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欄 > 十二教課綱實施後技術型高中英語教育的挑戰

第18期

十二教課綱實施後技術型高中英語教育的挑戰

X
icon_pdf

APA引註

林肇基、張嘉育(2019) 。十二教課綱實施後技術型高中英語教育的挑戰。
教育脈動 ,18。
取自https://pulse.naer.edu.tw/Home/Content/fa4b40f4-3ad0-44d0-bcc1-db951b565a01?insId=a270af5e-1a48-429f-8e5f-5f1e4f8b2d72

林肇基*    張嘉育**

摘要

  近年來國內外的調查報告一致指出我國國人英語能力不佳,尤其技術型高中學生的英語學習動機低落且能力不足。如何提升技職體系學生英語文能力,誠為技職教育的重要議題。配合108學年起十二年國教課綱的實施,本文檢視技術型高中英語文課綱的特色與挑戰,包括:有沒有素養導向命題的四技二專統一入學測驗做配套;會不會只是換湯不換藥的英語文適性分組教學;能不能開設到位的專業英語課程。最後,並提出對技術型高中課程教學的幾點根本作法。

關鍵詞:技職教育、技術型高中、十二年國教英語教學、專業英語

壹、前言

  國際文教機構EF Education First公布「2018年全球英語能力指標報告書1」(English Proficiency Index,EPI),臺灣的英語能力為偏低級,於與受試的88個國家中排名第48;且近8年來在平均級與偏低級成績之間持續擺盪(EF,2018)。「2017年多益測驗臺灣地區成績統計報告」也顯示,臺灣一般大學學歷的多益平均成績為584分、科技校院者437分,普通高中602分、技術型高中為454分(ETS臺灣區總代理,2018),技術型高中學生成績顯然相對不佳。106年全民英檢成績統計報告的學歷人數比例同樣顯示,考取中級或以上成績的高職(技術型高中)參試者遠低於高中,甚至國中以下參試者(財團法人語言訓練測驗中心,2017)。至於國內的研究「104學年度高一及專一學生調查全國描述性分析報告2」也發現,16.4%的普通高中高一學生於國中時很想放棄英語的學習或不學習;有6.4%的人其國中英文會考成績為「待加強(C)」;技術型高中高一學生則有高達44.9%於國中想放棄或不學習,有46.4%的國中會考英文為「待加強(C)」(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與評鑑中心,2016)。

  歸納上述,可獲致幾個重點。首先,臺灣因島型地理環境與內需市場有限,為與國際接軌,英語能力對個人職涯與國家競爭力的重要性無庸置疑。第二,隨著近十年臺灣英語教育的不斷向下扎根,國人的英語能力並未見明顯提升。第三,我國技術型高中學生對英語學習,相對於後期中等教育學生而言,不僅動機低落,且能力仍有大幅成長空間(張武昌,2006)。

  另一方面,職場對英語能力的重視卻不容小覷。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直言:「臺灣年輕人起薪低,最大原因就在不會講英文,22K的元凶就是不重視英文!」,尤其是技職校院生普遍存在「菜英文」的問題,更多人甚至成為「棄英族」(中時電子報,2013),如何提升技職體系學生英語文能力,誠為技職教育的重要議題。

貳、十二年國教技術型高中英語文課綱特色及其挑戰

  十二年國教課程綱要即將於108學年起實施。檢視這一波技術型高中英語課綱的變革,主要有三大特色:一、推動素養導向的課程、教學與評量;二、因應學生程度差異拉大,國英數三科得進行適性分組教學;三、學校得以校訂科目方式,依各科特色及學生需求開設專業英語課程。然而,後期中等教育階段的英語教育,長期來受制於考試形式偏向記憶、師生比過高,加上技術型高中的學生多了專業技能的學習,學習科目過多排擠英語教學時間等因素,技術型高中英語教育面臨的挑戰更為艱鉅。此三大特色的設計雖可望解決技術型高中英語教育問題,但也相對有諸多疑慮,也有更大的挑戰。

一、結合素養導向的四技二專統一入學測驗命題

  考試的初衷是檢視學生的學習成效,但在臺灣教育常見的情形是「學生為了考試而學、老師為了考試而教」,「考試引導教學與學習」的現象深植臺灣。著重考試結果的同時,可能忽略了學生真實的學習成效,無論學生是否有學會,只要考試成績達標準,即是學習成效良好。於是,學生努力練習背誦單字與文法,甚至鑽研答題與解題技巧,而部分出題教師為了防範硬背讀書法,刻意設計語義刁鑽不明的問題應對,如此循環,本末倒置,忽略了學生是否真實內化所學知識並能夠運用。張武昌(2014)指出,部分臺灣英語試題不僅不符合語用,更以考倒學生為目標,對於學生的學習動機與興趣,實在無正面效益。

  分析國內各入學考試題型(詳見表1)可發現,選擇題型占至少七成以上比例,在國中會考,選擇題型比率甚至達百分之百。且這些選擇題雖包含詞彙、對話、文意選填、篇章結構與閱讀測驗等,但內容屬性偏向單字與文法。為能在各升學測驗取得高分,字彙量與文法知識具有一定的優勢,因此教學主要在使學生能夠辨識字意,並透過文法知識判斷文意內容。而掌握大量單字與文法最常使用的方法就是記憶背誦,導致學生常能拼寫單字並了解字意,但無法唸出該單字,亦無法應用在書寫中。畢竟考試僅要求學生就所提供的既定選項中選出正確的答案,即便無法唸出該單字或應用在書寫中,依舊能透過背誦方式或答題技巧辨識問題取得高分。除此之外,不會多花時間進行額外的學習或練習。技術型高中學生主要的升學考試─統測,英語考科依然有超過八成比重分數為選擇題型,導致學生仍持續以熟習的背誦練習模式進行學習。

表1

臺灣升學考試之英語科題型彙整分析

考試類型

選擇題比例

非選擇題比例

國中教育會考

100%

- 聽力

- 閱讀

0%

四技二專統一入學測驗

82%

- 詞彙題(22%)

- 對話題(20%)

- 綜合測驗(20%)

- 閱讀測驗(20%)

18%

- 填空(6%)

- 句子重組(6%)

- 中翻英(6%)

大學學科能力測驗

72%

- 詞彙題(15%)

- 綜合測驗(15%)

- 文意選填(10%)

- 閱讀測驗(32%)

28%

- 中翻英(8%)

- 寫作(20%)

資料來源:作者自行彙整自財團法人大學入學考試中心基金會、

財團法人技專校院入學測驗中心基金會及國中教育會考歷年試題

  十二年國教課綱強調「素養導向教學」。「素養」是指一個人為適應現在生活及面對未來挑戰,所應具備的知識、能力與態度。關注學習與生活的結合,透過實踐力行而彰顯學習者的全人發展。隨著 108 課綱即將上路,學校課程與教學如何設計、調整、培養「素養」的教育方式,從提升興趣、生活化到技術需求或學術需求的分流來整體構思,提高學習動機並與學生生活作連結,在在考驗著老師們的專業及智慧。其中,在英語科方面,我們更期望能夠藉此真正提升學生的英語溝通表達力,進而拓展國際視野,讓英語不僅只是一門考試科目,對其未來學涯與職涯真正發揮大助力。

  由於考試成績關乎學生未來升學,因此考試形式對教師教學、學生學習方向有極大的影響。因此,「素養導向的測驗」以及更多應用的英語命題,才是背後真正引導新課綱落實的關鍵,對此,未來四技二專統一入學測驗如何配合變革與命題,才是真正的大挑戰。

二、對應學生程度之英語文適性分組教學設計

  因應高中職社區化趨勢,各校學生程度差異拉大,配合108學年新課綱的實施,教育部發布「高級中等學校課程規劃及實施要點」,高中職必修的國、英數等3科得視學生學習需求及其他因素,以數個班級為一個班,考量學生的個人意願及該學科及學習需求,進行適性分組教學(聯合報,2018)。

  然而,對於適性分組教學,社會也存在部分疑慮。誠然,學生英語雙峰現象明顯,對學生來說,符合程度的教學,才不會發生「鴨子聽雷」的學習受挫問題,學習有成就感,才能提升學習動機。分組教學較能達到適性學習目的;而未來是否依學生能力程度、成績或個人意願分組,避免同班出現好壞標籤化,則將由各校自訂辦法。全國教師工會表示,依學生程度分組學習,須注意實施「能力分組」是為學習,而非變相「能力分班」,實施必須精緻化,教材和教學內容也必須真的有所區隔,才會有效(自由時報電子報,2018)。

  換言之,依照學生英語程度分組後,教師應依學生學習程度調整現有教材或重新設計教材,提高學習動機並與學生生活作連結,才能達成學生適性學習的目標。若對應的教材與教學方法未能改變,適性分組教學仍將淪為換湯不換藥之譏。然而,教師要能重新準備教材或教學內容,加上分組後可能班級人數仍偏高,無法進行小班教學,適性分組的實施仍有諸多需妥善配套之處。

三、開設到位的專業英語課程之先決條件

  近年來國內英語教學對於特殊目的英語或稱專業英語(English for Specific Purposes, ESP)日益重視。科技大學與技術學院紛紛為不同專業的學生,依其需求開設專業英語課程,如商業英語、醫護英語、觀光英語、餐飲英語等;一般大學則日益重視學術英語(English for Academic Purposes, EAP)課程的開設。為凸顯技職教育特色,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總綱中,對「技術型高中之校訂科目規劃原則」指出:校訂科目宜酌予規劃各群科專業英語文之開設,供學生修習,以提升學生之專業英語文能力(教育部,2014)。

  但推動技術型高中專業英語並不容易,課程設計與師資是困境。專業英語通常是為特定領域專業並具有基礎英語能力的中階或進階的英語學習者而設計,意指學生能力需要先獲得一般英語(English for general purposes, EGP)能力做基礎後,方能進階學習專業英語課程。也就是說,只要英語基本能力佳,透過企業提供的在職訓練,員工即可能在數個月內掌握該領域的專業英語知識。因此,周碩貴、李登慧(2017)以及游毓玲、陳柏年(2014)即指出,專業英語的課程設計需考量兩大因素,一是學生的一般英語文能力,二是專業對應的職場需求。由於ESP並不是只傳授某職業領域的單字和文法的教學。而是學習者在完成一般英語課程後,希望學習特殊目的的英語文,以銜接其後續的學術研究或職場工作,故通常是為成人所設計,對象多為大學生或職場工作人員;且學習者多為中級或高級的英語學習者;其課程內容通常需要基本英語能力為基礎。

  因此,鑑於技術型高中學生的EGP能力尚未臻理想,有學者並不支持開設專業英語;反而認為技術型高中學生需加強的是EGP能力,先具備基本英語能力作為基礎,方能進階學習專業英語課程(游毓玲、陳柏年,2014)。有的即使贊成,也主張學校在規劃校訂專業英語文時,需充分考慮學生的英語文程度,做好銜接,莫為規劃而規劃(周碩貴、李登慧,2017)。在職場需求因素方面,由於專業英語的課程內容須依專業內涵進行設計,而技術型高中有分工業類、商業類、農業類、家事類、海事水產類、藝術與設計類等六類,共15群。衍生的問題是專業英語宜以類、群、科進行設計編寫?若依類別,則教材過於內容寬廣,以科的專業內容編寫,則教材開發與人力幾乎不可能。群看似可行,但15群下有的雖僅有2科,但其專業英語的課程內涵需求卻大不相同;有的群高達11、12個科,各科所需的專業英語顯然無法全面含括(游毓玲、陳柏年,2014)。

  在專業英語的師資方面。專業英語屬跨領域的科目,應由英語老師還是各群科專業老師授課或者進行協同教學?加上每個專業領域的語言使用,無論字彙、句法、語用、文體結構等都有可能不同,即便在聽、說、讀、寫四種能力的要求上,也會因領域不同而有不同的教學目標。所以教學與評量時教師必須注意這些變化,並培養對該產業市場供需的敏感度(周碩貴、李登慧,2017)。綜上可知,專業英語受限於課程設計與師資,專業英語的實施將仍有其困境。建議各校將培育一般英語能力(EGP)的課程列為必修課程,依能掌握的師資與教材規劃專業英語課程作為選修課程,以期達到循序漸進的效果。

參、結語

  「2018年全球英語能力指標報告書 」曾指出:國民英語能力程度與國家人口規模無關,但小型國家因有國際接軌與經濟需求,對英語能力的重視度較高。其中,亞洲國家於英語學習的投資龐大,但英語能力未有相對提升,部分亞洲國家的英語教育仍偏重於死記硬背(EF,2018)。這些敘述在臺灣的英語教育獲得應證。因此,108課綱實施後,除了素養導向的教學與評量、適性分組教學與鼓勵開設專業英語校訂科目之外,以下提出幾個作法淺見,希望有助於真正提升技術型高中的英語教育。

  張武昌(2006)曾指出,國小英語教育是透過唱歌、遊戲、說故事等各種生動活潑的教學活動,提升學習興趣,以及著重於聽、說的教學,但國中階段英語教育的重要教學目標是幫助學生在基測的英文科拿高分。許多的大小考試取代了國小的活動式或多元化的評量,英語學習不再輕鬆有趣;而以紙筆測驗為主的段考試題在題數與難度上的驟然增加,也使得國中生遭遇到難以適應的困難。若接連幾次考試的成績皆不理想,學習的信心必將滑落,喪失興趣。加上,多數選擇進入技術型高中的學生,大多來自社經背景較低、經濟能力較差的家庭,缺乏良好的英語學習環境,整體的英語文程度自然普遍較弱。

  對此,教育部國教署配合英語文提升專案之推動,積極輔導學校透過課程發展、教師創新教學以及多元體驗的學習方式,改變高級中等學校的英語文教學現場。其中,針對技術型高級中等學校的特性,特別推出與產業結合的「職場英語文體驗學習營隊」計畫,鼓勵技術型高中以學校發展特色為主軸,進一步能與技專校院及對應產業進行對話、合作,並共同開發適合不同科別的「職場英語文體驗學習課程」,讓學生在貼近職場的情境中,體驗到英語的重要性和學習的趣味性(教育部,2018)。這些學習方式雖佳,但畢竟是短期。建議在日常教學現場上,採行沉浸式的學習模式,增加口語會話的學習情境。英語在臺灣成為一個學術科目在學習,忽略英語學習的本質是透過開口練習與動手實作方能達成溝通與應用目的之工具。重要的是如何讓這些多元的英語學習內容與方式成為技術型高中英語正式課程的一部分,讓更多技術型高中的學生愛上英語學習,才是重點。

  此外,臺灣各升學考試中著重的選擇題型讓學生能夠大量練習「讀」,進行閱讀習題演練的過程有助學生提升閱讀速度,在練習聽力相關選擇題時,學生也有機會進行聽力練習,但極少機會能夠運用「說」與「寫」,亦即表示在考試引導教學與學習文化下的臺灣英語教育極度缺乏「語言運用」的概念,無法有效提升學生英語表達能力。此情形導致眾多臺灣學生即便接受英語教育六年以上,能夠迅速默寫出單字,卻不確定該單字的發音與如何在口說與寫作中使用,無法進行基本英語溝通。若能將語言應用的概念納入考試形式與內容,對於臺灣學生為了準備考試而進行的練習有直接與顯著的影響。例如,考試要求學生進行英語口語對答,學生為了得到高分,甚至主動爭取練習機會,尋求教師與同學的協助,對於語言學習一定有正面助益。為提升教材之多元性與實用性,亦可嘗試區域性師資聯盟的教學型態,教育資源共享;組織「跨領域教學團隊」,教師與職場訓練人員共同備課與研發教材;外籍教師與業界專業人員教學投入的可行性。

  總之,臺灣的學生學習英語都將其視為一門學科進行學習,而忽略了英語是一個語言,是用來達成溝通目的的工具。如何引發學生學習英語的動機與興趣,應是英語老師與英語教學專家學者必須更努力的課題。學生的特質是喜歡動態的學習與實作,英語課程設計可重視實用的課程內容,實作的教學方式,以更活化的課程內容及教學方式,重新引燃技術型高中英語學習的興趣,漸次提升學生的學習成效。


參考文獻

ETS臺灣區總代理(2018)。2017年多益測驗臺灣地區成績統計報告

  取自http://www.toeic.com.tw/file/18068013.pdf

中時電子報(2013,6月14日)。技職生修煉英語,就業行情好很多。取自

  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30614004151-260401

自由時報電子報(2018年,2月28日)。新課綱明年上路,全教總︰須注意勿淪

  變相「能力分班」。取自http://news.ltn.com.tw/news/life/paper/1179720

周碩貴、李登慧(2017)。淺談技術型高中校訂專業英文課程規劃與教學。取自

  http://210.59.19.199/mediafile/4170016/fdownload/547/1812/2017-8-

  4-17-2-4-1812-nf1.pdf

財團法人大學入學考試中心基金會。指定科目考試歷年試題(93年至107年)。取自

  http://www.ceec.edu.tw/AppointExam/AppointExamPaper.htm

財團法人大學入學考試中心基金會。學科能力測驗歷年試題(94年至107年)。取自

  http://www.ceec.edu.tw/AbilityExam/AbilityExamPaper.htm

財團法人技專校院入學測驗中心基金會。歷年試題(105年至107年)。取自

  https://www.tcte.edu.tw/down_exam.php

財團法人語言訓練測驗中心(2017)。106年全民英檢成績統計報告。取自

  https://www.lttc.ntu.edu.tw/academics/GEPT_ScoreR_Doc/106%E5

  %B9%B4GEPT%E5%B9%B4%E5%BA%A6%E5%A0%B1%E5%91%8A.pdf

國中教育會考。歷年試題(102年至107年)。取自https://cap.nace.edu.tw/

  examination.htm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與評鑑中心(2016)。「後期中等教育長期追蹤資料庫」

  104學年度高一及專一學生調查全國描述性分析報告。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委託。

張武昌(2006)。臺灣的英語教育:現況與省思。教育資料與研究雙月刊,69

  129-144。

張武昌(2014)。臺灣英語教育的「變」與「不變」:面對挑戰,提升英語力。

  中等教育,65(3),6-17。

教育部(2014)。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總綱

教育部(2018,10月16日)。進入職場,擁抱世界:107年高職學生職場英文體驗

  學習活動。教育部即時新聞。取自https://www.edu.tw/News_Content.aspx?

  n=9E7AC85F1954DDA8&s=ED8AC9CBD7B0BF3D

游毓玲、陳柏年(2014)。被遺忘的高職英語文教學-談十二年國教下的高職英語文

  教學。中等教育,65(3),88-107。

聯合報(2018,2月28日)。國英數分組教學將擴及高中職。取自

  https://udn.com/news/story/11320/3003659

EF (2018). EF EPI Report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ef.edu/epi/downloads/


1 EF EPI有別於其他英語能力報告,旨在探討成人英語能力。其將英語能力分為:極高、偏高、平均、偏低、極低5之等級,應試者涵蓋各年齡層的成人英語學習者,男女比例平均,報告每年發表一次。2018年度報告為2017年數據結果,其調查全球88個國家的130萬個應試者。另有EF EPI 校園版報告(EF EPI-s),每兩年發表一次,旨在探討中學生和大學生的英語能力。所有 EF EPI 報告均可於 www.ef.com/epi下載。

2 其對全國高一及專一學生進行全面普查,母群體287,353人,有效樣本260,452人,有效回收率90.6%。

* 林肇基,國立臺北科技大學技術及職業教育研究所博士生,電子信箱:liolin@ntut.edu.tw

** 張嘉育,國立臺北科技大學技術及職業教育研究所教授,電子信箱:f10922@ntut.edu.tw

上一篇 技術型高中實習科目素養導向教學設計之研議 下一篇 主編的話
回首頁

熱門關鍵字

  • 徵稿
  • 教育名詞
  • 教育哲語
  • MOOCS
  • 教育訊息
  • 教育數據
  • 教育法令
投稿專區