習的建議。

關鍵詞:十二年國教課綱、自主學習、課程實踐

壹、十二年國教課綱之自主學習圖像

        各國於新世紀陸續展開學校課程變革,希望培養學習者具備面對今日與未來在生存、生活、生命、與生態永續發展等層面挑戰的素養,其中「自主學習」是各國課改的重點。

        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總綱(以下簡稱總綱)基本理念為:「學校教育要能激發生命喜悅和生活的自信,提升學習的渴望與創新的勇氣。…」面對瞬息萬變的複雜世界,學習不能只是知識存取歷程,學校教育要能培養學習者成為熱愛學習、學會學習以能自主學習的終身學習者。從學校課程與教學的藍圖勾勒學習風景,十二年國教課綱以自發、互動、共好為理念,強調學校教育要能夠培養主動自發的自主學習者(教育部,2014)。

        總綱的學習圖像中,國民小學強調培養學習能力,國民中學教育鼓勵自主學習、同儕互學與團隊合作,高級中等學校教育階段著重學生生涯定向、生涯準備、獨立自主等(教育部,2014:7);以「學習」為主調的總綱,從基本理念、課程目標到核心素養,「自主學習」是重要的學生圖像。然而,在部定課程與校訂課程架構下,如何落實是教育工作者需要在實踐中不斷探究的重要課題。在總綱實施要點中提出:為增進學生的學習成效,讓學生具備自主學習與終身學習能力,教師應引導學生如何學習,包括動機策略、一般性學習策略、領域/群科/科目特定的學習策略、思考策略,以及後設認知策略等(教育部,2014)。學習策略的掌握與應用是課程與教學設計與實施的關鍵,其目的在於彰顯學習者的主體性,以及生生不息的自發性,引導學習者了解自己特質、感知學習意義、承擔學習責任。

        在十二年國教課綱之轉化實踐經驗中,學校如何準備與裝備使學生成為學會學習的自主學習者,本文分別從自主學習意涵與實踐論述架構,從學校本位課程實踐觀點,分析國家教育研究院(以下簡稱國教院)研究合作學校國中和普通型高中自主學習實踐案例,提供學校參考。

貳、自主學習的意涵與實踐模式

       洪詠善與盧秋珍(2017)探析十二年國教課綱與相關學理後歸納「自主學習」是一種強調學習者自發性參與、建構、創發意義的學習觀,在學校與教學者的引導與支持中,學習者設定學習目標,選擇與調整學習策略達成有意義的學習。Zimmerman(2002)認為自主學習是學習者透過內在思考的心智能力,轉化為學術技能的過程,包含能適時尋求外在協助、運用有效的學習策略、制定目標、管理時間等。其觀點以自我導向學習為目標,然而,自我導向學習並非一蹴可幾,學會學習是重要關鍵,因此,促進學習者投入學習是有效教學重要指標。

        從教學層面理解自主學習。學習唯有通過合作才能創造世界,個體開放的能動性會在團體夥伴互動關係中成長與發展(馮朝霖,2016);因此,教師教學要能激勵學習者學習信心,要能創造互動與對話的學習場域,引導學習者主動探究與實踐行動。從學習者觀點而言,Pintrich(2004)提出四種自主學習模式的原則假設,分別是1、學習者是主動建構知識者;2、學習者具備監控、調整的潛在能力;3、學習是為達到自己設定目標或標準;4、學習要能連結個人、情境脈絡與實際表現。其觀點的價值在於肯定學習者學習潛力,提醒教學者活用此四個原則,鋪陳學習脈絡激發學習動機,賦予學習的責任。

        學校組織運作與各項典章制度等支持著教學運作與文化的形成,學校要能營造自主學習的情境與文化,Smith(2007)提出關注教學的學校三要素:文化、教學、與結構可以作為案例分析的架構,如圖1.所示。

圖1. 關注教學的學校

資料來源:取自Smith(2007:653)。

        首先文化面向,包含學校對於學生學習自主權的關注,看重學生聲音,致力於營造學校社群的對話文化等;其次在教學面向,強調合作與互動性學習,學校課程重視學習的社會性與文化的關聯及融合,最後在結構面向,學校空間、時間與資源的規劃運用要能支持學生學習;綜此,教師為反思的實踐者,共同創造協作對話的教育場域。故,整個學校的環境與文化,包含校長、教師、學生、家長的價值與信念,對於學生學習的影響至關深切。

參、自主學習課程實踐案例

       十二年國教課綱總綱公布以來,國教院與研究合作學校針對新課綱特色展開合作研究,以下分別以國中和高中的案例敘說學校自主學習的準備與實踐經驗,著重文化及結構兩面向探析校園自主學習的展開,並輔以教學面的理解。

一、打造自主學習PPO的土城國中

        (一)背景介紹

       新北市土城國中自104學年起,參與國教院十二年國教課程轉化計畫,為因應十二年國教新課綱的實施。長年來,該校的課程發展以品德教育與生命教育為基礎,並發展科學教育、閱讀教育、探索教育與國際教育,如何更重視每位學生成為主動的學習者,體現新課綱的理念,是城中思索的新方向。

        (二)找尋Start small改變的支點

        106年上半年,國教院以「自主學習」為主題,開辦一系列工作坊,期冀藉由研究學校共同研討,激盪出國中自主學習的多元樣貌。城中3位行政夥伴:沈組長、張組長和洪組長透過工作坊的學習,共同思考:「啓動城中自主學習的第一步,究竟在哪?」適逢學校將迎接50週年校慶,於是,3位夥伴與校內同仁商議後,決定以「校慶」主題,做為學校營造自主學習文化的開始。然而,美意良好,挑戰卻不少,其中之一是校內教師認同這項作法,但不知道什麼是自主學習?沈組長為了讓導師能熟悉自主學習的意涵,設計班級自主學習規劃表:「土城國中50年週年校慶,我能為學校生日做什麼?」(如表1),從環境美化、藝文類、公益類、創意發想等面向,提供教師引導學生自主學習有更多的想像。其中一位陳老師亦善用親師溝通橋樑─聯絡簿,引發學生參與的動機,她說:「在班會課前,我請學生把自己的想法寫在聯絡簿上,我再將大家的意見整理在黑板上以做討論,我發現學生為了讓自己的想法獲得同學的支持,會說出一番道理,即使最後的結果並非原先的期待,卻也凝聚了全班的向心力!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第一步」,校慶創造學生自主選擇的機會,如何培養學生的自主性?教師需扮演哪些角色?更成為三人核心小組持續對話的焦點,張組長表示:「企業中,CEO的視野與高度,往往決定了事情的成敗,雖然培養CEO對學生來說太遙遠,不妨我們在這項活動中,來培養城中的「專案管理人」PPO(Project Planning Officer),讓學生成為自己人生的CEO」,該理念帶出50週校慶的重要精神,鼓舞全校師生的行動力。PPO專案導向課程設計的重要三元素為「規劃、反思、實踐」,此為動態循環歷程,且輔以自我調整與自我監控,做為自主學習的雙軸心。

表1
土城國中班級自主學習規劃表

        其中,有11個班選擇校園美化,試圖創造不一樣的城中校園。學生進行學校歷史的資料蒐集和全班討論,共同形塑對50週年校慶意象的看法,並利用兩個週末,學生必須規劃自己的時間,輪流到校完成集體創作,原本學校一隅不起眼的角落,頓時充滿生機,盡是學生滿滿的祝福(如圖2.、圖3.)。洪組長表示:

        「彩繪完成的隔天,學校內引起了一陣陣的讚嘆聲,就連我要選個停車位,都多花了幾秒的時間,只為了看看各班新奇的設計!」1

圖2. 學生校慶彩繪牆之一

圖3. 學生校慶彩繪牆之二

        (三)土城國中自主學習的關鍵

  城中透過50週年校慶活動,透過主題任務(project /task)的實踐,營造學校自主學習的氛圍,以下試析之:

            1、文化面:50週年校慶在學校文化傳承有其特別意義,為能聽見學生自主學習的聲音,三位中層領導者藉由「班級自主學習規劃表」,以導學、共學、自學的概念,提供教師引導學生自主學習的鷹架,促發學生參與投入的動機;同時,行政和教師分別扮演學生學習支持者、資源提供者等角色,陪伴學生走上自主學習的舞臺。此歷程也增進教師對自主學習的理解,八年級李導師表示:「原以為自主學習就是學生學好課本的內容,後來透過校慶這個活動,我對自主學習有新的看法,幫助學生自主學習的方式可以多樣化,最關鍵是學生能否有自我調整的能力,我覺得當學生升上九年級,這個能力相當重要。」亦指自主學習連結個人、情境脈絡與實際表現的整體圖像,可於課業學習與多元展能間相互輝映。跳脫以往教師主導的思考,從自主式、專案式導向的校慶規劃,反而激發學生參與動機與動能,營造校園內學生自主學習氛圍與文化。

           2、結構面:城中學生在實踐自主學習,由行政統籌資源,引導班級透過綜合活動課和班會課的討論,以角色扮演體驗專案執行的權利和義務,同時盡可能整合入各科學習策略,例如:教師引導學生建立行動時序表(schedule),管控進度與品質,協助學生發展自我調整能力。城中自主學習以規劃、實踐、反思三階段歷程,引導學生成為自主、自信的PPO(專案管理人)。

        由文化面和結構面可知,城中自主學習藉由特殊節日和資源整合運用,形塑校園自主學習氛圍,帶動教師由學生的學習成果引發自我教學反思,提升對自主學習課程設計的知能與意識,著重發生在脈絡的程序性知識(procedural knowledge)與條件性知識(conditional knowledge),超越技術層面的關注(湯才偉、呂斌,2016)。

        (四)反思

  「當校慶風光落幕後,我們看見什麼?」從學校系統觀點視之,推動自主學習課程改革,精進部定課程各領域(點)教師的專業知能固然重要,但跨領域之間(線)連結與全校整體(面)的關注,才能夠有系統地創造更大的機會與可能性。城中自主學習的開展,以學校年度活動「校慶」做為改變學習氣氛的起點(Start Small),在跨處室整合資源的脈絡上,藉由活動企劃書/規劃表的概念,引導學生從多種選擇項目,凝聚全班為學校付出的向心力,並在學習歷程上,校內師長合力扮演資源支持與意見諮詢等角色,支持學生的學習,形塑學校創新、自主的氛圍。校慶活動過後,自主學習的活水何以永續存於校園每位師生心中,需要持續努力與探討。其次,從課綱到相關學理論述,學校與教師如何解構與重構自主學習的意涵?在課堂內外創造更大的空間,反思自主學習的價值,進而找到行動起點,將是學校面臨的挑戰。

二、自主學習的先行者-光照高中(化名)

        (一)背景簡介

       光照高中創立於1945年,於104學年參與國教院十二年國教課程轉化計畫前,當時前任校長因曾有相關改革推動經驗,自2010年起因應教育政策發展趨勢,開始為十二年國教做預備,透過一系列變革如課程與教學領導、課程發展委員會組織運作及學科教師社群等策略,啟動各種課程實驗計畫,建構出學校特色;因此,在上述國教院十二年國教課程轉化計畫之12所高中研究合作學校與全國200多所高中學校裡,是最早進行課程系統性變革之先行者。

       (二)改變學習的故事從大夢想開始

       故事從那年夏天,120位剛從國中畢業升上高中的新生說起,在開學前,展開了一場「我的高中生活、學習、生涯規劃」微課程(以下簡稱大夢想課程或大夢想),為期4周由自己選擇必修與彈性學習課程,為日後三年排定課程預作練習。這群新生是如何選擇課程的呢,學校不做強行劃分或規範,因為這是一場自主學習的試行與體驗。

       為了讓新生體驗大夢想課程的這項創舉,學校行政與33位師長們進行長達半年的準備與裝備,從公開授課規劃到校際交流切磋,嘗試為「一生一課表」的理念找路。總綱讓理念有了落實的可能性,然而,如何邁開第一步?從研發試行角度,光照高中於105年暑假進行由教師自主投入促進學生自主學習,為甫入高中的新生試跑自主學習的實踐模式。這樣一場行政試行、教師嘗試與學生體驗的大夢想課程,被視為虛擬學校的雛形。

       大夢想課程中一周的彈性學習時間規劃分三大類主題:一、銜接課程類,二、選手培訓類,三、特色活動及自主學習類,共計11個課程。以自主學習為核心概念,大夢想就是讓學生完全做自己學習的主人,課程設計從國中課堂時間45分鐘調整為75分鐘大時段學習,對新生及教師都是新的嘗試與挑戰;另外,以跑班方式讓學生自由選課並規劃課表,且在完成課程後,由學生主導辦理成果發表。

       利用升高中的暑假來認識學校並體驗不同的學習方式,為日後學習尤其是自主學習預作準備,大夢想課程學習跟國中小階段學習很不同,衝擊了學生習慣的學習模式,對新生而言,參加大夢想可說是小成年禮,意味著必須學習了解自我性向、興趣,且要能承擔學習責任;對學校與教師們而言,大夢想是學校努力勾勒高中圖像與學校願景,透過自主學習的試行,為未來學校規劃落實新課綱自主學習暖身準備。

       (三)光照高中自主學習的實踐經驗

        從大夢想課程的整體規劃,包括前置準備如課表周次規劃、自主學習計畫、選課意圖調查、成果發表、後續學生回饋與參與觀察等,我們發現期待學生擁有學習自主權,教師教學設計也就面臨挑戰,除了每節75分鐘的教學活動中如何讓學生保持學習動力與持續力外,為期4週的整體課程規劃,學生從預想、監控、控制、反思四階段的學習準備與表現,乃至於成果發表均考驗學生與教師對於自主學習意涵與價值的理解與詮釋(附件為自主學習計畫書及成果報告書範例)。綜觀,這場虛擬學校-大夢想課程,以下就文化面與結構面,嘗試分析其自主學習實踐經驗中重要內涵:

            1、文化面:「大夢想課程」是學校歷經高中圖像思考與討論後的行動方案,行政和老師提到大夢想課程希望了解,學生從國中升上高中,當學校提供自主學習的機會時,學校和學生準備好了嗎?還需要哪些裝備?在大夢想課程的學生選課意圖調查中發現,多數學生在三大類的課程中選擇自主學習類的比例極高,其中不乏對於自主學習有殷殷期待者,也有懷抱錯誤想像,如:以為可一直在球場打球,或是只要在圖書館看自己感興趣的書就是自主學習了。此外,從課程開始到最終成果發表,部分學生無法展現積極學習態度,出現如教師觀察發現「有自主沒學習」或是「享自主不負責」的問題。由此可知,自主學習的文化並非一蹴可幾,尤其,從新課綱自主學習的理念與圖像,需要從國民小學與國民中學的奠基,慢慢形成學習的文化。最後,在新課綱高中課程架構下,學生是學習主體,那麼自主學習實踐的空間,除了彈性學習時間各校目前所規劃的18節外,應能包含部定課程各領域/科目學習歷程中的學習動機與學習策略的掌握,如何為每個學生的三年學習地圖中勾勒自主學習完整脈絡與圖像,將是學校持續努力的方向。

           2、結構面:如何讓學生理解自主學習的權益與義務,教師與行政社群擔負起重要的支持與諮輔角色,且能營造學生自主學習的良好氛圍與環境。參與大夢想課程的一位師長反思大夢想課程歷程,大家都在摸索嘗試階段,發現整體歷程顯得「亂」甚至以「失控」形容,當學生沒全都在教室上課,當學生想法大鳴大放與百花齊放時,都考驗教師與行政對所謂「亂或失控」的詮釋理解,換言之,對學校而言,這是「學習」解構與再建構的不確定歷程,如何接招?還有看到學生從預想到執行成果的落差,該如何評價大夢想試行的成效?近期再訪學校時,當時參與的同仁表示大夢想的經驗對學校而言是重要且必要的,因為唯有走過,才更深切體認學校與學生在自主學習的準備需求,更重要的是,從行動研究觀點,學校得以掌握了高一新生自主學習上的可能性與問題點,以能夠持續準備與因應。自主學習在有意識的課程領導下,促成社群對話凝聚學校與學生圖像,共同實踐大夢想課程,並且能夠在反思中看到問題與機會。

        (四)反思

        藉由105年的大夢想課程辦理經驗,學校盤整了落實自主學習的相關配套,除了教師社群積極投入外,各處室行政的協作連結更是關鍵。自主學習的整體規劃以教務處主政,輔導處、學務處、總務處與圖書館等相關單位也因著不同角色任務參與其中。例如有些學校表示自主學習可能遭遇學生管理問題,光照高中則以學生隨身攜帶識別卡,進出學習場域時刷卡,除確認學生所在位置且提供場域電源設備。以支持學習與解決問題的雙贏角度,是學校因應各項挑戰時設想自主學習的原則。

        當然,未來光照高中在落實學生自主學習的行政分工與協調上仍然需要持續討論,例如輔導室構想未來如何連結生涯規劃課程以及課程諮詢教師來支持學生學習,又如學務處如何整合學生自治組織與活動促成自主學習等等,在大夢想的基礎上,光照高中持續藉由與國教院的研究合作計畫,以及參加國教院與香港中文大學優質改進計畫(QSIP)合作共學計畫中汲取經驗,現任校長以豐富的綜合高中課程實踐經驗領導團隊前行,這些都是學校持續自主學習實踐轉化的養分。

肆、結語

        十二年國教課綱彰顯學習者主體性,使學生能夠擁有生命喜悅和生活的自信,提升學習的渴望與創新的勇氣。學校課程與教學實踐要能培養學習者成為熱愛學習、學會學習以能自主學習的終身學習者;本文以國中與高中學校的自主學習為案例,探析在十二年國教課綱準備歷程,學校的起點、歷程與未來持續發展方向。

        「自主學習」是一種強調學習者自發性參與、建構、創發意義的學習觀,在學校與教學者的引導與支持中,學習者設定學習目標,選擇與調整學習策略達成有意義的學習。依據課綱理念與設計,學校可以透過校本課程發展,結合部定與校訂課程規劃與實施自主學習,例如部定領域課程中掌握學習策略,以專題/主題/議題等導向之統整學習,引導學生進行自我導向之學習,然而,自主學習並非一蹴可幾,本文兩個案例奠基於學校教師社群累積的動能,以及學校共築願景的系統思考,因著十二年國教課綱前行,以既有的活動(校慶、新生輔導)展開第一步,實踐歷程中得以對於教與學思考與行動的解構與再建構。

        在土城國中案例,以「校慶」為起點,看到學生躍躍欲試的活力,也激發了學校繼續嘗試自主學習的動能。光照高中的案例,看見學校從更高處想像高中的願景圖像,以大夢想課程作為起手式,看見學生的高度期待,也發現學生持續努力之需求;學校案例仍在實踐歷程中,自主學習是十二年國教課綱的重要理念內涵,學校有更高的願景想像(Think big),從一個點或少數人出發(Start small),嘗試找路,以臻共好(Welcome all),在部定與校訂課程中找到實踐自主學習的利基,調整結構、形塑關注與支持自主學習的學校文化。


參考文獻

洪詠善、盧秋珍(2017)。國中理解與實踐自主學習之案例探究。教育研究月
       278,30-45。

教育部(2014)。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總綱。臺北市:教育部。

湯才偉、呂斌(2016,6月)。學校改進的進程與評鑑-教師專業成長的角度
       論文發表於香港中文大學舉辦之「第九屆兩岸四地學校改進與夥伴關係」
       學術研討會,香港。

馮朝霖(2016)。乘風尋度—教育美學論輯。新竹市:道禾書院。

Pintrich, P. R. (2004). A conceptual framework for assessing motivation and self-   
       regulation learning in college students. Educational Psychology Review, 16(4),  
       385-407.

Smith, J. (2007). Toward the pedagogically engaged school: Listening to student
       voiceas a positive to disengagement and ‘dropping out’? In D. Thiessen & A.
       Cook-Sather(Eds.), International Handbook of Student Experience in Elementary
       and Secondary School
. Netherlands: Springer, 635-658.

Zimmerman, B. J. (2002). Becoming a Self-Regulated Learner: An Overview. Theory    
       Into Practice
, 41(2), 64-70.


1從美感環境營造觀點,對於校園彩繪活動有其值得討論之處及限制,本案例旨在呈現學生自主學習的歷程。


附件 光照高中的大夢想課程之自主學習計畫書與成果報告書示例

自主學習計畫書


洪詠善,國家教育研究院課程及教學研究中心主任

** 林佳慧,臺北市敦化國中教師

*** 楊惠娥,國家教育研究院課程及教學研究中心研究教師

電子郵件:ireneh1220@mail.naer.edu.twellenhui95@gmail.comza0071@mail.naer.edu.tw

上一篇 學生自主學習,老師「做什麼」? 下一篇 主編的話
回首頁
投稿專區

熱門關鍵字

  • 徵稿
  • 教育名詞
  • MOOCS
  • 教育哲語
  • 教育數據
  • 教育訊息
  • 教育法令
投稿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