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欄 > 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與教育改造

第14期

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與教育改造

X
icon_pdf

APA引註

林海清(2018) 。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與教育改造。
教育脈動 ,14。
取自https://pulse.naer.edu.tw/Home/Content/bd3618fd-1a02-45f3-9b0e-d1cf6511e74c?insId=53c08c25-348a-4842-a50d-3ec06527cefe

林海清

摘要

        實驗教育的啟動意味著教育改革又走向另一個新的里程碑,特別是在實驗三法通過後,各界投以關注的眼光,不論是體制內或體制外,關心教育改革者躍躍欲試,希望能一顯身手展現多年來累積對於教育改革之期望,期望藉由實驗三法的實施開創教育發展的新境界。本文藉由教育發展之省思以檢視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推動之內涵做法以供關心教育改革同好之參考。

關鍵詞:實驗教育、教育發展、教育改造

壹、前言

       實驗教育三法公布實施之後,實驗學校如雨後春筍,正是邁向蓬勃發展的途徑。而此種非學校型態的教育所承載的『另類』的歷史使命,透過『實驗』延續教育興革的任務,以突破窠臼慣性思維回應開放社會的需求,則是民主社會自由進步的象徵。非學校型態的教育關係著實驗教育生存及未來發展,象徵教育的開放與發展正與時俱進邁向另一個境界,期望透過理念的行銷與溝通,喚起社會的理解與共識,實踐教育的興革理想,發揮適性揚才的教育目標。

一、教育改造的省思

       教育是人類社會追求成長與進步的有意義活動,更是激發人類潛能發展的良方。世界各先進國家無不重視教育的興革與發展。長久以來社會受功利思維的影響,舉凡文憑、課程、教學、師資、入學制度等在社會期待與追求公平合理的運作下,累積規範、標準作業、一套制度、一種課程,形成今天的學校制度作業規範。由於其嚴謹統一的規範係針對全體的國民為主軸,要適應許多學生的個別差異,的確不容易,如何讓每一位學生達到適性揚才的目的,則還有待努力。

       美國90年代曾開啟「新美國學校」教育改革之構想,於1983年成立了Home School Legal Defense Association(在家教育法律辯護協會)來為體制外的教育鼓吹,希冀達成「全學校改革」(school-wide reform)之理想。以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而言,包括在家自學、團體自學、機構形式等模式,這是教育開放實驗有比較具體的突破,容許不同的理念與主張投入到教育興革的行列中。簡單來說,因為這些模式就是非學校,所以要突破比較容易,特別是原本門檻較高的國中及高中教育。

       美國90年代曾開啟「新美國學校」教育改革之構想,於1983年成立了Home School Legal Defense Association(在家教育法律辯護協會)來為體制外的教育鼓吹,希冀達成「全學校改革」(school-wide reform)之理想。以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而言,包括在家自學、團體自學、機構形式等模式,這是教育開放實驗有比較具體的突破,容許不同的理念與主張投入到教育興革的行列中。簡單來說,因為這些模式就是非學校,所以要突破比較容易,特別是原本門檻較高的國中及高中教育。

二、教育是永續發展的機制

       發展(development)是指一種連續不斷的變化過程,既有量的變化,又有質的成長;有正向的改變,也有負向變化。人類的教育活動因學生個性差異的不同始終是豐富多彩的,曾幾何時教育成為在一定的規律支配下進行的活動。

       為了規範人才培養目標和學校的教育方向以致教育活動在開展之前都要進行圍繞教育目的去修正教育的培養目標。準此限縮了課程的設計和教學內容,課程是人生學習發展的跑馬道,教學內容則是生活情境的具體實踐。教育則在既定的目標下進一步規範了學習的步驟與行為,由於教師是社會的言行表率,教師要傳道授業的完成社會賦予其神聖的使命,完成人才培養的重任,就必須熟悉教育目的與方法,才能看見實踐教育的核心價值與理念,促進人類潛能的充分發揮,以造福社會。

三、教育與時精進的必要性

       在正規的教育體制中規範了學校管理制度,因為制度化的後果是增加穩定性和預測性卻減少社會行動彈性。由於強調一元化的辦學思維,致未能滿足所有學習者的需求,教育政策的方向、社會職業的階層化、學習成就績效化等社會文化發展脈絡,實質影響國民教育的推動。灌輸式的學習缺乏消化應用的思維洗鍊,課程教學受升學制度影響、課業競爭無所不在,不同學習者身心發展歷程、秉賦特質深化精進之需求卻被忽略了。社會發展不斷在改變,教育翻轉響徹雲霄但落實有限,實驗教育法制化的推動,適度開創適性多元的教育選擇與學習。

       姜添輝(2003)研究指證,知識分子協助隱含支配階級價值的主流文化建立合理性(rationality),並藉由國家機器的立法途徑取得合法性(legitimacy)。由於教師缺乏文化批判意識,易形成宰制文化,使活生生的個體被馴服成為期望的個體(Foucault, 1991)例如在傳統升學主義根深蒂固的框架下,「社會價值觀」模糊紛紜,他們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孩子在波濤洶湧中辛苦地掙扎,期盼他們有朝一日終能泅過洪流,升學順利躍過龍門。整個社會在為升學主義推波助瀾時,在考試決定教學的前提下,宰制教育有過之無不及,讓眾多莘莘學子變成讀書的工具,造成偏態學習的壓力,真是情何以堪?

       自然主義學家盧梭主張「返回自然」,他認為自然是善的。厭惡社會矯飾的文明,人在自然環境中自然生存,一切便善,教育是人為的活動,教育亦因人類傳承需要而形成,故可知自然對於個人完整的發展顯有不足的,但過度加上人為的教育,反而形成教育的傷害。教育大師懷特海在《教育的目的》一書中指出:學生是有血有肉的人,教育的目的是為了激發和引導他們的自我發展之路。

貳、實驗教育的反思

一、實驗教育產生的背景

       為了回應有心人士對教育改革的訴求,教育行政決策當局亦彈精竭慮提出改進良方策略。實驗教育(experimental education) 就在此種情形下應運而生。所謂實驗教育係指政府或民間為促進教育革新,在教育理念的指引下,以完整的教育單位為範圍,在教育實務工作中採用實驗的方法與步驟,探究與發現改進教育實務的原理、原則與做法(吳清山,2015)。為利於實驗教育的實施,乃有實驗教育三法的訂定,其中《高級中等以下教育階段非學校型態實驗 教育實施條例》正提供教育改革與發展的新境界。

二、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的精神

       實驗教育三法可以說是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的晉級與本土法制,更是推動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條例之整合創新。是為了鼓勵教育創新與實驗、保障學生學習權及家長教育選擇權,並落實教育基本法第13條規定:政府及民間得視需要進行非學校型態的教育實驗,以提升教育品質,促進教育發展。

       非學校型態的實驗教育,高中以下學生家長施行在家自學,其中團體自學每班以3人以上、30人以下為限;機構自學則每班學生不超過25人。家長可以提出實驗教育計畫,「自己的孩子自己教」,課程內容不受課綱限制,每年提供成果報告,並接受教育主管機關不定期訪視,只要實施自學一年半以上,就可以獲得實驗教育證明。實驗教育的高中生在自學期間,政府也將退還「免學費」政策的補助,每學期撥允5,000元到33,000元不等的學費。此外,學生只要參與實驗教育滿3年,或是與體制內高中職就讀時間合計滿3年,即能參加同等學力鑑定,報考大學。

       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賦予辦理實驗教育型態的機制,排除現行法令及體制限制,依據特定理念辦理完整的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亦同時享有充分自主性,得以創新求變思維,促進實驗教育多元發展,回應社會多元需求並落實教育改革的精神,讓教育有了更大創新的制度空間。其主要精神在規範辦理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之原則與要領,以保障學生的學習權利,促進實驗教育的正向發展。

三、實驗教育的功能

       實驗教育之核心價值應基於特定教育理念,鼓勵教育實驗、創新、多元、發展教育特色、保障學生學習及家長教育選擇權、培養五育均優的國民,透過制度革新以發展「創新求變、適性多元」特性,實踐教育理想的展現。同時尊重學生不同的人格特質與學習需求、提供教育選擇的空間、創新多元性外,實驗教育基於實踐社會正義,激盪出教育理念做為實驗教育推動的厚實基礎,有助教育的多元發展。在回應家長的需求、學生與社群之需求與關注,國內的實驗教育、實驗機制、民間組織也蓬勃發展,提供父母與兒童更多元的選擇,以獲得可能的更好教育品質。

四、實驗教育蓬勃展開

       從各地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機構蓬勃發展見證實驗教育受到廣泛的重視。例如臺北市的蓬勃發展,涵蓋有小學至高中階段,讓孩子在沒鐘聲的空間裡探索自我;對比體制內學校紛思考合併、退場和轉型,儼然在少子化環境中逆勢成長。其中包括由政府成立基金會辦理的「臺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吸引許多學生與家長的關注;宜蘭縣立慈心華德福教育實驗學校、新竹縣道禾實驗教育機構、新北市信賢種籽親子實驗小學、雲林縣山峰華德福教育實驗小學、苗栗縣私立全人實驗中學等等如雨後春筍般地在各地蓬勃發展,除了蒙特梭利和華德福等教育理念外,還有金融、影視音甚至足球主題實驗教育機構紛紛出現。看到了社會公益團體等熱衷於實驗教育的擘劃與推動,對教育發展之憧憬充滿了希望與想像。

五、實驗教育的耽心

       這些看似蓬勃發展的非學校型態的教育實驗,如果沒有相關配套措施持續追蹤檢視,擔心在不久的將來會面臨到發展的瓶頸。例如將實驗教育偏向商品化方向傾斜,對於實驗教育課程與教學專業上的箝制,恐會造成另類教改災難,導致整個教育實驗的停滯,甚至影響到非學校型態的正當性與合理性。

       由於過去的師培教育課程並未提供實驗教育的完整訓練、參與實驗教育的工作者如何開展實驗教育,實驗教育的內涵為何?參與實驗教育的學生其轉銜發展如何?教育工作者、家長、社區如何共同為實驗教育努力?地方教育行政如何追蹤了解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的發展,提供實驗教育所需要的師資培訓、教材發展學習輔導機制等,否則容易導致老師心有餘而力不足,實驗教育會把學子落入白老鼠的實驗中而受到傷害嗎?等等都是值得大家關注的焦點。

       檢視過去數十年,政府推動國民教育,讓不同特質與環境背景的國民都能接受基本的國民教育;這樣一元化教育體制的人才培育方式,對於整體社會經濟成長有其具體貢獻,一定程度規訓整體國民的服從性。但定於一尊的規範教育,本身即形成了個性與天性的限縮發展,為了促進教育更多元化、更適性化,符合教育創新與社會正義概念進行事實的解構是有其必要。

       依照教育基本法第8條略以,「學生之學習權、受教育權……國家應予保障……國民教育階段內,家長負有輔導子女之責任,並得為其子女之最佳福祉,依法律選擇受教育之方式、內容及參與學校教育事務之權利。」教育基本法第13條規定:「政府及民間得視需要進行教育實驗,並應加強教育研究及評鑑工作,以提升教育品質,促進教育發展。」教育主管機關單方面替人民決定學習的內容與方式,其實不能滿足所有人的需求,亦有違學習權及家長選擇權的精神。

       基於保障人民學習及受教育之權利,於1999年公布《教育基本法》,且為能落實教育基本法鼓勵政府及民間辦理教育實驗之精神,臺灣的實驗教育進入一個嶄新的紀元,強調實驗教育所堅持的多元性,鼓勵教育實驗,不論是學校型態、非學校型態機構或私人,皆可進行「課程實驗」,翻轉教師過去傳統角色。透過協作團隊的研究,鼓勵教師運用創客者教學,以學生學習需求為出發點的課程設計,並透過課程實驗的協作研究以解決學生學習問題,掌握開放教育的課程理念,營造人性化的學習氣氛,規劃溫馨的學校情境,採取課程實驗的行動研究,以落實課程實驗的理念意涵。

參、教育改造的願景

一、從實驗教育落實教育改造

       實驗教育是教育改革的先驅,帶領臺灣教育制度變得更成熟。然而實驗教育的顧慮就是高度的不確定性,沒有人知道在實驗教育下,孩子的成長會被形塑成什麼面貌。實驗教育受限於國家整體教育規範必須有法規依據並經審查委員會審議通過才可實施。教育基本法已賦予實驗教育法源基礎,20年來國內辦理實驗教育之人口亦與日俱增,隨實驗教育三法之頒布,讓另類教育的實驗教育取得法律依據,其發展將越趨多元,積極建構完善且多元之實驗教育環境,有助我國教育發展開創新契機。

二、實驗教育促進教育的多元發展

       教育實驗可針對教育中存在的某種問題探求變數間的因果關係。因為實驗過程中一切無關因素都已受到嚴格控制,而作用於因變數的只有實驗因素。運用提出有科學根據的設想和假說,運用實驗設計,檢驗實驗結果,再決定是否繼續推廣。例如,研究型學習與發展學生能力有什麼關係,班隊活動與班級集體的凝聚力有什麼關係?師生關係對學生人格發展有哪些影響?某種教學方法能否促進學生的學習能力等等,都可以提出不同的理論假設,並通過實驗加以驗證。教育實驗在現行制度下學校及可自行規劃辦理,但因會影響學生及社會各界的價值觀多元,以活絡教育的多元發展。又如「跨年級」(multi-grade)與「混齡」(mixed-age)教學模式的實施,輔以良好的教學空間與環境布置、課程設計與分配適切、積極與有效的教學及分組與獨立自主學習的交互運用、行政配合與家長及社區支持等,亦能適應少子化及中小學裁併校危機的另一種教育選擇。

肆、教育改造與發展的挑戰

一、引導潛能的發展才是重點

       當前的多元社會,需要多元的教育機會,才能符合多元民眾的需求。無論幼兒教育到高等教育,都是如此。因此發展多元教育體制,提供多種類型學校,以利家長和學生選擇,則是教育發展之趨勢,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亦是這股教育潮流下的應景規劃。排除學生各種學習障礙,以利學生開啟其潛能,才能達成實施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的目的所在。

二、適性發展是必要

       每個孩子有他優勢的智慧,教育即是提供各項學習的機會,一方面充實孩子的基本能力,一方面提供試探性向與興趣的機會,以孩子的優勢智慧來帶動他的弱勢智慧。學生學習活動包含加強孩子的生活教育、語言學習、智育教學、情趣陶冶、品德形塑、生命教育等等到底以何種方式來施教、見仁見智成效不一。哪種方式的學習活動更可以激發孩子的潛能,引導學習者進行體驗、省思與實踐才是符合教育理想的實踐。

三、教育核心價值的追求

       複雜與變化快速是現代社會一種現象,因此存在著多元而紛歧的社會需求。所謂多元通常有多樣化的意涵,例如多元社會、多元教育、多元文化…等。換言之,多元社會必須對事事抱持開放包容的態度,在對任何事做出評論之前,都必須要先去「界定」那是什麼,而不是只在教學方式上創新或趣味化。也就是在一個多元文化的多元社會中,要避免所謂的「多元」旗幟下囫圇吞棗的學習,而必須因材施教,採取最適合的學習方式,融會貫通,形塑科學、人文素養,去判斷「多元」下的是非對錯與優劣比較,提供學生有意義的探索與學習。因為學生之間只有「差異」,沒有「優劣」之分,因此賦予不同的學生適性的發展成為教育發展的關鍵。

四、讓孩子快樂自主的學習

       從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機構辦學的歷史沿革可知,各機構依其教育理念創辦出不同於體制內的學習環境,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機構的辦學組織,是以老師、家長相互合作的模式,協助機構的運作及發展。且其教育理念因各校而有不同,分別落實在其課程教學與學習環境當中,並且強調自學的重要。其課程規劃,則有主課程與副課程。強調實際操作與體驗,並注重藝術及人文的發展。至於學生評量方式,採質性紀錄,著重在學生的整體評量,而非數字化的表象。其校舍環境,以開放式的空間為原則,並充分利用環境進行實地教學;利用學生作品來布置環境,加深學生對學校的認同感,引導孩子們發揮自主主動學習之精神。透過與社區的結合以及四季節慶的舉辦,讓孩子了解生命的意義及價值,並體會大自然的奧妙及人與環境的關係。

       教育發展就是要讓每一個孩子能快樂、多元的成長與互動,而且相互影響。為了要帶上來所有的孩子,必須使用不同的方法,以增進其意義與價值。

伍、對教育改造之建議

       從實驗教育的蓬勃發展顯示社會大眾都很關心教育改革的成效,對教育發展是一個好現象,政府應順勢而為,檢討影響當前教育受詬病的升學宰制壓力,例如十二年國教的入學制度、課綱規範及面對少子化的大學招生制度,都需要大刀闊斧地尋求調適的良方策略,以回應大眾對實驗教育的期許與熱衷。

一、回歸教育的正向發展

       我國近年來鬆綁了原有的中央集權教育體系,將教育權由中央下放到地方,在由政府下放到人民,使體制外實驗學校得以依地方政府之規定辦學而合法化,也為家長的教育權建立法源依據。然而,教育鬆綁之後,許多家長選擇採用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的方式,來教育自己的孩童。何以家長願意捨棄長久以來的義務教育,毅然決然的讓自己的子女選擇非學校型態的實驗教育呢?這樣教育型態所教育出來的孩童和學校教育的孩童有何差異?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下的孩童回歸到義務教育是否能適應?政府監督管制非學校實驗教育的標準為何?以及如何執行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之政策?諸如此類的問題都是重要的議題。對於非學校型態教育實施上的問題,多數教師認為臺灣教育環境充斥升學考試的競爭,教育的價值觀容易偏向分數提升而非重視個人學習的歷程與多元價值,由於教育是非營利事業,需要的是理念使命與熱誠,否則將是方案推動的一大挑戰(林海清,2016)。

二、合理的追蹤檢核機制

       對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機構的審議委員會之成員的公正性與客觀性有待商榷;實驗計畫是否具有特定教育理念?計畫內容與條例規範之事項是否符合?計畫內涵是否應具有實踐社會正義與平衡社會階級的責任?或以實驗之名進行菁英教育之實?審議的時程是否適宜足夠?如何依據各異的實驗計畫進行專業適宜之評鑑、監督與獎勵?每年實驗教育計畫書的宣導,應能提供諮詢式的服務以免流於形式,形成雷大雨小。

三、強化教師之品質

       對於師資的聘任除須尋求有理念與熱誠之教師外,在面臨年資、薪資待遇的任用制度宜妥善規劃,以吸引老師到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機構任職。而推動實驗方案在現行教育體制下遭遇到諸如:排課時數、空間使用、課程轉換的技術、課程設計的人力資源的突破、教師流動率、家長與教師心態的調整等等,均是必須克服的問題。

四、尋求永續發展的支援

       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如無學費補助及現今升學體制的壓力下,家長替孩子選擇到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機構的意願低。機構於辦學及經營時,資金來源只有學費或小額個人捐款,對於機構屬於義務教育的服務下,在經營上如未獲得地方政府的補助及社會資源的支持,則會影響日後發展,因此尋求非營利事業的財團或公益團體的支持與奧援是可行的途徑。

五、重視教育的社會責任

       實驗教育需要爭取最大的實驗自由,但為了學生和社會的利益,實驗推動者必須間兼顧教育實驗的倫理責任,政府必須負有監督的責任。孩子的教育模式錯了不能重來,實驗固然可追求期許的改變,提高學習成果,但實驗也需要好好檢視,以避免錯誤,造成不可彌補的後遺症。對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機構的實施評鑑機制,其目的係為了了解機構運作績效、診斷並改進機構運作缺失,以確保機構教育品質及促進機構永續發展。

六、尋求學校老師和家長合作之機制

       實驗課程需依賴實驗學校的老師產出,若無共識,推動起來將障礙重重。家長是否能理解學校的想法以及預期的做法,會影響到他們是否參與及支持學校之後的安排。

七、建立完整的配套措施

       為了發揮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的互補功能,包括教育行政主管單位宜訂定推動計畫,成立專業公正客觀的審議諮詢委員會,增進對實施方案的理解支持與溝通角色,加強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價值行銷、喚起社會認同落實方案推動。研究對辦理優良之機構予以適當的獎勵或補助,促進各種教育實驗成為教育革新的動力來源,讓不同特質與個性的學生皆有接受不同教育方式之權利,以實踐我國教育多元化之積極訴求。

陸、結語

       總而言之,實驗教育正在學習走出一條路,可以給孩子多元學習的機會,實驗教育基於教育改造之期許與追求教育理想之實踐必須是方向正確作法務實,以避免未蒙其利先受其害。要維繫這樣的教育藍天,每一個教育工作者都要有教育正確的理念與不斷地「精進」實驗教育的務實行動,才不會形成虎頭蛇尾或是中途而廢的現象。耶魯大學教授德雷西維茲(William Deresiewicz)所著《優秀的綿羊》(Excellent Sheep)一書中曾形容教育好像訓練「一群純種馬在繞圈子」,只教孩子們「埋首做學生」。為了促進學生適性發展等政策目標,應該大幅開放實驗教育,引進民間活潑的力量,讓想選擇參與實驗教育的學生和家長得以積極放開腳步向前行。

       實驗教育更必須堅守學生為教育主體,任何教育創新作為或教育實驗均以「不得傷害學生受教權益」為最高指導原則,期望透過適性教育,激發學生生命的喜悅與生活的自信,提升學生學習的渴望與創新的勇氣,善盡國民責任並展現共生智慧。


參考文獻

吳清山(2015)。「實驗教育三法」的重要內涵與策進作為。教育研究月刊
       258,42-58。

林海清(2016)。實驗教育向前行─ ─非學校型態教育的展望與挑戰。師友月
       593,14-20。

姜添輝(2003)。教師是專業或是理念簡單性的忠誠執行者文化再製理論的檢
       證。教育研究集刊49(4),93-126。

Foucault, M. (1991). Discipline and punish: The birth of the prison (reprinted).
       London, UK: Penguin.

 

林海清,中臺科技大學文教事業經營研究所講座教授

電子郵件:hclin2@ctust.edu.tw

上一篇 主編的話 下一篇 學校型態實驗教育開啟教育改革的可能性
回首頁
投稿專區

熱門關鍵字

  • 徵稿
  • 教育名詞
  • MOOCS
  • 教育哲語
  • 教育數據
  • 教育法令
  • 教育訊息
投稿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